「工作對你而言是什麼呢?」上瑜珈課時老師低喃要我們心靜下來感受身體的聲音,我的腦海卻反覆問著自己。

正式到職滿一個月了。

身為行銷人,老闆願意拿出大把鈔票辦無上限預算的活動,應該是值得開心的事,但我卻在得到千萬預算後越發沮喪。

回到家與室友們聊聊心境,莫名地就哭了,總覺得自己似乎正讓這本就不美好的社會往更貪婪的方向發展。

啊,真是沒用呢。

室友說:『這世界不會因為你不做就沒有這樣的產業與文化存在。』

是啊,檯面下的世界永遠都有屬於自己的市場,一如賭博、娼妓,甚或毒品與槍枝。直播內容不違法,就連金錢交易都透明清楚,糾結什麼呢?

或許正是如此理直氣壯更令我心虛吧。

當我們打著新媒體名號闖蕩,實則建構出紙醉金迷的世界讓年輕靈魂爭相加入,荒廢時間與生活換取金錢、只要許願就有人送出國與精品,扭曲了價值觀更養出可怕的公主皇后們。

一想到正在為社會創造更多價值觀崩壞的人類就有點自責,上天要我走到這步的功課又是什麼呢?

持續思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