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Talk】小國大思維,去除化石燃料的夢

很喜歡這個 TED Talk 傳達的 idea,非常有智慧,有遠見,並且激勵人心。因為目前只有英文,因此翻譯中文,分享給大家。

繁體中文翻譯:

我們要如何去建造一個沒有石化燃料的社會?

這個問題非常複雜且艱難,但我相信開發中國家可以主導這個轉變,我知道這是一句有爭議的話,但現實情況是如果我們繼續讓石化燃料在我們的發展過程佔據著重要地位,那麼多數的利害攸關的問題與我們這些開發中國家息息相關。我們可以有不一樣的作為,就是現在,真的就是現在我們該去揭穿一個國家只能在經濟發展或是環境保護、可再生、生活品質…等中做出一種選擇的迷思。

我來自哥斯大黎加,一個開發中的國家,我們有將近五百萬的人民,而我們就住在美洲的中間,所以是非常簡單去記得我們住在哪裡,我們有將近百分之百的電力是來自於五種再生能源。

水力發電,地熱發電,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生質能源。

你知道為了產生我們的所有的電力,去年有299天我們都沒有使用任何石化燃料嗎?這是一個難以置信的成就,然而這隱藏著一個矛盾的問題,我們有將近百分之七十的能源消耗是石油。

這是為什麼?因為我們的交通系統就像其他的多數國家完全是依賴這些石化燃料,所以如果我們把能源轉變當成是一個馬拉松,那麼問題是我們如何抵達終點線?我們如何讓剩下的經濟運作都能不排放碳?合理來說,如果我們無法成功,那麼也很難看到其他國家可以做到,所以這是為什麼我希望向你談談哥斯大黎加,因為我相信我們是一個不用石化燃料就可以發展的好榜樣。

如果你知道一件關於我們的國家的事,那應該是知道我們並沒有軍隊,讓我們回到1948年,那一年,我們的國家出現了內戰,有著無數的哥斯大黎加人死亡以及無數的生離死別,然而,一個忽然的想法由心而來,我們想要重啟我們的國家,為了讓第二共和沒有軍隊,所以我們廢除了它,在接下來的1949年,我們便把這個決定永久地制定在新的憲法上,這就是為什麼我可以在將近七十年後在這裡告訴你這個故事,我很感激,我很感激他們在我出生之前做出這個決定,因為這讓我和百萬的同胞可以住在這個非常安穩的國家。

你可能會想,這是好運,但事實並非如此,過去我們同樣有著許多的深思熟慮的選擇,在40年代,哥斯達黎加人開始有了免費的教育和免費的醫療,我們叫社會保障,透過廢除軍隊,我們才能夠把軍事開支轉化為社會消費,那就是穩定的驅動力,在50年代 — —

在50年代,我們開始投資於水力發電,這讓我們遠離那些當今世界仍在竭力努力設法解決石化燃料產生電力的困境,在70年代,我們開始投資在國家公園,這使我們遠離那個具有嚴重缺陷的成長、成長、成長錯誤邏輯,你會看到他們不顧一切代價擁抱成長,特別是在那些開發中國家。在90年代,我們率先為了生態系統服務付費,這幫我們扭轉了砍伐森林,也推動了現今是主要經濟引擎的生態旅遊,因此,在環保投資沒有傷害我們的經濟。反而恰恰相反。

當然這並非意味著我們是完美的,也並不表示我們沒有任何矛盾,但那不是重點,重點是透過我們的這些選擇,我們才能夠發展出可以處理這些發展問題的應變能力。

同時,如果你以像我們的國家來看,國民的平均GDP大約11,000美金,依據你的不同測量方式而定,但根據社會發展指標,將GDP有效轉換到社會發展,我們絕對是最特別的一群。廢除軍隊、投資大自然和人民,做出一些非常有影響力的事情,它塑造了一個故事,一個小國的大點子,有能力像所敘述般的成長。

所以議題是,什麼是當今世代的下一個重要思維?我相信這世代的下一個重要思維是廢除石化燃料,就像我們過去廢除軍隊一樣。

石化燃料造成了氣候變遷,我們都知道,而我們也都知道在氣候變遷下我們是如何的脆弱,所以像我們這樣的一些開發中國家,對我們最好的利益就是去塑造出可以不用使用那些最傷害人類的石化燃料的發展方式。

記住,這是一個電力是來自於我們河川裡的水,火山產生的熱,風力渦輪,太陽能面板,生物廢料的國家,廢除石化燃料意味著要瓦解我們的交通運輸系統,才能透過電力而非髒能源去驅動我們的車輛、巴士、火車。

在交通運輸上,讓我告訴你們,已經成為我們的哥斯達黎加人的生存問題,因為目前的模式對我們已經不再有效,它正傷害的人類,它正傷害公司,它正傷害著我們的健康。

因為當政策和基礎設施的失能與故障,這就是每天都在發生的事情,每天早上的兩個小時,每天晚上的兩個小時,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必須將這些視為理所當應當承受的,像這樣子的每一天,必須浪費我們的時間是令人厭惡的,而且相比之下,這條公路其實比起你看到的那些交通流量激增的其他國家算是相當不錯的了,你知道,哥斯大黎加人稱這個為「Presa」,Presa表示被囚禁,除了pura vida島上快樂,人們在這國家中正在變得暴力,它正在發生,所以岌岌可危。

好消息是我們當我們講到乾淨的交通運輸和不一樣的移動方式,我們不是在討論那些遙遠的烏托邦,我們是在討論當今正在發展的電動,到了2022年,電動車和傳統車的成本將會預期一樣,許多城市已經準備嘗試電動車,而且這真的是一個很棒可以省錢的創造,它們可以減少污染,所以如果我們希望去除以石油為基礎的交通運輸,我們是可以做到,因為我們現在擁有那些我們過去沒有的選擇,這真的是令人感到興奮。

但是當然的,有些人對這個想法感到非常不舒服,他們會前來並且告訴你世界世界上被石油給套牢,哥斯大黎加也是,所以認清現實吧,這是他們會告訴你的,你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嗎?在1948年,我們並沒有說這個世界被軍隊給綁住,所以我們留下軍隊吧,不是,我們做出了一個非常勇敢的選擇,而這個選擇讓我們的國家截然不同。

所以現在是時候為這一代再勇敢一次,為了更好的未來,廢除石化燃料,我將給你三個理由為什麼我們必須做這件事。

首先,我們的交通和都市型態已經不再適合現在了,所以現在是最好的時候去重新定義我們未來的城市和交通,我們不是想要城市建造出來是為了大量的車,我們想要城市是為了人們,我們可以行走、騎自行車的城市,我們想要大眾運輸,想要更多高貴使用乾淨能源的大眾運輸。因為如果我們繼續增加大量的傳統汽油車,我們的城市將無法再負擔我們的生活。

第二,我們必須改變,但逐步改變已經不再有效,我們需要整個轉型的改變,目前有許多逐步改變的計畫在我的國家,我非常讚賞他們,但我們不要自欺欺人,我們不是在這裡討論那些非常漂亮的電動車和一些電動巴士,當我們繼續投資一樣類別的基礎設施,更多的車輛,更多的石油,我們在討論的是如何從石油中解放,而你無法慢慢地從那裡逃離。

第三,你知道這個,世界是非常渴望得到激勵,它塑造了許多處理這些複雜議題的成功的故事,特別是那些開發中國家,所以我相信哥斯大黎加可以成為一個激勵別人的例子,像我們去年所我們所做的那些事,公開了為了產生所有電力,有那麼多日子裡我們並沒有使用任何石化燃料,這件新聞瘋傳世界各地,此外,這讓我感到非常自豪,一個哥斯大黎加的女人,Christiana Figueres,在氣候協議的談判中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因此我們必須保護這些留給後人的東西,並成為典範。

所以接下來是什麼?人,我們如何讓所有人都擁有這些?如何讓大家相信可以建造出一個沒有石化能源的社會?還有很多的基礎事務需要努力。

這是為什麼2014年,我們創造了哥斯大黎加 Limpia,「Limpia」 表示「乾淨的」,因為我們想要變得更有力量而且想要激勵國民,如果國民沒有參與與投入,乾淨的交通運輸決策將會無止盡地陷入泥沼。而且我的意思是這將無止盡的,技術討論,受到各種既得利益者的雪蹦式遊說,想要成為一個以可再生能源的綠色國家,已是我們故事的一部分,我們不應該讓任何人使我們遠離我們的目標。

去年,我們到了七個省份去講述氣候變遷對他們而言是如何重要,而且我們今年也向另一組哥斯大黎加人敘述了可再生能源,你知道結果如何嗎?這些人只贊同可再生能源和乾淨的交通、乾淨的空氣。

而對於真正參與的關鍵是幫助人們讓他們不感到自己很渺小,人們感到無力,而且人們已經對這些感到厭倦,所以我們必須是做具體的東西,我們必須將這些技術議題轉換成公民語言,並讓每個人知道他們都有一個角色可以扮演,而且可以一起合力演出,這是第一次,我們追踪對於乾淨運輸中所做的那些承諾,政客知道他們必須推出解決相關政策,但關鍵轉折點會來自於當我們結成聯盟 — 公民,企業,公共交通的冠軍 — 這將使電動汽車成為新標準,尤其是在發展中國家。

當下屆選舉到來的時候,我相信每個候選人都將必須公開他們對廢除石化燃料的立場,因為這個問題已經進入我們政治的主流,而且我告訴你,這不是一個關於氣候政策或是環境議程的問題,這是關於我們想要的國家和擁有的城市,關於誰來做出選擇,對於我們想要的城市,因為當那一天結束時,我們必須表明的是,隨著可再生能源的發展有利於人民,有利於還活著的哥斯達黎加人,和特別是是對那些還沒有出生的人。

今天是我們的國家博物館,這是光明的,和平的,當你在它前面站起來,真的很難相信這些都是在40年代末的軍營,我們開始了沒有軍隊的新的生活,而在這裡有一天我們將會宣布取消化石燃料,我們將再次創造歷史。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