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建强

我们生来不是为了头上戴着一个电子装备坐在一间黑屋子里

最近重新读李翔编著的小册子《趋势·商业巨变时代的 300 条建议》,很有意思,因为这本书写于 2016 年,很多在 2016 年预测的科技和趋势,都不大对,比如 AI 的统治力,比如自动驾驶,比如短视频是个不大的赛道等等,可见趋势很难预测。但其中很多创业方法论、对技术的担忧、对新闻泛滥、隐私的侵害的预测,却依然耐读和准确。

今天文章长长的标题就来自这一段话:

增强现实(AR)公司Niantic专门探索手机应用、现实场所和娱乐之间的交集。在《精灵宝可梦GO》之前,它曾推出一款同样基于地图定位的游戏 Ingress,在这个游戏里,当你想攻击 10 公里外的目标,必须自己移动 10 公里才行。Niantic 公司的 CEO 约翰·汉克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说,人们可以从中获得走向户外的乐趣。汉克希望人们能离开电脑屏幕,更多地锻炼,就像玩家们围绕虚拟地图追逐妖怪精灵一样。汉克说:“我认为,我们生来不是为了头上戴着一个电子装备坐在一间黑屋子里,我更喜欢到户外去,建立真实的社会联系。”

我并不关心这个公司、AR 技术甚至这个创意好坏,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多出去走走,而不是几个小时坐在那儿敲键盘,或拿着一块玻璃面板划来划去戳戳点点然后笑得像个 200 斤的傻子。

有时候我就在想,这世界上,大部分人都身处牢笼,有能力的人受困于更多的财富和权力,平庸的人要为柴米油盐和琐碎的生活买单。人们加入一个组织,搭伙过日子,做公司,很多人并不快乐,也不辽阔,更不自由。

时间进入 21 世纪时候,人们给自己做了个小小的手机,每天把几个或者十几个小时花费在上面,这还不够,又弄出个元宇宙,想给你脑瓜子扣个设备放到黑屋子里,扣多久呢,也许是 24 小时。

不,我们生来不是为了头上戴着一个电子装备坐在一间黑屋子里。

高中的时候看 TVB 的警匪片,我就十分羡慕出外勤的警察,因为他们总是去不同的地方办案,和不同的人打交道,随时处理应激问题。很羡慕,所以,当主角因为犯错被安排去做文职时,我能理解这些人多不开心。那时候就想,自己工作后也要这样。后来工作了,我从一个小镇青年,变成了在北京编程的一个程序员。居住的城市空间扩大了几十倍,但我自己的空间,无非是从五道口、上地,后来换到了望京而已。想一想,我不就是做文职工作么,从写程序到写文字到做产品。

如果每天都是上班下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其实大城市的日子,依然是一种牢笼。贾樟柯在他自己的书里写过这种状态:

他们承担了非常庸常、日复一日的生活。他们知道放弃理想的结果是什么,但他们放弃了。县城里的生活,今天和明天没有区别,一年前和一年后同样没有区别。这个让人伤感,生命对他们来说到这个地方就不会再有奇迹出现了,不会再有可能性,剩下的就是在和时间作斗争的一种庸常人生。

这还不够,人们还愿意把自己锁死在各种屏幕之上,冲着屏幕或哭或笑,喃喃自语,对外部的世界和人,熟视无睹。

每个人,都应该多出外勤,多出去走走,过不一样的生活。人不应该自己锁死自己。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生活是被锁死的,日复一日。后来参与了锤子的创业,自己做出了第一款产品,主导业务和融资,管理更有趣的团队和产品,做不同的事情,去了世界上很多地方,世界变得辽阔、丰富和充满细节。这让人感觉到生命的喜悦。

所以,我对自己说。有时间没时间都要出出外勤。出差,旅行,看电影,看展览,爬山,聚会,甚至散步,偶遇和发现,都很好。

不要总呆在屋里玩手机,也不要等着一个设备扣在自己的脑袋上。

--

--

为什么不离开北京呢? 在微博上有人问我,最近看到很多人在讨论离开北京去哪哪哪,可是身边的大部分人还是要留在北京,毕业生苦苦追求户口,工作了的苦苦追求房子……北京这么招人恨人们为啥还不走? 其实我并没有发现很多人在讨论「离开北京」,不过「逃离北上广」这个话题倒是持续了很多年,其中逃离两个字一直是我不能理解的,谁让你留下了?难道有人抱着你的大腿涕泪横流:「你不能走,你走了北京就完了」。反正我没遇到这样的人,我也没走。 人们为什么愿意在大城市发展呢?无非是这里有更多的机会,有更大的视野,更多的人。 很多人觉得在北京打拼很苦,房价高,交通拥堵,空气不好,有钱人多,穷人更多,人们变得很不开心,焦虑,不知道为什么活着。其实比这种「苦」大的人多了去了,他们可能都没时间焦虑,甚至,他们的苦都没有人知道。但人们不管这些。 我经常发现一些朋友悄无声息的在北京消失了,原来在某一年的春天他们卖掉或退掉了房子,告别同事和朋友,背起双肩包,离开一线城市,回到家乡,准备在自己的家乡或二三线城市重铸辉煌。编程语言、数据库和复杂的业务逻辑都解决了,C10K 解决了,C100K 也解决了,现在 C1000K 也能解决了,回家创个业或者找个高大上的工作还算个事儿吗?

为什么不离开北京呢?
为什么不离开北京呢?
池建强

池建强

70后,曾经在洪恩,用友和锤子科技任职,目前在极客邦科技创业。喜欢编程和写作,内容覆盖了技术、创业、产品和其他思考。最新作品「极客时间」https://time.geekb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