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實現與人文科技

Self-Actualizing and Humanistic Technology

在你希望的未來裡,人與科技的關係是什麼?

在現實和虛擬世界中,如美劇黑鏡(Black Mirror),我們看到人性與科技的黑暗面。我希望的未來的是一個能夠持續啟發我們正向成長的世界,因此在這裡寫下自己期許未來科技可以幫助我們的一種樣貌,一個關於自我實現的故事。

蘭卡的天空。攝影:Charles。

關於未來的科技

最近在思考自己的未來同時,一直想到一個問題是:科技如何使我們成為更好的人,幫助我們認識自己,紀錄正向的生活小事,自我實現。

目前我們的生活中已有許多演算法逐漸控制我們閱讀的內容以及影響我們的情緒,以目前的社群網路為例,它們很顯然與我們的人生目標不一致。我想要每天運動,但是當我有時間時,自然而然地就會伸手拿手機看一下。當我打開社群網路時,它不會鼓勵我去休息或運動,因為這不符合它的商業模式。雖然我沒有運動手環,但它在人文科技的脈絡下或許可以在我滑手機耍廢時,提醒我要出去走一走。

未來將會有更多科技產品和設計元素致力於搶奪使用者的注意力和時間,使我們失去與自己獨處的能力和思考未來的空間。科技無法帶領我們認識自己,成為自己。這是我想要改變的。

科技正在掠奪使用者的注意力

我們使用科技時可能面臨到問題包括管理自己的時間與注意力。在今年人機互動頂尖會議UIST的主題演講中,微軟首席研究員Jaime Teevan指出幾種目前科技吸引使用者注意力的方法,包括通知(notifications),變動獎勵(variable reward),無限動態訊息(infinite feeds),和害怕錯過的心態(fear of missing out)。她也提到我們在做一件事情時,平均要花25分鐘才能到達百分之百專心,但我們卻每三分鐘被打擾一次,也包括自己打擾自己。這些問題我們都知道,卻還是一樣很難放下手中的智慧型手機。

曾任Google設計倫理學家(竟然有這個工作!)的Tristan Harris也在自己的TED演講中提到,在目前的廣告商業模式下,社群網路只能持續地掠奪使用者的注意力。Facebook會把具爭議性的文章和影片放在更前面的動態,企圖增加使用者互動,當你滑到一則影片時它會自動撥放,藉此提高廣告收益。Netflix在我們看完影集之後,它會自動撥放下集,造成刷劇(binge watching)的社會現象。在社群網路成功聚集大量使用者後,也能夠透過大數據和機器學習更有效率地吸引使用者的注意力和針對不同族群投放廣告。

當未來有更多成熟的裝置和互動模式時,像是物聯網(IoT),擴增實境(AR)與虛擬實境(VR),和跨裝置互動(cross-device interaction),不難想像新的網路服務(智慧城市,智慧家庭)還是會被設計為掠奪使用者注意力的工具。或許我們因為現實生活太困難,當有時間使用社群網路時,常常不想離開如此輕鬆的使用者經驗環境,結果卻加深我們被科技條件制約行為(conditioning)。

科技產品捕捉使用者注意力的方法。來源:Jaime Teevan (https://youtu.be/35KMXQKzNOA)。

人性化科技的願景

我們該如何保護自己的時間與注意力?我們又可以如何設計科技主動地幫助我們重新掌握自主權,以及企業和政府可以扮演怎樣的腳色?以下我將簡單描述前面兩位研究員所提出的兩種人性化科技設計:

設計1:Teevan的主要研究領域為工作效率(productivity),像是探討如何把一件複雜的工作(論文寫作)分成許多較容易完成的小任務(修改一個句子)。當我們的注意力被社群網路吸引後,工作效率系統可以透過在我們的動態訊息中放置小任務,讓使用者逐漸把注意力轉到重要且困難的工作上,最後離開社群軟體專注於完成工作。

設計2:Harris創立人性化科技中心(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致力於幫助我們遠離抓住我們注意力的科技,並轉向保護我們思考的科技。他提到可以在社群網路中討論熱烈的政治議題下方新增一個「晚餐聚會」功能,鼓勵使用者與他人在現實生活對於爭議性問題做理性討論,而非在網路上進行無謂的筆戰。或許這個改變會使台灣選舉出現不同的結果?

人性化科技中心提出四個大方向,以政府,企業,員工,和消費者角度出發:

以人類社會的利益為中心來重新調整科技。

“Realigning technology with humanity’s best interests.”

- 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

  1. 啟發人性化設計(Inspire Humane Design)。科技公司如Apple和Google可以重新設計手機和使用者介面來保護我們免受於持續干擾以及維護我們與他人的相處時間。手機應用程式商店也可以改變現有的競爭模式,以減少使用者時間和發展人文社會作為排序的重要指標。Google也在今年發表Android P的請勿打擾模式,使用者只要把手機螢幕朝下即可使所有通知轉為靜音。
  2. 施加政治壓力(Apply Political Pressure)。政府可以對科技公司施壓,要求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列出採掘使用者注意力所帶來的負面外部經濟效應,為消費者提供更好的保護(我的解讀是開放資料和增加政府稅收,並回饋於人民,如菸酒稅)。他們正在為政府建議更好的政策以保護使用者。
  3. 建立文化覺醒(Create a Cultural Awakening)。消費者會選擇對他們自己和環境更好的產品,在出現消費者需求前,美國大型國際零售企業沃爾瑪(Walmart)並無販售有機食品。消費者不會想使用有害的產品,特別是當它會傷害他們的孩子。他們正在提升公眾的意識,讓使用者認識(A)競爭我們注意力的科技與(B)幫助我們實現人生目標的科技之間的差異。他們正在 推廣相關的社會運動,讓我們透過更好的工具,習慣,和需求來掌握自己的數位生活。
  4. 傾聽員工(Engage Employees)。有能力的員工是科技公司的最大資產,也是公司最害怕失去的。大多數工程師和技術人員是真正想要開發改善社會的科技,沒有人會想要參與有害社會的系統。他們正在幫助員工倡導基於非採掘注意力的科技設計決策和商業模式。Couchsurfing(沙發客旅行網路)的設計目標是建立陌生人之間的永久正向經驗和關係,增加使用者淨得的美好時間(net good times),公式為:他們一起度過的正向時間 - 網站的使用時間。Couchsurfing的成功在於幫助我們找到這些正向人生經驗!

我們要在目前社會中實現這些大規模基礎設施的改變還有很長一段路,所以人性化科技中心的網站上也列出幾種智慧型手機設定(選擇黑白螢幕)和應用程式(封鎖社群軟體)讓使用者現在就能找回一些生活控制權。不過目前的解決方向更多是把使用者隔絕於科技之外,而非真正讓科技幫助使用者往自己的人生目標邁進。

在我的生命故事中,我總是會問自己,我是誰,我想成為怎樣的人,我可以做什麼。在經歷一些人生階段和挑戰後,我很幸運在墜落中雖然失去一切希望但始終沒有迷失自己。未來,我相信我們可以透過人文科技解除我們的行為條件制約(unconditioning),以及找尋我們內心的問題與答案。

我的想像與期待

我期待未來的科技,包括人機互動,有以下兩種功能,不過有點模糊。我相信會有一個這樣的未來,這個未來裡,我們可以變得更好。

  1. 鼓勵和啟發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我常常受到別人的鼓勵和啟發,銘記在心。希望未來有科技設計元素可以創造這樣的環境。如同老師們鼓勵和啟發學生,我相信我們可以也鼓勵和啟發自己與身旁的人。
  2. 幫助我們尋找自我。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目標,也只有自己能找到答案。我們透過網路(Medium)接觸自己喜歡的內容,閱讀不同的生命故事並產生同理心,但這些故事卻都不是自己的,也較少與我們有重疊的人生經驗,因此只能有限地幫助我們回答自己是誰。我希望未來的人可以擁有更多尋找自我的工具,社群網路也能有更正向的發展。

我想隨時提醒自己保持真誠,接納,和同理心。了解,實現,和相信自己,最終我們能夠達成心願成就,理想中與現實中的我們都是最好的自己,都是自由的。

在你希望的未來裡,你最想完成的事情是什麼?

夜空。來源:iPhone Wallpaper Gallery。

最近

在英國蘭卡斯特(Lancaster)一個春夏的夜晚,返回學校的的U3公車上,我問一位年輕教授是什麼樣的動力使他每天早上爬起來做研究。他說,他相信自己可以改變世界。我想,從事學術研究的人多少有這樣的初衷吧(無論自己做出多渺小的貢獻),至少我以前是這樣的,現在也是。不過,距離那晚在河邊的酒吧外喝酒大約四個月後,也是在我來到蘭卡的第八個月,我決定離開為期短暫的博士學術研究,放棄全額獎學金和學生身分,回到台灣。後續我與我的共同作者在九月中完成了我心目中迄今為止最好的作品,總算順利投了CHI(人機互動領域的國際頂尖會議),自己的學術研究也正式告一段落。在蘭卡的咖啡店裡,猶豫是否離開之際,我正好讀到美國心理學家卡爾.羅傑斯的一句話,它回答了我心中的疑惑。

追求學術研究只有一個合理的原因,那就是滿足我內心的人生意義。

“There is only one sound reason for pursuing scientific activities, and that is to satisfy a need for meaning which is in me.”

- On Becoming A Person, Carl Rogers

在蘭卡的生活起起伏伏,從一開始沉浸在看論文的快樂時光,到逐漸面臨巨大生活壓力和極度憂鬱的日子。難搞的房東,撞牆的研究,混亂的世界,只有在寫自己的論文時找得到一點平靜。在蘭卡的研究始終無法帶領我實現自己(我找不到改變世界的的方法,也看不到我人生的意義),內心想的跟實際上做的形成強烈的對比,真實的自己(true self)與自我呈現(present self)的不一致帶給我很大的痛苦,我沒辦法在自己訂下的時間內找到答案,或是改變自己的想法。是我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也是我太異想天開,總之我不是一位出色的博士生,也不適合當下的研究環境,因為我大部分的時間只想著問題,而沒能順利地把問題搞定。人生是關於選擇,而我選擇了一條人跡罕見的路,最後我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地,卻又想繼續走下去。我仍然相信我選擇離開是對的,不知道從哪裡剩下來的一點點信心,知道自己可以做出符合內心很好的研究,或許在很久很久以後。如同羅傑斯所敘述的,在找尋與面對自己的過程中,我傾聽,感受自己,我感到害怕,自由。我看著房間內散落一地的行李,眼淚停不下來。我找不到字可以形容當時的心情,但我知道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感受。在蘭卡最開心的回憶則是躺在學校的草地上。

很久沒有寫部落格了,發現有越來越多的東西不知道該如何寫在網路上,如何平衡真誠與隱私。想了一想,還是算了,關於研究和生活的故事實在是一言難盡,也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看清了真相,做了對的判斷。最近在朋友的補習班向高一的學生們做了一個簡單的演講,更久之前也與花蓮的國中學生分享過,內容大致上是人生的意義在於成為自己,找尋與實現自己的目標,有點空洞但我覺得很現實。過幾天我發現我說得似乎太理想化太堅定,還好我相信他們應該聽聽就忘了(我也希望他們忘了,最終能聽見自己內心的聲音)。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該做什麼,我只是跟著感覺走,使理想中的自己與現實中的自己一致,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參考資料:1. On Becoming A Person. Carl Rogers.2. UIST 2018 Opening Keynote: Jaime Teevan - The Science & Practice of Transitions - Youtube. https://youtu.be/35KMXQKzNOA3. Tristan Harris: How better tech could protect us from distraction | TED Talk. https://www.ted.com/talks/tristan_harris_how_better_tech_could_protect_us_from_distraction4. Tristan Harris: How a handful of tech companies control billions of minds every day | TED Talk. https://www.ted.com/talks/tristan_harris_the_manipulative_tricks_tech_companies_use_to_capture_your_attention5. 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 http://humanetech.com/peace.- 2018/11/28 cjw (https://chijuiwu.space/)

Chi-Jui Wu 吳啟瑞

Written by

I read, write, and reflect on human lives. Previously HCI Researcher @ Lancaster, UCL, and St Andrews. Website: https://chijuiwu.space/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