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牛其實只是非常普通的一間有無禮侍應服務的港式茶餐廳!以前曾在澳牛附近活動過一段頗長的時間,間中光顧。

人們只記得吃火煺通粉,煎雙蛋和燉蛋,澳牛對面或附近一帶的组織和公司一概不記得。香港以前都有好黑暗的一面,又或者香港人想選擇不知道,令自己想自己地方的歷史顯得特别美好,這可能是人之常情,英國人、美國人、香港人和中國人也不例外。

忘記是人的一種特大防衛機制,記憶的選擇性可以保護人的核心自我,但亦都令人不能認識清楚現實,記憶總經過修補而顯得美好。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方法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