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聖杯五 ]

彷彿蠟一般的花,破碎的陶罐,還有一朵花,逆光。

收拾餐桌,沿著陽台、房間人的動線整理,一邊化妝一邊思白色的上衣應該搭配哪一雙鞋,表現得像是一名努力抓著理智與時間邊緣的成人女性。

上午,和教授meeting大有斬獲,也接到工作。
新的工程叮呤匡啷。

對新的路線敞開心胸嘗試,一連搭了三班不熟悉的公車,騎上回台灣以後的第一台ubike,從熟悉的起點踩一條陌生的路,回到新店的家。

自己煮午餐,剛剛好的份量,長度剛剛好的電影。(大家對他的評價是言過其實了。)

下午工作小小一段時間後,下意識的漫遊,我想,放假是必要的,安心也是。

晚餐料理得讓自己很滿意,終於有作品可以上傳。

換了床單以後,幸福感大增。只是,每天的夢纏繞不休都有些惡意。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