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拯救毒男行動

我有個毒男朋友,雖然未毒到唔出街,但行年30幾,一次拖都未拍過,一次手都未拖過,平時除了返工,嗜好是一個人行山,一個人踩車,一個人拿著單反老婆,由尖咀行到深水埗,影途中的街景及女仔。莫講話女人的氣味,女人手背肌膚是怎樣的溫度,佢當然沒有概念,問佢邊條山路好行,邊隻鏡頭景深正採光靚,佢就知。我每次約佢,佢都會遲到,話頭先去咗機舖打機,sorry都無句。同佢講嘢,眼睛不敢直線,總是眈天望地。

每一年情人節他都在facebook呻無女,話今年情人節又要一個人過,是毒男的宿命云云。

那一年,我突然想做好心,拯救毒男。

我係從來都唔過情人節嘅,而毒男又想搵女陪,我情人節去陪毒男就是最好的 resource allocation。

於是我同毒男哥哥講:「喂喂,不如我情人節約你?」

毒男哥哥不是不知道我有男友,他受寵若驚,不過又應承咗。

同毒男出街做咩好?毒男出身社運搖籃,左到唔左,要佢幫襯大商家,擁護情人節消費主義,點講都唔啱數。而且,他的錢已貢獻給他的單反、鏡頭、單車……

要毒男決定同女仔做乜,你不如叫佢去死。而由於雙方都知我只係想拯救毒男,讓佢踏出第一步,因此也不好要佢全包。我問佢,你budget幾多,佢話:「$200」

我的提議是咁的:首先,我哋去太子一間外賣壽司生蠔的舖頭食嘢加買走,另外我會帶支酒。然後,我哋會由太子行到九龍公園,最後起尖東海邊飲酒,咁應該夠豐富又好玩又抵食,捱到一晚啦。

佢應承咗。我以為這個拯救毒男行動會成功,以後,佢就知道同女仔出街係點,佢唔會再怕女仔,佢慢慢就可以脫毒了。

就2月14下晝,佢突然msg我:「我今晚決定同兄弟去明將打大佬,勿念。」(當年明將仲好hit)

就這樣已經有另一半的我竟然食咗毒男檸檬&被放飛機。

後來,我見到佢將「打大佬」的實況貼在 facebook,caption係「情人節就係要同兄弟食紅豆軍艦先似樣!」

我終於明白,毒男之所以為毒男,是因為佢為身為毒男而驕傲。脫毒,非不能也,實不為也。這種人之所以越來越毒,根本係個人選擇,與人無尤。佢哋雖然成日呻「無女無女」,哀自己是毒男,但其實佢哋根本喜歡做毒男,甚至喜歡永無休止地維持自己對女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渴望,可遠觀而不可玩的快感。就好似抑鬱症病人想永遠地抑鬱下去唔想好返,爭取民主的人只享受爭取的過程和光環但其實並唔想爭取到一樣。因為只要爭取到民主,就無得永續社運;只要同到女仔出街,就無得上高登繼續同人講做毒男的苦樂,亦都唔可以大條道理挪住雞乸咁大個鏡頭對準街上女僕cafe店員的裙底。所以為了保存自己毒男的光環,毒男係唔可以同女出街,否則就唔可以繼續表達佢哋想同女出街的渴望,唔可以再出自戀自憐的status。佢哋起facebook呻無女,同啲女自拍低胸相扮感性呃like,其實一___樣。

一旦俾女佢,佢會點?未好似梁耀忠咁囉,俾個主席佢做,就話「我揸唔到旗咖,我搞唔掂咖」,然後將機會拱手讓番俾對家。話想其實不想,呢啲未傲嬌囉。「葉公好龍」同「毒男好女」,其實係一___樣。

因此,對待世間的毒男,你唔需要可憐佢哋,唔需要憐憫佢哋,而係要不斷 reinforce 佢哋毒男的 identity。

佢share「王國興願情人節與張宇人通宵作戰」的新聞,你就入去講「張宇人都有亡國興,你就得隻左右手」。佢哋見到,個腦就會自動放啲荷爾蒙出嚟,令佢哋覺得爽。

佢share「公屋輪候冊突破27萬 平均上樓時間5.6年」,你就入去話「毒男一支公,等十年你都無份。」佢哋見到,又會留一句「我呢世都無資格組織家庭鳥」,然後你入去讚好就ok。

這樣,才能好好喂養毒男的 ego,令佢哋做一隻永遠有希望的毒男。

情人節就嚟,我睇佢今年就算唔食明將都會食豆腐火腩飯,然後等佢嗰嗰活在平行時空肯同佢捱 M記的女仔。我建議女仔,有無男友都好,情人節去約一條毒男,然後在當天狠狠地放佢飛機,撻著毒男的自憐與自豪機制,這就是拯救毒男的最好行動。

(話說呢篇文都叫俾達哥朗讀過,大家重溫一下)

後話:文中男士睇到篇文勁嬲我,但過咗一排我表示其實我都幾鍾意初音,同 cosplay 過初音,佢就無再嬲我了。(睇到呢度可能佢又要再嬲我,好學唔學學埋 史兄 啲衰嘢)。而家呢個世界玩毒L玩到悶,玩單身9玩到悶,佢哋自己講自己都講到悶。「誰又騎著那鹿車飛過」近幾年都少咗人講,而家講 「2月14顛沛流離」。講真情人節年年都係送花同燭光晚餐唔悶咖咩。其實農曆新年都係咁,聖誕都係咁,人生就係天理循環不斷重覆而又略有不同。做人都幾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