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發現過了三十歲的男性動物,聽得懂人話的,經常很介意「可愛」一詞,不論是用在對他們保養得宜的外表、還遺留了些青春氣息的舉止或者陳述某類觀念時的語氣,有的板著臉,偶爾幾個出言指正,希望能換成「帥」或同義詞組再講一遍,總之不要你給的禦寒毛衣有粉紅色花邊。

「又不是給你取暖用的!」在內心小劇場碎步著,燈忽然暗去。

記得求學時面對考券,選擇與是非題的配分一定低於問答題。後者依當時背誦的學習邏輯,能作答者其實也沒有真的比較聰明,分數感覺是秤斤計兩算重量給的,多背多寫得多分。選擇題多設成四個選項,江湖傳說正確答案通常是第二。(難道是體諒心裡有譜的考生快速反應,不至浪費時間看到最後?)不管是誰猜破這設計或根本謠傳,離開學校進入社會(此說法之一刀兩斷也頗令人困惑就是),人生因為正式踏入成人之國境,理當開始要變得複雜之時(否則你哪來感概的材料?),選擇忽然變得很簡單,是比搔頭皮還令人不解的那種簡單。

「對不對?」
「對~」
「好不好?」
「好~」

忽然沒有人再要求你申論了,各界無償提供之套招說法比全島的便利商店總家數還多,留給你腦子運作的,比以前的選擇題更討好,左右擇一選邊站即可。但
比你朋友跟情人分手,要你輸誠示忠還稍微不複雜一點,比方說,實力v.s.偶像派這擂台。當然你不會真的見到誰跟誰廝殺,這行業最愛公開上演「都是一家人」的溫情戲。一起把餅做大,一起把話說到滿到或者要死一起死的浪漫。就連浪漫,也不是你骨子裡頭本來可能有的那種,它甚至不是依照那成分合成出來的,可它給命名為浪漫,你需要,就配水吞了。

實力的浪漫是他苦練多年終於一路走到今天,偶像的浪漫是他一站上台魅力無須贅言。你認定自己的人生如此腳踏實地,哪能隨便讓偶像騙去?於是堅定地買了實力的單,裡頭附上了一些關於偶像如何速成如何假唱如何不懂創作的說明,好強化你永遠不回頭的決心。同時偶像的那盒裡也加贈了實力如何不賞心悅目如何對產業沒有助益如何能帶動娛樂往下一個世代邁進的質疑,彼此的消費者隔岸較勁,錢匯進了同一個帳戶。

實力有無偶像魅力,偶像又有無實力,流行樂史例證多如繁星,別忘了選擇題偶爾會出現第五個選項:以上皆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