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選擇,然後堅定地相信

離開香港差不多十天了。

早幾天,帶著新年氣氛,南下看演唱會,看完周圍走走,依然一副旅人心態;幾天之後,回到生活的縣市,節日氣氛早就消退,開始拿起電腦,又開始進出戲院,算是慢慢有了日常的節奏。

我的日常(暫時)改變了。

我的生活模式跟一般人一向不同,自己倒是見怪不怪。大部分日子,跟所有打工仔一般,往辦公室裡跑,在固定時間固定地點做著固定的工作;有些日子,我把工作的地點搬回自己的房間,不固定的時間做著不同的工作。

離開香港,在其他地方生活,排除決心之外,實行來說,沒有想像中困難。始終有不少工作,只需電腦與網絡,就與工作伙伴聯絡 ── 只要我定時回覆電郵,把工作交代清楚,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好似係)。

很多人聽見這個計劃後,第一條問題就問為什麼。原因我當然知道,只是好像沒有問為什麼的理由 ── 每次聽見別人問為什麼,彷彿這都是一個令人費解的選項。為什麼你會選擇這份工作?為什麼你不換公司?為什麼你不再進修?── 當然,我不排除有不少的為什麼,只是客套的問候,或者接著話題而開的話題。

畢業幾年,漸漸對自己認識多了,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適合什麼不適合什麼,或者都不需要再問什麼。說到底,生活都是一堆選項:有些人讀完大學,讀完碩士,繼續攻讀博士;有些人辭退工作之後,環繞了這個地球不知幾多次;有些人賺了第一桶金(以及之後很多桶金),買車買樓再買車買樓;有些人早早結婚,已經生了幾個小孩。

這些故事,其實都不陌生。有的(或者)令人羨慕,有的不,而其實哪些讓人羨慕哪些不,或者也說明了你生活的次序。看別人的故事,總是覺得簡單,換上自己時,又覺得困難。說到底,這都是選擇。

對於我來說,這都是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