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當他們認真編織時》

終於看了《當他們認真編織時》。

以跨性別人士為題材的電影不算很多(去年的《丹麥女孩》(Danish Girl)算是例外),尤是日本。

由荻上直子執導,電影的取向很溫柔。這種溫柔不單以小孩的角度,嘗試理解跨性別人士,以及她的同性戀同學,而是選取一個相對友善的態度討論 — —

這種性別友善的環境,某程度上並不真實,就是連歧視的目光也是無知多於攻擊的惡意。同時,澟子與牧生(桐谷健太)的關係也是輕描淡寫。

換個角度,這或是一個大眾相對容易接受的取向。若然把故事掘得更深,談到他們的掙扎、暗黑傾倒,恐怕又會是另一個故事。

於是,這電影要說的,不能看成是跨性別人士在社會的生活,更多的是角色的討論。

電影沒有提及爸爸,倒是多次提及母親,開放的,保守的,不負責任的,她們缺乏的女人形象,彷彿在澟子(生田斗真)的身上尋回 — — 就是在大眾定型之下,澟子是一個比女人更女人的人。

然而,當我們這樣思考澟子的時候,又跌入了另一個圈套,彷彿否認了澟子的身分。那麼,什麼是女人?

電影利用母親的角色重調了何謂女性。刻意以澟子與小友的相處,如做便當、安慰小友,突顯了澟子的母愛,也說明她能承擔母親的角色。

事實上,她不只一次說,她想當小友的媽媽。

因此,結尾值得欣賞,沒有再於母親角色上糾纏。澟子是女人,不需要以母親的角色肯定自己。就算她不是誰的母親,女人嘛,本來就不應囿於社會給予的太多定型。

最後,還是談一談生田斗真。這個小時候看《花樣少男少女》認識的偶像,如今真的是一名演員了。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