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关于死,无关乎生

外婆去世时候,是在出殡的前一天赶到家送行的。

明天小奶奶出殡,我赶不回去了。

外婆去世前一个多月,我在家久待了10天左右,那时几乎每日上午去陪陪她,她能听得很清楚,但已经不能说一句完整的话了,所以,更多的时候,我也只是在旁边玩着手机。哪怕只是这样的陪伴,我也是认为尽到了自己的本份。

也是1个多月前,回家办婚礼,翌日大哥说去看看卧床的小奶奶,兄弟三人推门进去,她被人扶起坐在床头,看我们进去,抬了一下头,但却不认识人了,介绍完又忘。已经不是有没有记忆力的问题了,而是关于意识,她已经没了意识。

还记得傍晚时候,一大家子人围坐在家门口,谈论着小奶奶,每个人说的都是去看她时的境况,大抵相同。那时,我记得大伙都认为她熬不过农历6月,我还开车带两位婶婶去问了“神仙”,也是断言时日不多了。

那时,关于生,关于死,只不过是一群人的议论,以及一位神婆的预言。

此时,只关于死,无关乎生。

对于卧床多年,且久已没了意识,还算高寿的小奶奶,死,也未必不是一次解脱。

舅舅说,外婆去世后,在外打工没啥感觉,但过年回家,一推开门,往年脱口而出的“妈,我回来了”这句话却再也说不出口了。家中空无一人,只是和舅妈不停地抹眼泪。

那些死去的亲人,他们在生前大多时候不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对于外地的我们,她们只是“老家的亲人”。我们忙碌的每一天里,有朋友,有同事,有网络社交,有肥皂剧……唯独没有她们,但我们的生活依然向前,不管喜或是悲,她们不曾参与。但当有一天,我们回到老家,回到生养我们的地方,她们在脑中的记忆就会自然浮现。

妈妈说,大人容易老,小孩容易大。我们一天天长大,就有人一天天老去。还是如外婆去世后写得那样“相信有天堂,是因为我们爱的人去了那里”。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Aaron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