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Amber Wolf和司法改革

本月稍早,兩則影像畫面在Youtube和社交媒體上被美國民眾瘋狂轉傳按讚,主角都是同一人,來自肯塔基州路易維爾市的法官Amber Wolf。

在7月29日的畫面中,Wolf因為見到出庭應訊的女性被告疑似沒有穿褲子,大呼誇張,當場就打電話給獄方主管,要求解釋並派人到場說明。據說,獄方在女被告羈押期間,也沒有提供她女性衛生用品。Wolf接著對被告說,並非刻意要讓她感到不舒服,但隨即要求在場工作人員提供衣物讓女被告「遮一下」。

這名被告係涉及偷竊,檢方求刑75天,但Wolf認為她是初犯,情有可原,改判100美元罰款。獄方後來則對「沒穿褲事件」喊冤,聲稱女性被告有穿褲子,只是被過長的衣服遮住。

8月5日的畫面顯示,Wolf審理James Roeder和Ashley Roeder夫妻搶劫案。由於夫妻同時涉案,被判處不得接觸(no-contact),因此James始終未曾見到一個月大的兒子。Wolf於是當場宣佈,暫時停止不得接觸命令,允許James在庭中可以親手抱抱兒子,在場人士都因此感動落淚。

眾家「草民」突然見到法官人性化的一面,是這兩段畫面被瘋傳的主因。Wolf自己倒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因為「法袍下的每一個法官也都是人(All judges are human being under that robe.)」,對於各方的讚譽和突然間「爆紅」(無數的電視採訪,另外有人想為她寫自傳),她感到十分訝異。

另外也有人對她極不以為然,稱她為「運動型的自由派法官」(activist liberal judge),說她對罪犯和打擊犯罪的態度太過軟弱。Wolf本人受訪時,則否認這些標籤化的指控。

Wolf的一夕成名,使人對她的出身背景感到好奇。她今年34歲,從小學到大學都在路易維爾市,2004年路易維爾大學政治系畢業,2007拿到路易維爾大學法學碩士學位。隨後她曾擔任公訴律師和檢察官。2014年她在選舉中贏得傑佛森郡區域法院(Jefferson County district court)法官職位,任期為2014–2019年。她先在2014年5月的初選中獲得37.5%選票,進入11月的一對一大選,最終在大選中以55.9%得票勝選。

Wolf自述,她每天大約要處理100–200件案子,作為法官最大的挑戰就是,不因為一再見到相同的人因為相同的原因站在你面前而感到灰心喪志。

從Wolf的案例可以想像,大概一般美國人對法官也都有著冷酷無情、不瞭民間疾苦的感受,才會對她讚譽有加。Wolf面對案件當事人的作法和態度,想必在台灣也會獲得相同、甚至更大的迴響。台灣的司法人員總被稱為「恐龍」,很大程度是因為他們經由考試產生,多少帶有由上看下的菁英心態,加上缺乏適當的考核淘汰機制,每個人又都有著學校裡或訓練班裡的學長學弟關係,久而久之就和民眾脫勾,自成一個體系,有人干政,有人結黨營私,有人貪污,有人囂張跋扈,有人缺乏一般生活經驗和常識也是判得很爽,亂象叢生。

美國法官由選舉產生,因此Wolf在受訪時總是不斷強調她身為「民選官員」(elected official),很在乎與民眾、生活的實際接觸與連結。實務上,基於民選官員的任期,如果作不好,下一屆當然也別想連任。

蔡英文上台後把司法改革列為重點項目,當然是必要的。說不定把法官改為民選,也可以是個長期的目標。雖然選舉就會涉及政黨和一些鳥事,但與其讓法官由現在這種畸型體系產生,不如將權利交到人民手上。

不過由Amber Wolf的案例可見,無論司法制度、體系如何改變,也無法改革到司法人員的心態,即使系統改革都作了,司法人員心態不改,它還是會一樣糟糕。如何召喚並確保正義與人性,看來才會是影響司法改革這個目標最大的驅動力。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Chris Wang’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