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釣魚台到底是誰的

台灣近代史上被遺留未解決的問題很多,台灣本身地位就是一個,所以有台灣地位未定論,釣魚台也可以稱得上是其中的一個。每次提到釣魚台,似乎許多人只能反射性高喊「釣魚台是我們的!」再來不是咒罵日本,就是痛批李登輝「釣魚台主權歸屬於日本」的主張,彷彿不主張釣魚台屬於台灣,就是賣台和叛國。

有兩本書非常有趣,分別是黎蝸藤(維吉尼亞大學哲學博士,專研東海與南海歷史)所著的《釣魚台是誰的》(五南),以及岡田充(前日本共同社記者駐台北支局長)所著的《尖閣諸島問題──領土民族主義的魔力》(聯經)。他們兩人對釣魚台的立場都沒有明說,但是明顯有著不同。隱約可以看出,黎較為支持日本立場,而岡田充反而對日本現行的說法和作法充滿質疑,相映成趣。

《釣魚台是誰的》

《釣魚台是誰的》收集了極其完整的資料,從明朝一直到近代各國文件、書籍、海圖、地圖等等,從歷史事實角度去推敲、演繹釣魚台的法理地位。以下將本書各章內容稍作整理:

一、清以前的釣魚台

中國自明代起就有釣魚台的紀錄,早於琉球,有趣的是,中國當時所稱的釣魚台,有可能是現在台東的三仙台。無論如何,或許中國人最早發現並紀錄釣魚台,但是中國從來未曾說釣魚台屬於中國領土。事實上,台灣和釣魚台在當時的時空和國際法下,都比較像是「無主地」。

二、清帝國時的釣魚台(1895年之前)

17–18世紀起,釣魚台附近區域就有中國漁民活動,清帝國亦定期派出琉球冊封使,方志確有記載釣魚台,但指的可能不是今日的釣魚台。此時期有中國地圖曾將釣魚台畫入中國版圖,但是有更多未畫入,中國則從未有管理、治理此區域的紀錄,也未曾將它視為台灣附屬島嶼。也就是說,中國從未將釣魚台畫入台灣範圍,顯然也沒有外國人認為它屬於台灣,更未曾將它畫入領土。

三、琉球日本對釣魚台的作法(1895年之前)

英國曾於1845年對釣魚台進行測量,而且事前向琉球提出申請,這被認為是釣魚台屬於琉球管轄的重要證據之一。琉球原本同時奉清帝國、日本為宗主國,但是在明治維新之後,日本進行兩次「琉球處分」,並於1879年正式併吞琉球,將釣魚台畫入琉球地圖。

1884年,日本人古賀辰四郎首度登上釣魚台,並於稍後向日本政府提出開發申請。隨後,產生了是否畫定國標的問題。沖繩縣的看法是,釣魚台畫定國標可能會引起中國注意,外務省的看法是釣魚台不屬於中國,但因距中國近,建議擱置設立國標行動。

但是在1884–1895年間,清帝國從未針對日本人在釣魚台的活動提出抗議。1895年1月,日本內閣在甲午戰爭情勢底定時決議將釣魚台納入日本帝國領土。1895年4月,清國與日本簽訂了馬關條約,割讓台灣與澎湖。

中國和台灣後來均以日本「竊佔」釣魚台為由,或是說釣魚台已在馬關條約中作為台灣附屬島嶼割給日本,二戰後自然也應隨著台灣歸還「中國」。根據黎氏的研究,中方的說法應無法成立,依據當時的國際法,日本是可以主張無主地先佔原則的。

四、第一次日治時期(1894–1945)

這50年期間,古賀家族持續租借釣魚台,成為釣魚台在歷史上唯一一段有人在島上長期生活的期間,也證明它足以維持人類生存,可以稱得上是島嶼。在這段期間,國際公認它為日本領土,甚至連中華民國政府也這麼認為,毫無異議。

五、美治時期(1945–1971)

二戰結束前,美國總統羅斯福曾問蔣介石是否願意接管琉球,但老蔣拒絕了。二戰結束後,琉球由美國成立琉球民政府。釣魚台因為在二期間被畫歸為琉球戰區,因此也自然的畫入琉球行政區域。1952年簽訂的舊金山和約中,美國國務卿杜勒斯承認日本對琉球擁有「剩餘主權」(residual sovereignty)。

據作者統計,中國政府(含ROC與PRC)共有六次錯失取得琉球(與釣魚台)主權的機會:

1. 二戰結束前羅斯福詢問蔣介石
2. 二戰後ROC取得台灣,但是在1970年之前從未提過釣魚台問題
3. 舊金山合約,ROC政府未提釣魚台問題
4. 舊金山合約,PRC政府亦未提及
5. 美國公佈琉球民政府管轄範圍時,無人提及釣魚台
6. 沖繩返還的過程中,ROC與PRC均未提及釣魚台問題

在這段期間,釣魚台的法定地位為「日本擁有剩餘主權之美國管治地」,管理者為琉球民政府。舉例來說,1955年發生的第三清德丸事件,當時由大陳島撤出的中國軍民,曾短暫停留在釣魚台,結果某日居然向航經附近的日船第三清德丸發砲射擊,美國介入協調後,中國軍民隨即撤出釣魚台。其次則是在1960年代,一家台灣廢船打撈公司曾在釣魚台作業,結果遭琉球當局遣返出境,重新申請入境許可之後才返回島上繼續作業。

簡言之,在1970年之前,兩岸的中國政府從未申索或聲稱釣魚台主權,事後雙方的解釋,大致可以分為兩類,第一是「遺忘」了它為中國領土,第二是「忽略」了它的存在。

六、釣魚台移交日本前後與第二次日治時期(1969年至今)

咸認當今的釣魚台起於1969年一份聯合國報告,指出該區域可能含有豐富石油之後,ROC和PRC這時開始注意到釣魚台的存在。1971年起台灣開始不稱「尖閣群島」而改稱「釣魚台列嶼」,兩岸開始修改課本和官方文件資料,然後在稍後捲起的保釣風潮之中將焦點鎖定為爭取主權。1972年,美日之間完成沖繩返還。該年7月日本總理田中角榮訪中,並主動向周恩來提及釣魚台,但PRC著眼於中日建交,決定擱置。1972年至今,日本有效的管理釣魚台,進行包括租賃、巡邏、登島等業務,並將其畫入日方的航空識別區(ADIZ)。

七、從國際法角度看釣魚台

就國際法角度來看,作者認為中國很可能是最早記載釣魚台者,但始終未曾表達主權意圖,也難以證明釣魚台隨著台灣在馬關條約中割給日本,長達75年的時間對該列島不聞不問,相形之下,日方已有效統治釣魚台一百餘年。中國很難在法理事實上向國際社會說明它對釣魚台的主權主張。

作者將中國對釣魚台的說法歸納為三類,第一是「並非領土論」,第二是「丟棄領土論」,第三是「遺忘領土論」,並表示事實可能比較趨近於第二種說法。

八、釣魚台危機的起源、分析與展望

作者在這一章裡回顧1970–2008年間掀起的四次民間保釣運動,並說明危機直到2008年日本政府決定將釣魚台「國有化」的決定達到高峰。他認為,日本的國有化企圖其實在阻擋鷹派人士石原慎太郎的購島行動,用意是要降低日中衝突,不料中方往另一個方向作詮釋,導致兩國關係急速惡化。

他的結論是,釣魚台問題是歷史所遺留的領土爭議,而不能定義為日本的「侵略行為」,長遠來看應該走向國際法庭仲裁這一條路,各方到法庭上將事實呈現,把道理說清楚。

《尖閣諸島問題──領土民族主義的魔力》

岡田充在本書中表達的立場非常鮮明,他主張國家的界線已經愈來愈模糊,而領土成為近代nation state中少數「可視化」的國家象徵,所以大家都很在乎,政府也利用這一點激起強烈的民族主義。

雖然這本書寫於2012年,中文版出版於2014年,當時馬政府的中國政策早已受到多數台灣民眾唾棄,但岡田充對馬英九提出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仍極為傾心,主張釣魚台可以走「一島各表、特區化」的方向,由日中台三方的石垣市、宜蘭縣和福建省共同成立特區,維持島嶼的管理,並互不否認各自主權的主張。他認為,主權的主張排他性太強,應該從人民利益著眼。

有關日本野田佳彥政府的國有化行動,岡田充認為除了對付暴衝的石原慎太郎之外,也有轉移消費稅和重啟核電等等內政焦點的意味。在釣魚台問題上,日本政府內部則似乎有兩派意見,領導階層聲稱並不存在領土爭議,一向主張事緩則圓的外務省則認為確實存在領土爭議。

整體而論,日方對國有化行動的詮釋是,僅涉及國內所有權轉移而無涉主權,而且實效統治比較重要。北京則認為國有化形同「改變現狀」,同時違反當年擱置此問題的承諾。不過,兩國的媒體倒都是一頭熱的出現煽動言論,甚至鼓吹開戰,使危機雪上加霜。

前面提過了,岡田充身為日本人,許多方面卻不站在日本這邊。他和中國一樣,對日本在甲午戰爭結束前將釣魚台納入日本領土、卻未對國際公告的作法表示質疑。但相對的,他也同意中國數度未對琉球主權表達意見,包括1872年日本的第一次琉球處分,將琉球改為琉球藩,1879年第二次琉球處分,將琉球廢藩設沖繩縣,同時由美國前總統格蘭特提出琉球三分案,以及1880年第三次琉球處分,日本曾提及將宮古島和八重山群島割給清帝國,但清朝拒絕。

總之,岡田的論點相對之下較為理想化(可能也太過理想化),認為人民利益才重要,主權和領土之爭完全沒有意義。他認為沖繩、台灣、與那國島和尖閣群島均屬於跨越國界線的同一個經濟圈,應該從這個方向去思索未來。不過坦白說,現實世界中又有誰能這麼想呢?

岡田在此書中提到的一個事件頗有趣味,但不知是真是假。他說被國民黨政府列為黑名單的史明,曾經由日本飛至那霸,再轉與那國島和釣魚台,偷渡返回台灣。不過這個路線有點奇怪,既然已到了與那國,為何又跑去更遠的釣魚台再回台灣?

隨想

長期以來,釣魚台就是超級敏感的台灣政治議題。無論藍綠,每一個政治人物只要遇上此話題,彷彿不高喊「釣魚台是我們的!」就是賣國,就是放棄領土,就是親日。像李登輝,說了釣魚台是日本的,被盯到滿頭包(當然,他的問題是在卸任總統之後才有此說法)。

但這是正確的嗎?誠然釣魚台攸關漁民利益,然而就事論事,我們真能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這是主權和領土之爭,每一次都要無所不用其極的撩撥國民情緒嗎?說難聽一點,大多數人真的在乎釣魚台是不是台灣領土嗎?

國際社會縱然講實力、比拳頭,同時也要論法理、求證據,不是只要在每一次發生漁事爭議時,派軍艦出去護漁,和日艦互相噴水,或是讓某些人發動船隊去拚登島,就可以解決的。台灣政府和政治人物每次處理類似爭議,老是把它當內政問題處理,純粹為了彰顯國家之志氣、平息民族主義的呼聲,長久下來成為一個惡性循環,並沒有解決問題的本質。

釣魚台究竟是誰的,是一個要好好研究的大問題,不是大聲就會贏的。退一步說,縱使釣魚台是我們的,我們的國防實力能不能有效防衛,我們的政府是否有辦法在領土疆域內執行公權力,又是另一個問題。這方面,台灣在釣魚台和南海面臨的問題有點類似。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