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起飛之前:Vince Carter前傳

NBA迷今年遭受三大球星退休重擊,不過,距Vince Carter退休之日大概也不遠了。我的直覺是,球迷對於Carter退休的感受,恐怕會和Kobe、Duncan和KG有點差距,不過反過來說,Carter在巔峰時期的鋒芒,說不定也是這三人無法企及的。這是Vince Carter成名高飛前的故事。

==

(原文寫於2001年1月10日)

進入NBA短短三年不到,Vince Carter在NBA球員之中已經贏得「半人半仙」(Half human, half amazing)的尊稱。他在NBA中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然而Carter如何由一個住在佛羅里達州的無名小子成為全球巨星?Carter的前半生,或許你有興趣知道。

國境之南的孩子

Vincent Lamar Carter,現在我們熟知的「加拿大飛人」,和許多黑人球員一樣,並不是出生在富貴之家;但和其他黑人球員不一樣的是,他並不是在單親家庭長大。Carter來自佛羅里達州的Daytona Beach的一個中產階級家庭。母親Michelle Carter-Robinson和繼父Harry Robinson都是投身教育事業多年的老師,至於他的生父,雖然還在「美國某個地方」,卻從來未曾有機會參與Carter的一生。

Michelle表示,她對待Carter的方式,和其他孩子沒有任何不同──即使她後來慢慢了解到:這個獨具天份的孩子有可能成為佛州高中史上最傑出的運動員。而她也擅於利用引導的方式,讓Carter遠離犯罪和其他誘惑。

高中時期

想當然爾,體能條件特優的Carter自小就在許多體育項目中展露才能,小學六年級,擔任四分衛的Carter就把校隊帶進全美冠軍戰,有趣的是,他們的冠軍戰對手就來自北卡州的Chapel Hill──未來Carter的母校北卡大所在地。此外,他的排球也打得不錯。

籃球卻始終是Carter的最愛。小Carter跟隨老媽上街購物時,還堅持一定要走在老媽後面一段距離,他才能「運」著想像中的隱形籃球。舅舅Oliver Lee則是他幼年時期相當重要的人物之一,Oliver大學時代效力Marquette,曾是該校1981年的得分、籃板王,後來在第四輪為芝加哥公牛選上。Carter回憶,雖然Oliver教他打籃球時,他還沒進小學,但Oliver對他的影響確實不小。

音樂天才?

Carter並不是只懂得打籃球。當老師的媽媽為了不讓Carter只專注在運動上,一直鼓勵他多嘗試各種不同的事物,她說:「我隨時讓他保持忙碌狀況,以免一閒下來就惹麻煩。」

在Mainland高中時,Carter的平均成績GPA有3.1,同時是學校樂隊的指揮,有時也玩玩低音薩克斯風。他過人的音樂天賦,使得他在畢業前就收到Bethune-Cookman和佛羅里達農工(Florida A&M)兩所大學的獎學金邀請。時至今日,Carter仍會在閒暇時吹吹薩克斯風。

Carter深以自己曾擔任樂隊指揮為榮,他表示,樂隊指揮並不像一般想像的那麼容易。一般人看到的只不過是他們出隊時在美式足球場上演奏的模樣,一個好的樂隊指揮需要具備優異的音樂素養、協調與領導能力。事實上,Carter跨學區就讀Mainland高中,正是為了能夠加入繼父指導的樂隊,而非看中Mainland較強的籃球校隊。

前北卡大教練Dean Smith在爭取Carter入學時,曾發生一件有趣的事。由於當天Carter必須和樂隊在足球場上進行排練,Smith和他的助理教練們被迫呆坐在足球場旁的車上,足足等了兩個小時之久。

15號的來由

話題回到籃球。Carter的國中時代,Michael Jordan已是家喻戶曉的風雲人物,自然而然的,每個球員都想穿上球隊中的23號球衣,Carter也不例外──雖然他知道自己可能搶不到這個背號。此時,老媽的一句話改變了他的想法。

Michelle告訴他:「如果你選擇另一個背號,讓它成為大家以後搶著要的號碼,會讓我更以你為榮。」就這樣,Carter選了15號。時至今日,Michelle回想起來,竟然在Carter的15號中找到一個巧合。她說:「1加5等於6,羅馬數字的6是VI,難怪後來有許多人叫他VI──Vince的簡稱。」

Carter並不像Jordan一樣,一度被高中校隊除名,不過,他也不是一開始就聲名大噪的球員。高中教練Charlie Brinkerhoff表示,Carter總是第一個到球場練球,最後一個離開的球員,有時他甚至必須要把籃球從Carter手上搶走,叫他回家,Carter才肯罷休。

高中歲月

自92年夏天起,他開始訓練自己運用左手的能力,後來在兩次右手手腕受傷時意外派上用場。93年夏天他在參加佛羅里達州大一個夏令營時,全場用左手投籃,投進五個三分球攻下34分。94年12月他的右手又受傷,在Beach Ball Classic高中籃球對抗賽的一場比賽中,最後三分鐘內罰8中4,一次扣籃外帶一記火鍋,為球隊拿下勝利。Carter開玩笑的說,現在他唯一無法用左手作的事,可能是吹薩克斯風,「不過,說不定有一天我真的會嘗試!」

Carter高二時平均一場攻下20分,在高二升高三的夏天,他參加了不少全美知名的高中籃球夏令營,在Five-Star、NIKE Camp和Kevin Garnett、Ron Mercer等明星球員交手之後,他的信心、球技都迅速起飛。高三那年,他的平均上漲為25分、11個籃板,Mainland戰績為30勝2負。雖然他偏愛打後衛,但為了球隊需要,他遵照教練指示,主打前鋒。教練Brinkerhoff表示,Carter始終是團隊至上的球員,比賽中也非常專注,不像其他球員會不時瞧瞧觀眾席中的家人或女友、辣妹。

Carter高中時代最驚人的一場佳作,發生在高三對上Jacksonville Mandarin高中的佛州高中錦標賽前,Brinkerhoff告訴Carter,他希望Carter此役暫時拋棄「不能自私」的想法,全力以個人表現帶領球隊獲勝。於是,Carter全場攻得47分、13個籃板,其中包括6個三分球、7記扣籃,上半場就拿下35分。

Carter「不自私、不求個人表現」的想法,在95年NIKE Camp的扣籃大賽中也展現出來。當時他和Corey Benjamin、Ronnie Fields被喻為全美高中三大扣將,但是他最後並未參賽。Carter解釋道,參加夏令營最主要的目標是以球技吸引各校的注意,而不是以扣籃來滿足觀眾,他並不想搞錯真正的目的。其實大多數人都應該會同意,Carter即使不參賽,光靠著賽前熱身時的扣籃,就已經是公認的扣籃冠軍。

此時,對於這個出身佛羅里達州,能跑擅跳,才華洋溢的高中生來說,他的高中籃球生涯只剩一件事尚未作到:拿下州冠軍。要完成這個使命,高四這一年是最後的機會。

高四終獲州冠軍

高四這一年,Carter在Daytona的名氣直逼當地每年最有名的賽車Daytona 500。Carter以平均22分、11.4籃板、4.5助攻和3.5阻攻的成績,率領Mainland高中順利奪得佛州6A級高中冠軍,並靠著不可思議的飛行能力贏得「UFO」的綽號。有一場比賽,他的成績是難以想像的26分、16籃板、8助攻和17次阻攻。球季結束,Carter獲PARADE雜誌和麥當勞選為全美高中明星球員,同時在全票33票中囊括29票,當選為佛羅里達州的「籃球先生」(Mr.Basketball)。

Vince Carter的名氣逐漸在全美擴散開來,甚至傳到了NBA──雖然當時並沒有引起太多注意。任職暴龍高層的Bob Zuffelato表示,Mainland高中體育室主任Dick Toth正好是他的好友,Toth一直不厭其煩的告訴Zuffelato這個孩子有多驚人。Zuffelato說:「當時我們不像現在,派出專業球探緊盯高中球員,不過在Carter於1995年進入北卡時,我們對他已經相當了解。」

Carter在麥當勞全美高中明星賽扣籃大賽奪冠,6記扣籃均為70分,創下史無前例的420分滿分,同時擠入奈史密斯全美高中年度球員最後候選名單。全美的籃球名校,特別是佛羅里達大學、Duke、北卡和佛羅里達州大,都將他列入優先爭取名單。當時任教佛羅里達的教練Lon Kruger(現在亞特蘭大老鷹),更是四度親臨比賽現場觀看Carter(NCAA上限為四次)。最後,在籃球和學業的雙重考量之下,Carter選擇了北卡大──這個讓他籃球生涯如火箭般一飛沖天的地方。

和Smith的初次接觸

Carter進入北卡大之時,北卡正進入重建期。先前的兩名主力:Jerry Stackhouse和Rasheed Wallace,打完大二即棄學投入NBA,換句話說,北卡每場球少了51.3分和19.3籃板的貢獻。但新鮮人Carter相信,在Dean Smith的領導之下,北卡大應該能維持強勁的實力。

然而,初次和Smith談話,Carter就傻眼了。在第一個小時的談話中,Smith只是告訴Carter,北卡大擁有多麼優良的師資陣容和學習環境。籃球?一個字都沒提。Carter回憶道:「第一次和Smith教練談話,我真的傻了,他完全不提我球打得如何如何,也沒提我是否會先發、上場時間有多少。後來我才知道,這就是Smith的個性,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北卡三劍客:Jamison、Carter、Okulaja

一個小時之後,Smith終於提到籃球了。但是他並沒有保證Carter會先發,也沒有稱讚Carter是一名多有潛力的球員。他只說:「以你的能力而言,如果認真努力的練球、不斷成長,我想你有機會打進最後四強。」

1995年級的高中應屆球員中,有著今日不少頂尖的明星球員,除了Carter,還有Kevin Garnett(直接進入NBA)、Ron Mercer(Kentucky)、Shareef Abdur-Rahim(柏克萊加大)、Stephon Marbury(Georgia Tech)、Antawn Jamison等人。北卡除了Carter,也由鄰近夏洛特市的Providence高中招收了另一名不錯的球員:Antawn Jamison。Carter、Jamison和德國籍的Ademola Okulaja三個大一同梯,馬上成了焦不離孟的好友,在校園中被稱為「三劍客」(Three Musketeers)。

三人之中,受益最大的顯然是Jamison。雖然Jamison也被部分雜誌選為全美明星,但是他的名氣遠不如Carter響亮,也不像Carter一樣,一場球都還沒打,就被冠上「下一個Jordan」的名號,壓力沈重。Okulaja說:「有一次我們結伴去看一場北卡大美式足球賽,竟然有人對Carter說:『你是我們的new god』,真令人難以置信!」

失望的大一球季

大一的Carter,順利登上北卡的先發名單,這在Smith執掌下的球隊是個不得了的成就。出乎意料的,Carter對Smith的系統戰適應不良,上場時間急遽下降,更慘的是,高中時代名氣不如他的Jamison、Okulaja,卻有越打越好的趨勢。

Smith表示:「當時每個人,包括Carter自己,都對他有著過度、不切實際的期待,這也是一般高中明星球員的通病。其實我覺得他打得還好,慢慢的看得見進步幅度,但是每個人卻都想知道他出了什麼差錯,造成他更大的壓力。」Carter自己也說:「有時我想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有時我則想把這個問題拋到九霄雲外,不去管它。我要求自己接受逐漸減少的上場時間,現在回顧起來,這件事讓我的心智更加堅強。」

這令人失望的一年,Carter以平均7.5分、3.8個籃板結束了大一球季。

96年的大一暑假,Carter決定不讓過去一年的挫折再度發生,他每天由場上各個不同的地點投籃至少500次以上,也偶爾打打鬥牛,加強自己的弱點。他不希望自己是球隊中的負面力量,必須能發揮正面貢獻才行,也不希望自己在場上得過且過混日子。他發誓:無論球賽還剩20分鐘或是只剩20秒,我都要聚精會神力拼到底。

大二:一鳴驚人

大二球季,Carter果然有大幅的成長,前10場球平均13.8分、4.7籃板,北卡則交出9勝1負的戰績。不過他在ACC球季開幕戰對Wake Forest一役臀部受傷退場,北卡大敗作收,接下來又連續輸給Maryland和Virginia,寫下Smith接掌北卡35年以來,首度在ACC球季開季三連敗的羞恥紀錄,一時之間全美譁然。

傷癒之後,Carter重新出發。2月20日再度遭遇Wake Forest,Carter投10中9攻下生涯新高26分,率全美排名12的北卡以74–60重挫Tim Duncan領軍的Wake Forest(排名第4),也報了ACC開幕戰以57–81敗戰的一箭之仇;上半場,他就砍了21分。

在這場球之後,Carter上半場接獲控球Ed Cota傳球的一記alley-oop扣籃,成了ESPN不斷重播的精彩動作,全美球迷也重燃對Carter的興趣。Smith倒是表示,他對Carter在防守上的成長,比對Carter的滑翔能力來得高興。

進入六十四強錦標賽,北卡連連過關斬將,在四強準決賽碰上Arizona之前,北卡已經贏得16連勝。北卡一開賽就銳不可擋以15–4領先,其中13分由Carter一手包辦。Arizona當時的中鋒A.J. Bramlett表示,開賽不到10分鐘,感覺好像Carter已經在我們頭上連扣了12次籃。好景不常,Arizona在下半場調整防守緊盯Carter,Carter在下半場只拿下全場21分中的6分,北卡下半場的命中率低達2成82,最後以58–66落敗。

Carter對結果感到失望,但同時,他也對即將到來的97–98球季引頸期待。他希望,這會是自己登上巔峰、發光發熱的一年。

名氣暴漲的一年

97–98球季伊始,Carter就率北卡創下驚人戰果。Carter獨得22分,在Great Alaska Shootout第一輪,全美排名第4的北卡以109–68砲轟排名第7的傳統名校UCLA;這是UCLA校史上輸分第四高的紀錄。

接下來是綿延數月之久的Carter Show,Carter在ACC例行賽中平圴15.6分、5.1籃板,命中率高達5成91,他那劇力萬鈞、難以置信的扣籃,一整個球季都被ESPN的Sportscenter強力放送。球季結束,他獲選ACC明星第一隊與全美明星第二隊。

Carter在六十四強錦標賽中更上一層樓,平均18.2分、5.8籃板。第二輪對上北卡夏洛特分校一役,他在下半場和延長賽攻進全場24分中的17分,全場投15中9,三分球投5中3,外加7籃板、2抄截、2助攻、0失誤。他在延長賽中的一記火鍋,更是北卡以93–83獲勝的重要關鍵。這場勝利,也讓北卡在18年中第16度打進甜蜜十六強。

八強戰遭遇全美排名第2的UConn一戰,是Carter大學生涯的另一場重要戰役。Carter向來以進攻能力聞名,但此役他的緊迫防守使得UConn主力射手Richard Hamilton投21只中5,使他的防守能力也開始受到大家注意。Carter形容,這場球他以個人的防守封鎖Big East聯盟年度最佳球員Richard Hamilton,對他而言是非常有意義的一戰。

經過千辛萬苦,Carter大學生涯第二度打進最後四強。在大學生涯的最後一戰,Carter火力不減,投16中10攻下21分,並有3次阻攻,然而北卡敗給Utah大學,再度與冠軍戰擦身而過。在這場比賽中,他以一記向右轉身(不同於一般向左轉身)的360度扣籃讓全場球迷如癡如醉,起立歡呼,久久不能自己。Carter回憶:「當時我想著:我該上籃嗎?不,無人快攻光是上籃實在太遜了,好吧,來個360度好了。」

Hello, NBA

在北卡三年,雖未能為北卡贏得冠軍歸,Carter和Jamison在深思熟慮之後,同時決定放棄最後一年的大學生涯,提前向NBA報到。Carter表示,他非常珍惜和隊友相處的時間,在場上奮戰的日子,但有時人似乎也該為自己想想。在徵詢過隊友、教練Smith的意見之後,他大膽的作出棄學抉擇。Carter表示,有家人、隊友和教練的支持,讓他在決定時輕鬆許多。

對ACC聯盟其他各校的教練來說,Carter的這個決定,也讓他們未來一年的日子輕鬆許多。至於Carter進入NBA之後的點點滴滴,現在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公開歷史,就等十數年後Carter進入籃球名人堂的那一刻,再讓我們從頭細數。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