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NBA古早味:被遺忘的對決──J博士對大鳥柏德

對年紀輕一點的NBA球迷而言,NBA的飛人大概是從喬丹起算,無所不能的全能霸主,說不定要往後推到喇叭詹;至於不能不看的個人對決嘛,魔術強森和大鳥柏德應該是聽說過,但只能在Youtube上驚鴻一瞥,張伯倫和比爾羅素是誰,就是個有點難度的問題了。

在80年代初期魔術和大鳥對決的光環下,J博士(Julius Erving)和柏德的對決,其實是非常被忽略的一個組合。事實上,J博士和柏德的遭遇戰,其激烈不但不下於魔術vs.大鳥,也象徵著76人vs.塞爾提克自張伯倫vs.羅素以來的第二時期決戰。

和分居東西兩岸的魔術、柏德每年只能碰頭兩次(例行賽)比起來,老J和柏德球隊同處東區大西洋組,三不五時就要對幹,給予球迷的期待和刺激更加頻繁,堪稱東區的第一大戲。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當時的J博士和柏德對決,可說被NBA總部視為全聯盟最具代表性的招牌對戰。目前以設計電腦遊戲聞名的美商EA,最早於1983年推出的電腦籃球遊戲「Julius Erving-Larry Bird One-on-One」,現在看來當然是很蠢,不過它就是當今NBA Live的前身,可見這個對決被重視的程度。

遠古時代的NBA Live
現在看起來有夠蠢的畫面

J博士早年成名於ABA,那是個我還未進入籃球世界的時代。在ABA倒店之後,J博士終於加入NBA,而到了柏德也進入NBA之後,兩人不可避免的要各為其主,展開「血腥」程度不下於湖人vs.塞爾提克的大戰。

當年塞爾提克和76人是東區永遠不變的列強,1979–80球季兩人首度遭遇,76人在東區冠軍戰以4–2擊敗綠衫軍,挺進總冠軍戰,但在總冠軍戰中敗給湖人。

1980–81球季的一場例行賽,76人在延長賽中以117–113擊敗塞爾提克。此役J博士攻下45分,柏德也不差,36分加21籃板。當季J博士榮獲MVP。到了季後賽,兩隊再度於東區冠軍戰遭遇,76人取得3–1領先,接下來的三戰,被不少專家喻為史上最慘烈的季後賽系列。第五、六戰,塞爾提克分別以111–109、100–98獲勝。第七戰回到波士頓,塞隊再以91–90取勝晉級。最後三場比數只差5分,每一戰都扣人心弦,血腥程度可想而知。

1981–82球季,兩人連三年在東區冠軍戰交手。同樣的,76人在取得3–1優勢後又連吞兩敗。原本大家認為76人又要嗝屁,因為第七戰又要拉回波士頓打。但J博士領導下的76人終於出了一口氣,一向有「塞爾提克殺手」美名的東尼(Andrew Toney)惡砍了34分,J博士29分,76人終場以120–106大勝。可惜的是,76人在總冠軍戰再度不敵湖人。

1983年塞爾提克提前被公鹿直落四克蛋,而76人也因為摩西馬龍(Moses Malone)的到來如虎添翼,橫掃湖人,為老J奪得唯一的一座NBA冠軍。隔年1984年,輪由衛冕的76人首輪爆冷出局,塞隊擊垮湖人奪冠。

這兩年J博士和柏德都未能在季後賽交手,但例行賽惡戰依舊。留名青史的一戰發生在下一個球季,1984年11月9日,球季開打沒多久,博士和大鳥就槓上了。傳說比賽將近終了時,大鳥在場上向博士嗆聲「Hey,博士,42比6」,暗指當時大鳥已經砍進42分,而J博士只得到6分。賽中已經和大鳥肢體衝突無數次的老J,雖然向來以溫文儒雅著稱,此時再也受不了,場上就和大鳥幹起架來,並進而引發兩隊板凳全部出清的一場大混戰。

這場群架精彩得很,最喜歡湊熱鬧的巴克利(Charles Barkley)當然沒閒著,他和馬龍從後方擒抱大鳥,馬龍甚至用摔角的headlock鎖住大鳥的頭,老J一看隊友上來圍事了,很爽,趁機往大鳥臉上連凥三拳,拳拳到位。

結果兩人都遭到驅逐出場並各罰款7500美元,這是J博士職業生涯16年中唯一一次的鬥毆和驅逐出場案例,7500美元在當時也算得上是難得一見的高額罰款。縱然大鳥賽後辯稱,他並未嗆聲「42:6」,此役也註定成為兩人對決史上的經典戰役。

1985年,兩人在東區冠軍戰第四度遭遇。兩隊例行賽打成3–3平手,照理說很有得打,不料綠衫軍毫不留情以4–1終結76人。從此役後到J博士於1987年退休,兩人都未能再於季後賽交手。

通算兩人生涯交手,可說是各擅勝場,例行賽大鳥以25勝23負略占上風,季後賽12–12平手,季後賽系列也各以2勝2負扯平。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