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Midnight Blue:午夜憂鬱四重奏

到底是午夜會激發出人的憂鬱,還是人會刻意將憂鬱留到午夜?也會有清晨憂鬱,例如被老闆或主管飆過之後,也會有午後憂鬱,例如突然覺得自己不適合幹這一行,作了這麼多年到現在還是個庸才,但這都不如午夜憂鬱那麼美、深沈、孤單和悲壯。

直到現在,都還習慣在午夜寫稿,咖啡、寧靜和一點點憂鬱就是最好的靈感解藥。說不定再過幾年,就不會有午夜憂鬱了,因為體力根本撐不到午夜,而會成為和無數爸爸和阿公一樣的,七早八早就上床,然後四點多就醒過來的老伯。

很多歌曲都以Midnight Blue為名,最愛的卻是發行最晚的一首,這首Midnight Blue收錄在Whitesnake主唱David Coverdale在2000年9月發行的個人專輯Into the Light之中。自從發現它之後,可以用愛不釋手來形容。首先當然是Coverdale那堪稱搖滾樂界最佳的聲音,但也包括吉他手Earl Slick在此曲中的表現,其中有幾段riff聽起來很有齊柏林飛船Jimmy Page的味道。

不過最重要的大概是以下這段極為圖像化又帶著詩意的歌詞,令人對此曲久久不忘,彷彿真看到身上還帶著女友香水味的Coverdale,在冷冽夜裡孤單的走在街燈下,既為愛感到心傷,又因為愛而神往,帶著希望。

Under street lights I walk alone
Hiding in shadows from dusk to dawn
The taste of your perfume
On the cold night air
Leaves a sadness hanging over me
The thought of you won’t let me be

最早聽見的Midnight Blue,則是Foreigner主唱Lou Gramm在1987年單飛專輯Ready or Not之中的單曲。這首歌當初在告示牌排行榜上還蠻紅的,也是高中生的我會聽見它的原因。

這首歌很有趣,它的節奏一點也不憂鬱,甚至很輕快。留給人最深印象的則是這一句老爸的提醒──人生的道理很簡單,不是櫻桃紅就是午夜藍。

I remember what my father said
He said “Son, life is simple”
It’s either cherry red or
Midnight blue
Oh midnight blue, oh

就像多數人對於Foreigner只剩下「I want to know what love is」一曲的印象,我對Lou Gramm也只有這首歌的認識而已,但cherry red和midnight blue這個類比卻始終留在心中。人生,真是只有贏家和輸家兩種人而已嗎?

第三首Midnight Blue是最近將要進入搖滾名人堂的老牌樂團ELO(Electric Light Orchestra)。這個團的靈魂人物是Jeff Lynn,風格則是帶有古典味的流行搖滾,唱腔和曲風的辨識度都很高。發行於1979年的此曲,副歌那一段應該是人人皆知,都能哼得出來。

Jeff Lynne
I see the lonely road that leads so far away,
I see the distant lights that left behind the day
But what I see is so much more than I can say
And I see you midnight blue.

還有一首Midnight Blue,主唱者是老牌女歌手Melissa Manchester。這首歌發行於1975年,非常軟調,非常70年代。Manchester表示這是在描述一對感情陷入瓶頸的夫妻/情人,在午夜長談之後,決定再給彼此一次機會。

And I think we can make it
One more time
If we try
One more time for all the old times
Midnight blue

相同的午夜,人人有不同的憂鬱。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Chris Wang’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