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錢志健:駕着哈利去改變22550天人生

48歲的錢志健說話時表情平靜,有點木訥,通電話與他約訪,回答寥寥數字;見面傾談,問答也一板一眼。在香港金融圈,他是在行內出名的對沖基金經理,每天在中環守着電腦屏幕上的數字,密切留意數字的上上落落,謹慎又快速地按鍵決定,這一刻買入,下一刻賣出。

他的專長是槓桿式買賣,用小額資金滾動出大額交易。2008年金融海嘯,上證指數跌44%,錢志健管理的基金卻一枝獨秀,依然保持正回報。「我的工作一定要很小心,資金曲線要長期向上,即使是John Paulson(美國着名對沖基金經理),也試過一年以內虧蝕52%!」

木訥,大概是一向在工作上必須謹慎;但除了有這張「中環人」常有的表情,錢志健其實與許多金融人很不一樣。他的辦公室在中環Soho區蘭桂坊的樓上,下班一族Happy Hour 去樓下蒲吧泡妞,他獨愛一個人駕駛哈利電單車,風馳電掣,迎着海風,一路由中環踩到香港島海邊的石澳。工作之餘,同事都愛飛到外國度假,他就熱衷社會運動,參與2014年的佔領行動,宣誓做「佔中死士」,後來聯手參與佔領的金融人成立「2047香港監察」,說要監察香港社會直至2047年(編按:1997香港回歸時中國政府承諾「50年不變」),最近他便參與區議會選舉,派出會員參選山頂區。

逐利的金融、熱血的民主和瘋狂的電單車有點矛盾地融合在一個人身上。訪問在港島山頂寶雲道進行,錢志健一走近他那架價值20萬、型號 “Dyna” 的哈利電單車就彷彿變了個人,披上皮褸,戴上頭盔,扭動手把,死氣喉立刻發出吵耳的聲響,惹來旁人側目。錢志健耍酷地說,「以前和玩車的朋友在一起,可以不講生意,一走過來就是談電單車,我會同朋友討論,如何將死氣喉弄大聲一點,說一些好傻的事,管理基金未必令我這樣興奮。」

40歲以前,錢志健的人生幾乎只與金融數字有關。他早年在北美留學,畢業後十多年都在彼邦生活,曾在加拿大兩大銀行資產部門工作,以北美及環球長短倉為主打。那時正值九十年代科網股熱潮,每天對着一大堆數字,絞盡腦汁,四點鐘收市時身心俱疲。唯一的娛樂,是放假時駕一個小時車去湖邊釣魚。

「雖然賺錢,但人生這樣,太沒意思。就算再做多20年,分別不大,不如歸去。」錢志健回憶,2000年,33歲的他毅然回流香港,尋找賺錢以外的意義。起初他仍是在中環幹老本行,在全球最大型對沖基金Man Investments任地區主管,日子過得和加拿大時差不多。

改變是從一輛哈利電單車開始的。最初,錢志健只是在股票市場上認識哈利。「出產哈利的公司是世界上其中一個升值最快的股票,87年在美國上市,至今升值超過100倍。」錢志健在北美洲買了哈利的股票,回到香港,買下哈利電單車,40歲那年,他考上了電單車車牌。

他記得第一次騎上電單車時,一向不愛運動的他緊張得要死,太太擔心,還一路開車尾隨其後。但很快,錢志健就愛上這個運動,不過他愛的不是速度帶來的刺激。

「股票市場已經令我見識到過山車的快感,一不留神,闔眼五分鐘,世界已經可以完全不同,可以粉身碎骨,不知飛到哪裏去。」錢志健說,他喜歡電單車帶來的「抽離」,瞬間逃離喧囂中環,一個人在公路上享受四處馳騁的自由。「每天腦力透支,我中午休市後『飛車』入石澳,在那裏吃個午飯,總之是Get away from中環(離開中環),可以說是一個心靈排毒。」

不過他也不總是一人騎行,一大群同樣喜愛電單車的中年男人,是錢志健公路上的戰友,「他們同我一樣都鍾意(喜歡)弄得死氣喉很大聲,Just for fun(只為樂趣),哈哈!」其中一個穿皮褸,鏟青髮型的新潮牧師陳恩明,也跟錢志健一樣,40多歲才駕電單車,兩個中年男人一拍即合,在06年創辦「盼望之旅」(Ride 4 Hope)。

他們每隔數月便和一班電單車發燒友,駕着電單車到世界各地如青海、柬埔寨,以累積里數方式籌款,每次籌款十多萬。他坦承,「籌得款項其實很多都是我自掏腰包,不過也有人看到我的專欄介紹,寄來一張50萬支票。」他說,其實是否籌到錢不重要,最重要是讓人看到 “Hope(盼望)”,所以是“Ride For Hope”(為夢想騎行)。

人生短暫,要爭分奪秒是錢志健的人生哲學。「一生人只有22550日……」他在許多訪問裏這樣強調,這是他假設每人只有70歲,乘以365日算出來的。「善用時間的話,可以減少人生中跌跌撞撞亂闖的時間。」

我的金融界朋友都說看不到香港的未來,香港還行嗎?我覺得香港在倒數,只剩下32年,究竟怎樣捍衛這個地方?
錢志健

他用同樣的思路思考香港的將來,同樣覺得一切要爭分奪秒。2013年,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及基督教牧師朱耀明提出在香港發起為爭取真普選的佔領中環的運動,錢志健也與一眾金融界人士組成「佔中金融組」。2013年4月28日,「佔中十死士」首次現身,錢志健又是其中之一。

「當時走出來,是要保衞香港的核心價值:法治、人權、公平競爭。我的金融界朋友都說看不到香港的未來,香港還行嗎?我覺得香港在倒數,只剩下32年,究竟怎樣捍衛這個地方?」錢志健回憶說。

但自那日起,本來只在報章財經版出現的錢,開始被左派報章砲轟,內地《環球時報》文革式開罵:「挾洋自重」、「輕狂犯忌」,說他只是「香港金融界的小人物」。得罪北大人,這一步是否走得太不明智?

但錢志健似乎不太介意,後來反而越走越遠。2014年,錢志健將佔中金融組改組成「2047香港監察」,目前約有150名成員,最近更派成員參選區議會。11月15日,他開着車到香港山頂,車上插著區議會候選人的黃色旗幟,為一位倡議真普選的候選人宣傳。

走到人生下半場,錢志健覺得流言蜚語不再重要。他常常想起自己早逝的父親。「我的父親是西醫,可惜能醫不自醫,因為工作過勞,有喝烈酒減壓的習慣,後來中了風,42歲已經離世。當時我只有7歲,令我覺得時間很寶貴,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費。」最近他開始將父親早逝的事實逆轉思考,「幸運的話可以活到70歲,不幸的話,我隨時都會死。投資生涯十年如一日,其實沒多大意義,特別當我進入了人生下半場之後,感覺更加強烈。」

(編按:下周起,錢志健將會為端傳媒撰寫專欄《對沖心道》,為讀者講述投資心得。)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theinitium.com.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Chrìs MH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