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行里 17鄰 廖福田鄰長

By J

這天,我們來到景美街199號,與在地的廖福田鄰長有約。

自鄰長的爺爺開始,在景美頂街居住已經一百多年了,而今年已經77歲的鄰長,身體仍十分硬朗,相當健談的與我們聊起景美頂街過去的種種大小事。


過去景美頂街就如同迪化街一樣熱鬧,是商人群聚的地方。

像隔壁的許家,因為這邊過去有圳道經過,水很適合釀酒,且酒裡還會有蝦子,就以此為酒的招牌,並賺了許多錢。

再隔壁的六層樓、一樓是318咖啡的那棟建築物,過去是賣鹽的鹽館,直到傳到第四代,政府蓋了木柵路後,才蓋起了現在這座大樓。他們還擁有木柵路從景美街到景文街那一段的土地,最近也有聽說要進行都更。

對面(約是132號)則是前里長張水柳的祖厝。他們家族原本是木柵人,自從他爸爸來這裡開藥店之後,就定居在這了,張水柳過去則是從事養鴿業,也因為這樣賺了不少錢。

至於我們現在位於的199號,原本的地主過世之後就成了無主地,很久沒有人管理,所以鄰長的朋友就佔進來住。這棟房子也已經很久了,整棟都是用杉木蓋的,不過之前ㄧ塌過,是社會局來協助重建的。


過去景美的瑠公圳一路通到三張犁,每年七月都會清圳,把底下淤積的泥沙與垃圾清理乾淨。而今日的景興路,過去也是一條水圳,稱為「後圳」,是瑠公圳的支流。

以前下街的圳地勢比較低,頂街比較高,水會一路流過去。水圳裡什麼都有,像是鰻魚、螃蟹等,當下雨,水位漲起來的時候,就會有很多人來撿水產回去煮。

另外,以前景美溪水質也不錯,下午三、四點的時候,溪邊就會有很多大人小孩,一起抓蛤蠣蜆仔。

溪上過去也曾有座形狀像台灣的小島,上面有草舍,有人會在那邊划船載觀光客。不過現在溪變淺,也沒有辦法再划船了。


說到市場,鄰長說,現在景文街的停車場那附近,過去曾是頂街最早的菜市場。

但以前在加油站那邊,曾住著一位高魁元,是過去的政戰部主任。(註:曾擔任國防部長。)他住在這裡時,每週末將官都會來這裡開會,使得頂街這區必須要封街,不能做生意,也因此市場才慢慢擴散至下街。

這裡也有三間老餐廳,分別是南芳食堂、義興樓、以及目前車前路那邊新蓋起的三十層大樓的對面、一間叫「大頭」的餐廳。只可惜的是,目前只剩義興樓還有繼續營業了。


鄰長說,下街的生意大多都是外地人來經營的。像從大坪林、木柵,甚至是三峽來的都有。

但這裡的夜市仍然輸台北很多其他的夜市,以前曾經向里長反映過,是不是可以把一部分的攤販移到頂街這邊,疏通現在過擠的人潮,讓大家能逛得更舒服。

但訊息似乎沒有傳達到自治會那邊,鄰長說,自治會有太多頭,大家都只想佔高位收錢,卻都忽略了在地發展,覺得相當可惜。

鄰長也說,下街那邊過去很多都是集應廟的土地,像是現在廟前面那一塊,過去也是集應廟用一年兩、三百塊的價格出租的。不過最近集應廟跟那些攤販在打官司,因為集應廟想要將那些地收回來,作為廟前面的牌坊、以及供進香客停車之用,但因為賠償金談不攏,所以還沒有辦法順利開工。


說到集應廟的慶典,鄰長回憶,過去每年農曆十月十五,集應廟都會有盛大的遶境活動,而頂街的「文義軒」跟下街的「文樂軒」也會出陣頭跟大尪仔,頂街出的是魏將軍,下街則是謝將軍,那段時間的慶典都辦得非常熱鬧。

之後,文義軒跟文樂軒合併成「義樂軒」,除了景美在地的節慶有演出外,也曾去過台南演戲,鄰長的哥哥與爸爸都曾是義樂軒的小生。只是,很可惜的是,隨著地方老人凋零,這些陣頭也漸漸失傳了。


說到頂街的大事記,鄰長最有印象的,是在民國63年,端午節前後發生的氣爆。當時氣爆的位置是一間旗袍店,就在現在鄰長住的地方(景美街151號)隔壁。鄰長回顧自己是比較幸運的,自己與媽媽都只有受到輕傷,但那場氣爆波及了週遭五六棟房子,也造成八人過世,其中三人是氣爆那家的人,其他包括在門口玩尪仔標的小孩、來買菜的外省人等,鄰長過去當消防時的換帖兄弟,也因為進去救人,也不幸身亡。

氣爆並沒有讓鄰長家有太多受損,但仍被別人舉報是危樓,也因此他先搬到了對面的134(或136)號,之後才重新把現在住的房子(151號)重建起來。


附近的阿姨與我們說,這位鄰長已經做了好幾十年,對於在地的歷史相當熟悉,也相當盡責地在執行鄰長的職務。我們想,就是因為有這樣在地認真打拼的小人物,這些在地的重要歷史與珍貴記憶,才能繼續的被流傳下去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