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應廟福伯

by TT

第一次去集應廟裡向福伯詢問哪時可以約訪,他用中氣十足的音量跟我們說著要去唱歌了,若是要訪問的,下次來保證可以講很久的。「平常我是都七點就來廟裡,但是你們可以晚一點,就八點吧!」原先對廟公的印象都是話較少而眼裡藏著許多我們不知的事物。結果沒想到福伯是個樂於分享、樂於談天的樂天爺爺。
 
 講起家裡小時候,那片兩千三百四十坪的竹子田,天未亮就被挖起來上山採竹子,從國小畢業十四歲做了四十年到土地被徵收之後,是佔據福伯一個很大記憶片段的時光。而說起小時候所接受的教育,他是讀日本書長大的,會說著一口還算流利的日文呢!之後還有個小插曲是,福伯跟著廟裡的人一同去日本北海道遊玩,因未在同伴面前講過日文,第一次看到福伯利用日文與當地人攀談時,大家也都嚇了一跳啊!但之後因為家境不盡理想,所以在國小畢業之後,就沒繼續唸了,但令我們驚訝的是,福伯卻可以輕鬆背出各種艱鉅的姓氏串以及從宣統光緒的集應廟起源講到現代,原來是因為福伯的爺爺自己教會了他關於四書五經以及當時的上課教材,我想也是因為有著爺爺的陪伴,才引起福伯對於學習的求知渴望,到了他現在這歲數,仍不忘告訴我們要好好的去多聽多看,也真正體現的所謂的活到老學到老。
 
 福伯一天的行程約莫是一早七點來廟裡之後,管理統籌著廟裡的那些大小事,小至哪時有活動開辦,大至文山大拜拜時要走的路線,另外也會替廟裡錢千的人們解籤,聽他講著那些籤,真的是打從心底佩服到底需要多少的知識量才能在第一時間就告訴求籤人那文言文似的籤條在訴說著一段什麼樣的命運。而福伯另一有趣的身份是「地理仙」,也是因為對風水這塊有興趣開始自己摸索學習,現在則是利用這些來創造一些小的收入,不無小補。下午則會前往各大卡拉OK過著令我們十分嚮往的清幽的日子,與老友好好地唱幾首歌,再回家休息,訪談時,聽他講著這些過去,眉宇間透露的一種與此為榮,一種心尚未老而熱愛自己生活的樣態。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