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自星星的傻瓜》

一言以蔽之:如果你喜歡《三個傻瓜》或《心中的小星星》的話,那麼我十分推薦《來自星星的傻瓜》!

先談談這部電影的主角ㄧㄧ阿米爾.罕,他最為台灣觀眾作知的作品是《三個傻瓜》和《心中的小星星》。阿米爾.罕成名很早,23歲時就拿下印度奧斯卡獎之稱的Filmfare最佳新人獎。而他也藉由他的知名度,企圖為印度社會帶來改變。我看過他三部作品:《三個傻瓜》、《心中的小星星》和《來自星星的傻瓜》都是緊扣某個社會議題,利用搞笑但不悖離事實的方式,把其不合理的地方傳遞給觀眾。阿米爾.罕亦於2012年主持電視節目「真相訪談」,將各種社會議題,如兒童性騷擾、印度嫁妝問題、殺蟲劑濫用、種姓制度等,以寫實的方式表現出來。

2013年,時代雜誌將他選為全球百大影響力人物,並以「印度的良心」為他作題:一個演員能否改變一個國家?

《來自星星的傻瓜》的核心議題是「宗教」。但和《三個傻瓜》一樣,電影的風格輕鬆搞笑、再搭配上寶來塢式的歌舞劇。而且以對白的機智風趣以及愛情元素的深度而言,這部片比起《三個傻瓜》是過之而無不及。就算略去背後的議題不談,這部電影仍是娛樂度很高的爽片。這些特點再配上劇情的內容,讓阿米爾.罕的作品在國際主流大片中佔有獨一無二的位置。

— — — 防雷線 — — — 
.
.
.
.
.
這部電影讓我聯想到,我幼稚園時有個很不解的問題。農民曆都會寫每一天適合做什麼事(宜)或者不適合做什麼事(忌),不只那些,農民曆還記載了各種民俗習慣和禁忌。我問長輩,如果不小心違反了怎麼辦?(比方說,我好像指了月亮不少次,囧)那時得到的回答是:「不知者不罪」。原來,是否會有人代替月亮來懲罪我,是在「知道」的當下突然改變的,0.0。

因為各種機緣,我和佛教、基督教都有一點點的接觸。這一了解就沒完沒了,各種規範,有些還彼此矛盾,全部出現了。比方說佛教認為殺生會造業,基督教則不限制教徒吃肉。於是乎,我小小的心靈就產生了疑問:「佛教徒以外的葷食者會不會有因果業報呢?」

但同時,我又受著「不要質疑別人的宗教」、「不要和別人聊宗教和政治」、「宗教不能用理性去理解」等等的「教育」,對於宗教戒律的疑問也就放在心中,不去想它就是了。

到了國中時,看到達賴喇嘛的一段話,為我內心裡不同宗教的衝突給了初步的答案。

巴西的神學家Leonardo Boff問達賴喇嘛:「尊者,什麼宗教最好?」達賴喇嘛問答:「如果一個宗教讓你更接近上帝,讓你成為一個更好的的人,那就是最好的宗教。」

當我在這篇影評時,發現了達賴喇嘛寫得一篇文章,幾乎統合了我對「不同宗教之間的衝突」目前的立場。
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236
(一般而言,我相信所有世界的主要宗教都有助益人性和培養好人的潛在能力。………如果我們能注意到這些要點,就很容易能尊敬和承認異於自己的宗教傳統之價值。)

回到電影本身,《來自星星的傻瓜》利用一個對地球文化完全一無所知的外星人的視角,來檢視不同宗教之間的差異。雖然電影PK(電影主角)利用理性和邏輯再再向宗教領袖提出質疑,但我認為主角最後的結論並非質疑宗教或是提倡無神論(甚至阿米爾.罕自己就是位穆斯林),而是質疑打著宗教之名,行商業之實的騙局。

就像PK最後在電視台直播時所說:「我相信創造我們的上帝,但我不相信你(教主)所創造的上帝。」

但另一方面,雖然教主在片中被塑造成斂財的角色,但扣除他斂財的部份,他在電視台為自己辯護時所說也非完全無理。他認為「宗教是人類的心靈寄託,在推倒一個人心中的上帝時,也可能同時推倒他心中的希望。」

在台灣,擁有宗教信仰的人口比例並不多,於是「唯物式」的科學主義也幾乎和「理性」畫上等號。但推論到底,整個科學理論體系的真確與否,其實也根基於「相信(belief)」之上。

總而言之,我想,無論是已有宗教信仰者,或是純粹相信科學理論的無神論者,在《來自星星的傻瓜》中,都能在電影中隨著主角的提問、辯論、結論中得到反思。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