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橋上的魔術師》與短篇小說

其實,我不是一個愛看小說的人,看過的小說也很少。最近剛好接連讀到托爾斯泰的《托爾斯泰短篇小說精選》和吳明益的《天橋上的魔術師》兩部作品,讓我對短篇小說的渲染力刮目相看。

短篇小說最明顯的特色就是篇幅很短,一、二十頁的範圍半小時內就看得完了。而從這兩部作品,我覺得短篇小說最迷人的魅力之處在於「急轉直下、絃麗而止的結尾」。有時,僅僅一頁之內,轉折,衝突,省思,結尾。好幾次,讀完一則故事之後,我必須放下書做點其它事,才有辦法整理好思緒閱讀下一篇故事。


在《天橋上的魔術師》的封底,有段小說家黃春明給的評價:

難得看到小說呈現得這麼立體,這麼有現場感。如果作者單是在制式下的教育成長,而欠缺廣泛的生活教育的話,人性在各種場域的面貌是呈現不出來的。

的確,《天橋上的魔術師》十篇故事當中,許多角色的經歷是我在日常生活圈中不曾,也不可能接觸的。當我試圖爬梳記憶,有許多令我驚嘆的人生故事是在短短40天中遇到的。

一個旅人與女朋友交往多年,女友外遇了,他選擇原諒。他輾轉得知女友在酒家上班,他衝去酒家希望她不要在那上班,但是沒有成功。前些日子,他得知她與另一個男人結婚了。

一個阿伯沒有結婚、沒有小孩,一年365天日日待在旅店。他沒有休假,旅店也沒有其他員工。他一個人包辦旅店從上到下所有工作。他的生活就是這家旅店。

一個男子和男朋友交往,他已經在工作了,但他男朋友還只是個學生,生活並不富裕。他們約好要一起存錢,存夠了錢,就一起出國。只是,當錢存夠了,他們卻分手了。最後,他選擇將存下的所有錢給了前男友,希望他出國玩得開心。

一個父親在兒子學業、工作都不如他預期,爭執不斷之後,他不停地抓著路上經過的人訴說他的心酸,一邊不停地說:「我兒子其實很乖啦…」

一個在台北工作的婚紗攝影師,因為覺得工作少了些熱情,決定走上徒步環島。經過了台東時,愛上了這個地方,便在那經營起背包客棧。

一個單親媽媽,離婚後孩子搬出去與父親同住。但她又捨不得原本住的透天厝,於是將多餘的空間規畫成背包客棧。但客棧只是她的副業,她白天有另一份正職的工作,晚上則忙於碩士學位。


我與這些人多半只有一面之緣,今晚見著了,明天又各自往不同的路程邁進。但或許正因為這樣,所以我們才敢把記憶中最脆弱的部份告訴一個過客吧!

我在想,若是我忘了是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遇見了這些人生故事,恐怕我會以為這是我讀過的某篇小說吧!因為只有一面之緣,我只認識這個人的一小部份,卻聽見了他們經歷中最衝突的部份--就像一篇短篇小說一樣。


別被我上頭的話嚇著了,《天橋上的魔術師》不是本憂暗的書,但也不是那種看完後鼓勵你積極向上的大道理。它就是,很真實,又彷彿不太真實,但很溫暖。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鍾豪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