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的意義與《朝聖》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作者--保羅.科爾賀,於1987年踏上了位於西班牙法國邊境的聖狄雅各之路。結束後,將歷時56天,徒步830公里的經歷寫成《朝聖》一書。《朝聖》出版的隔年,他完成了《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兩本書我都看過。如果說《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是保羅.科爾賀寫作的頂點,那麼《朝聖》就是跳躍前的深蹲。以故事一氣呵成的流暢度而言,《牧羊少年》更勝一籌,但《朝聖》的字裡行間中,已可看出作者許多在牧羊少年想呈現出的思想。沒有《朝聖》,我想也就沒有《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這本大作了。

保羅.科爾賀的《朝聖》和雪兒.史翠德的《那時候 我只剩下勇敢》,一個是修練、一個是療傷,但都試圖以徒步旅行去完成他們的目的。所以就來談談徒步旅行有什麼不同於其它方式的特別(恐怕不能說是魅力)之處吧!

徒步旅行真的是一種很慢、很慢、很慢的過程……。

因為很慢,所以通常也很久。據說,養成一個習慣要需要二十一天,那麼我想拋棄舊有的生活步調大概也需要那麼久吧!光是我親自遇到的徒步環島客,從27天到90天的人都有。到熱帶島嶼渡個五天的假,可以暫時忘卻煩惱。但這頂多是原有生活的一個逗點而已,回到工作崗位上後,很容易又回到原有的模式。而沉澱和改變是需要時間的,去了陌生的地方,經歷了不習慣、適應、想家之後,逐漸融入旅行的節奏中。這時,再回到原有的生活中,才會有不同的體悟吧!

因為很慢,反倒有足夠的「腦力」讓你在一路上思考。它必須自己背著行李、日曬、腳痛,這部份的確累,但它的累不是讓你氣喘吁吁,或是還需留意週遭景物的累。無論是騎單車、開車,總得分些心思給路上的狀況,若是開車開到「出神」了,這恐怕不是什麼好事。但徒步因為慢,肉體上的累不至於讓你暈頭轉向,而路上的變化也不需要你時時關注眼前的路況。但又因為走路,也沒辦法做些其它需要專心的工作,就只能邊走邊想,這樣投入的程度,反而是平時打坐、去郊外散心不容易給你的。

最後呢,因為徒步客不多(雖然在台灣,徒步環島好像漸漸變成流行了),所以比起其它旅行方式更容易引起別人的側目和好奇。尤其一路上不斷質問自己:「我幹麼沒事跑來走這種路」、「我隨時都可以打包回家」時,這樣的自我詢問,也更容易激發出不同的體悟了。

BUT!台灣的城市實在太密集了,在一路上滿滿的7–11之下,以上的特色大概會打個79折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