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地救援 The Martian》

以太空、星際為題材的電影一直都不少,而《絕地救援》的特色在於,它的原著《The Martian》是由工程師所寫,所以這部電影的劇情基本上都是符合當今的科學範圍。不可否認地,這個特色對於我這個科學控而言,是個很大的吸引力。我覺得這部電影在情感、節奏上處理得很好,整部沒有冷場的地方。但在劇情上就稍微平淡些,沒有太出人意料的部份。總之,如果你是喜歡《星際效應》的人,這部大概也會看得很爽、很感動;不是的話……就直接往下看影評吧!XD

— — — 防雷線 — — — 
.
.
.
.
.
這部電影我最喜歡的地方是它的情感,其中有兩個片段已經讓淚水在我眼眶打轉。第一個是Lewis的團隊繞過地球準備回火星時,團員們能和家人「即時」通訊的片段。任何太空旅行都是充滿風險的,對於剛大難歸來的五個人,好不容易回到地球,卻得再度走上四百多天的太空航行。雖然導演只用些許鏡頭,快速帶過團員和家長的對話過程,但這幾秒的鏡頭就可感覺到,太空人面對家人的不諒解和捨不得所承受的壓力。同樣的地方我覺得把情感推到更高的是,這是這趟太空航行中,太空人「唯一」可以和家人「即時」通訊的機會。如同火星任務的主管所說:「火星距離地球12光分,一切的對話就得過24分鐘才能得到回應。」在太空航行中,「時間」變得必然且沉重的成本時,太空人們在地球旁才剛回家卻又要離開的道別,情感的力道也就更大了。

第二個片段是Mark坐上小艇,準備和團員相聚時,Mark在座位上崩潰大哭。在觀影的過程中,我試著去設想,一個人孤伶伶地生活在火星上,連有沒有回去的機會都不知道,他是怎麼看待「希望」的?從他一次和地球恢復聯絡時,因狂喜而大叫;到居住艙爆炸,所有的作物瞬間凍死時,每一句髒話都透露出失望和無助;直到最後終於被救援的那一刻的崩潰大哭,每一段情緒都在表現Mark看待活下去的「希望」。這也是我覺得電影節奏掌握得十分流暢的地方,每一段的情緒在電影中都不長,卻都十分有力。能引起觀眾的共鳴,卻又不灑狗血。

其實我是先看了小說才看電影的。有一點我覺得小說表現得更精采,就是一開始Mark大難不死,回到居住艙時,小說詳細地交代Mark計算自己如何才能活下來的過程。首先,Mark了解到人類下一次到火星的任務是四年後,而他檢查了電力、氧氣、水源後,發現最缺乏的資源是食物--只夠讓自己吃六十天。身為植物學家的Mark,開始計算人一天需要多少卡路里,這些卡路里又等於多少馬鈴薯,而馬鈴薯的生長期又是多久,最後算出他需要多少的種植面積,才夠他永續經營他的「火星農場」。這些計算在小說鉅細靡遺地被描述,但在電影中卻只呈現他發現食物不夠,所以來種馬鈴薯吧!

或許大部份的觀眾和導演覺得,本來多數人就對複雜的數字計算沒有興趣,所以對於兩個多小時的電影來說,沒必要再放入這段。就像,據說科普界有個玩笑話,書裡每多一條方程式,書的銷售量就少一成。所以回到電影,這段理工宅浪漫還是刪掉吧!但我反而覺得就是這般精確地計算,讓Mark得以支撐五百多天,直到團員們回來救他。(糟糕,承認自己是理工宅了 ˊ_>ˋ)以電影的呈現手法,若能在Mark耕種時,以獨白的方式在背景中念出來,不會拖到節奏,又能表現出Mark的冷靜和理性。

其實,我們總是會遇到需要把一整大段的時間切成片段的時候。一個考試3小時,有6題,怎麼分配?距離指考還有100天,怎麼分配?離畢業還有8個學期,怎麼分配?似乎當時間區段不大時(如3小時的考試),我們很常也很容易去計畫資源的運用。但是當時間越拉越長,比方說四年的大學時,我們就很少去切成一小塊一小塊地計畫了。當然,越遠的時間變數越多,而計畫本來就常常趕不上變化。但即使如此,精確的計算是一個突破盲點、更接近客觀的一種方式。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