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新世界 Brave New World》

《美麗新世界》是英國作家阿道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於1932發表的反烏托邦小說。「反烏托邦」這個題材在最近十分熱門,各領域的作品,如《飢餓遊戲》、《心靈判官》等,也在商業上獲得成功。其實,《美麗新世界》是我第一部從頭看到完的反烏托邦作品,(飢餓遊戲的電影把它拍成純爽片了 Orz),但光從小說的可看性和內容的深度而言,不難想像這部作品能成為世界名著的原因。

既然是反烏托邦小說,作者自然得先建立一個烏托邦式的世界,然後再來婊它。老實說,我覺得作品一開始……有點小無聊。作者花了很大的篇幅去建立世界觀,一連串虛構的專有名詞也一個個被定義。看到這裡,不太像小說,反而有點像喀啦王國嗚啦帕斯祭典的導覽手冊,一堆看了會覺得「X!這啥鬼」的名詞跑出來。但因為如此,就放下這本書,那就可惜了。到了中段的時候,愛情、親情的元素加入,小說的娛樂性也逐漸拓展開來。到了後段,烏托邦的支持者與反對者的衝突不斷升溫,尤其是第16、17章(全書共18章),兩方的辯論精采的不得了。原本我還用標籤標上我覺得有意思的句子,後來放棄了,因為每一句都是觀念的爭辯,每一句都值得玩味。

以下的心得會談及作者建立的世界觀,但不會談到劇情發展的走向。我認為預先知道部份世界觀,不會影響到閱讀小說的樂趣。但若想完全第一手體會這部作品的話,看到防雷線請左轉離開。:p

— — — 防雷線 — — — 
.
.
.
.
.
《美麗新世界》的故事背景發生在人類世界的西元2540年。那時的文明人已經全然施行體外受孕,胚胎也在孵化中心裡成長。胚胎的發育過程會經過嚴密的荷爾蒙、溫度、氧氣等變因調控,最後出生(他們稱為「離瓶」)為α、β、γ、δ、ε五種階級的人,類似於我們現今的種姓制度。例如,ε的胚胎發育過程中,會處於微量缺氧的狀態,導致大腦發育不全,只能也甘於做最低下的工作。看似不人道的階級壓迫,但社會中每個人都很快樂。在出生後,不同階級的人也會受不同的教育,而這些教育會使每個人根本地喜歡上自己的工作。

除了胚胎發育和教育之外,另一個控制社會的是一種稱為「索麻」的藥品。服用索麻時,人會進入一種極端快樂、飄飄欲仙的神遊,但藥效過了之後,完全不會留下後遺症,也不會有失落感。社會的人被教育成,遇到任何煩惱、爭執時,都立刻服用索麻。「一公克索麻,勝過一聲罵。」因此,社會中不存在絲毫爭端與不快。同時,文明人也對「野人」所崇尚的忍耐、努力、延遲享樂這些「美德」感到不解。

當然,付出的代價是言論自由、科學、藝術、思想。這個世界的核心精神是「社群,同一,穩定」。那些企圖挑戰、質疑社會制度的人(通常是α階級的人),都會被流放到遠方的小島。

除了上述幾點之外,赫胥黎所建構的烏托邦世界還有很多很細緻的規定。作為一個對照人類社會的烏托邦架構,雖然作者似乎打算挑戰全部這些規定,但我覺得每一塊設定分別來看,都仍有討論空間。既使在保有言論自由、科學、藝術這些我們認為不可侵犯的價值之餘,我們仍能去討論,這樣的烏托邦你我是否能接受?比方說,或許在不久的未來,像「索麻」這樣超爽又沒有後遺症的藥品會被發明,那麼它是否能讓一般百姓自由取得?(注意,我們現在已經讓18歲以上的人自由取得菸和酒)

又或者,烏托邦裡的文明人反對婚姻制度,認為追求恆長的愛情會帶來煩惱(在烏托邦中,追求最大的快樂是至上的目標)。

其實,對於許多公共政策,我們心中多少都有個「理想」的圖像,而我也發現,身邊許多人的理想圖像是「效益主義式」的。

所謂的效益主義,可簡單被描述為「追求最大化的『善』,或是追求最小化的『惡』。」這裡的善可能是最容易衡量的經濟,或是美麗新世界中的快樂,又或是個人才能的實踐(分歧者好像就搞這套)。

舉個簡單的例子,台灣人即使在沒有老弱婦孺的形況下,身體健壯的人也不習慣去坐博愛座。以「物盡其用」的角度而言,當然是任何時刻都有人乘坐,最能發揮椅子的效益。我也曾設想,到底要設計怎麼的制度或宣傳,才能車廂裡的椅子最多時間被人使用。

但相反地問題是:「為何有必要要物盡其用?」有些真正需要博愛座的人,身上不一定有明顯的特徵。當我們主動空下博愛座時,有需要的人可以直接使用,而不用經過尷尬的請求。

再舉另一個例子,我也曾想過,若是人類語言能夠統一,一來全世界的溝通會少了許多阻礙,二來每個人也省去學習第二種語言的時間。就像聖經內所言,當人類企圖建造通天之塔時,上帝讓人類說不同的語言,因而無法合作。但為何人類擁有多元的語言是種懲罪,而非賜福?以達成工作的最大效率而言,語言統一絕對是大大有利,最好還免去任何「言外之意」的空間。

心中有著理想國度的憧憬很自然,但若只懷著「全人類、全世界都朝某個目標前進就好了」的想法,大概也只是另一種世界觀所建立起來的美麗新世界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