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 我只剩下勇敢》

一個女生徒步旅行美洲的故事,對於曾經徒步旅行四十天的我而言,這部必須看呀!

先說結論。這部電影不是爽片,在看的過程並沒有引起我太多心情起伏。但它的後勁緩而長,在後來的幾天,尤其是又看了其他幾個影評後,電影許多場景又重現在我眼前,咀嚼再三。如果你本來就對「一個人從失敗的生活重新站起來」這類的題材有興趣的話,這部電影在呈現手法和演員表現上都不俗。建議你這幾天就可以找來看看,享受電影最原始的感受後,再回來看看我的心得。

若你本來就對這類題材沒什麼興趣,那麼破哏就沒什麼差了,就看下去吧!XD

— — — — — 防雷線 — — — — — —

我在徒步環島的時候聽過一個說法:會出來徒步旅行的人,都是屬於「三失」中的一類。所謂的三失,就是「失戀、失意、失業」。「那時候 我只剩下勇敢」的女主角--雪兒,三種都有了。經歷了喪母、離婚、嗑藥、性濫交,雪兒的生活幾乎是一無所有。於是她決定踏上94天,1100英哩的「太平洋屋脊步道」(The Pacific Crest Trail, The PCT)。

我很喜歡這部電影的特色有兩個,第一個是利用「雙故事線的手法」呈現出雪兒和母親的情感。主要的故事線是雪兒正在徒步旅行,另一條故事線則是雪兒回憶以前和母親相處的種種。雪兒的生活之所以突然崩潰,是因為她和母親好不容易走出家暴陰影,正要開始新生活時,母親卻因為癌症,在一個月後辭世。於是,母親在世的故事線越是美滿,就越加強雪兒失落的合理性和力道。同時,母親在世的故事線中雪兒越是快樂,也就更襯托雪兒現在生活的荒唐和悲慘。

此外,在回憶母親的故事線中,母親張開雙手往後退的場景反覆出現。一開始這個場景不知所云,直接最後才揭曉,原來是母親張開手表示「我愛你這麼多、這麼多、這麼多」。情感這個素材,若過於直白,很容易變成狗血。我很喜歡導演把回憶拆成許多片落,最後再一次串起來的手法。

第二個我很喜歡的特色是電影的結尾方式。這部電影的結局幾近是嘎然而止,在雪兒成功走到步道終點時,旁白快速地念過主角往後的健康的生活,不到一分鐘,然後直接進片尾。老實說,我看的時候,心裡第一個感覺是「蛤?結束囉?」

但後來發現,結局的氣氛的和我徒步環島完成時的心情是相似的。當一群人一起完成一個努力很久的事,大家會歡呼;但是一個人完成一件努力很久的事,內心會很激動,但是最好的表現方式可能是閉上眼享受這一刻。

當雪兒走到了代表終點的眾神之橋時,或許橋本身就代表著改變;或許那隻留在橋頭的狐狸代表著過去的自己。但總之,「完成」94天1100英哩的路程這件事,就夠了,而且剛剛好。任何一幕如何改過自新、重拾美滿生活的畫面都只是多餘,反而破壞了寧靜的結局。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鍾豪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