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寶:魔弦傳說 Kubo and the Two Strings

「整整一百分鐘,三味線與摺紙藝術的完美結合。」

《酷寶》是由萊卡(Laika)工作室所製作的定格動畫長片。所謂的「定格動畫 (stop motion)」是指利用相機拍攝一連串照片,每張照片的景物都只有小量移動,最後再將此一連串照片連續播放,就會有動畫的效果。在3D電腦動畫為主的現今,定格動畫所特有的不連續以及實物感,在主流的動畫長片中別具特色。而且,在《酷寶》中,你還會看到如何用定格動畫創造出海浪、水流的效果,以及與怪物打鬥的場景。

台灣的觀眾可能對萊卡工作室較不熟悉(像我在這部之前就沒有聽過),再加上翻譯片名……有個「寶」字,聽起來就幼稚幼稚的XD。但若因為這樣而錯過一部好片,那就可惜了。接下來我會分成「藝術手法」和「劇情內容」兩個部份來談談這部電影,有興趣的朋友們別錯過這部電影囉!


藝術手法

這部電影是少數讓我覺得背景音樂與畫面完美結合的作品。主角是個以三味線作為武器的勇者 (XD),所以配樂當中會大量出現三味線以及日本傳統音樂。但是導演在許多場景又不吝嗇地大量使用西方交響樂團,來營造柔美或是磅礡的場景。但是這樣東西方音樂交錯使用卻絲毫不衝突,彷彿三味線本來就是交響樂團的正統編制一般。

視覺方面,導演大量把「摺紙」這個元素放進電影裡,完全把《酷寶》的藝術價值推高了一個層次。這麼說明吧!《吹夢巨人》和《酷寶》同樣給我極大的視覺震撼,但是前者是因為畫面炫爛而美麗,彷彿夢境真實呈現在眼前,而令人衷心讚嘆「哇~」;而後者則是驚嘆原來摺紙藝術搭配上動畫技術的後製後,會變成這般精彩的橋段。到底什麼是把摺紙藝術融入電影,從預告片的片段可以略知一二。

將以上兩點結合,就變成「用三味線來摺紙的勇者」,天底下到哪裡去找這麼威的主角呢?XD

說到這裡,即使不論所有劇情,光是三味線結合交響樂團,以定格動畫呈現摺紙藝術,就值得你走進電影院了!


— — 防雷線:以下有劇透 — —


劇情內容

老實說,《酷寶》的劇情發展非常單純,最後打敗反派的方式甚至可以用「芭樂」來形容。但雖如此,在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舖陳,主角最後翻開底牌--「記憶」的時候,並不會讓觀眾覺得「啊?只有這樣!」的感覺,而是以一種溫潤且美麗的方式收尾。

夏宇的《甜蜜的復仇》是我覺得描寫「記憶」最精準又最詩意的解釋:

把你的影子加點鹽
醃起來
風乾
老的時候
下酒
~夏宇 《甜蜜的復仇》

有時我會想,有沒有可能每天一覺醒來,其實整個宇宙才剛誕生,只是造物者直接給了我二十二歲的肉體,並同時植入二十二年的記憶。類似的論證早在哲學及心理學已經辯證過了,的確,我們根本無法分辨真實活了二十二年的自己,或是才剛誕生但擁有二十二年記憶的自己。但我想,若是二者無法分辨,是否也說明了--記憶,是「過去的我」留給「現在的我」最重要的資產呢?

我們認真生活,就像是在廣大叢林間收集莓果的小孩子,將收集來的莓果放進罐子裡,加點鹽、醃起來、風乾,有朝一日拿出來回味。以前所有好的壞的、甜美的痛苦的回憶,決定了現在的我是誰,給了現在的我力量。

講到這裡,原來《腦筋急轉彎》的劇本原型是夏宇的《甜蜜的復仇》呀!(大誤)


最後,整部片第一句台詞是「如果你一定得眨眼,就趁現在 (If you must blink, do it now.)」,正好就是主角每次說故事的開場白。而電影最後,主角又說了聲「故事結束 (The end.)」。若單純以電影裡的故事脈絡而言,我覺得這兩句台詞有些突兀。

我會把它詮釋成,這兩句台詞其實是穿越第四道牆,而整部電影則是主角說給觀眾的故事而已。也就是,主角經歷的魔幻故事,終究還是主角為了緬懷父母的虛構故事而已。

p.s. 作為一部普遍級電影,再看反派長相的恐怖程度,原來現在的小孩子膽子都滿大的嘛。(我都覺得陰森了 QQ)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