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羨慕你,你的志願那麼主流

在最近全聯徐總裁失言風暴之中,身為一個被地圖炮砸到的「年輕人」,也不自禁地跟了好幾篇新聞和社論。其實,最令我不舒服的,反而不是徐總裁自己說的那番話,而是許多留言回應中或多或少提到「很多工作高薪聘不到人,表示年輕人不願吃苦」、「存在著許多努力學習、努力轉行,從低薪變高薪的故事」。似乎在講著,雖然徐總裁可能說話不中聽、用字不恰當,但是「努力就會有高薪,沒有高薪先反省自己」終究是鐵律。

五年前我高三時,我心目中的第一志願是醫學系。這個決定,當然獲得當時幾乎所有親友、師長的支持 (即使多半不一定知道醫師這行的苦甜)。我有一位志願是基礎科學的同學,他父親是醫師,但他自己對醫學毫無興趣。因為要不要讀醫學系的關係,和家裡吵到近乎鬧翻。和他聊到這些事時,他無奈地對我說:「我好羨慕你,你的志願那麼主流。」

「我好羨慕你,你的志願那麼主流。」

如果讓我選擇十句震懾到令我啞口無言的話,這句一定榜上有名。

高中以來,我一直在不同的興趣之間跳來跳去。而幾乎幸運到不可思議地,每次跳槽的終點也都在社會眼中的舒適圈。後來又因為興趣的關係,轉行到現今最熱門的CS領域。這一年來,不知聽過多少次「恭喜喔!以後要去賺大錢了!」身在一個畢業起薪能挑戰100k的系所裡,我算不算是那個大家口中「努力就會有高薪」的例子?

「我好羨慕你,你的志願那麼主流。」

因為知道自己對醫學和CS的興趣何在,又再加上一點點叛逆的個性,我想,若是在另一個平行世界裡醫學和CS只是末流,我應該還是會投身進去吧!那麼,我是不是又是「沒有高薪先反省自己」的例子呢?


哲學家Ronald Dworkin曾說過一句言簡意賅的話:”ambition-sensitive but endowment-insensitive.” 我對它的詮釋是:一個良好的社會制度,對一個人工作上的回報,應該要與野心和努力程度高度相關;而和他本身與身俱來的各項特質,包括種族、身體條件、家世盡可能無關。

但是好難。

幾次與長輩談話的經驗中發現,原來在我們爸媽的世代中,想要買房置產,有土斯有財的觀念是那麼自然而根深蒂固。但在我的同儕之間,卻幾乎不曾聽聞誰的夢想之中,包含了買一個屬於自己的窩。

我想,每個世代都有自己獨有的問題需要承擔,上個世代有上個世代的辛苦,我們有我們的難題。就如天花曾是人類重大挑戰,今日卻已絕跡;而貧富差距就是這個世代的難題。

我無意抱怨誰造成了今天的職場困境,但是我很討厭「沒有高薪先反省自己」這句話,無論它出自長輩或甚至同儕之間的口中。因為真的有很多很多人燃燒著自己的專業、熱情、使命感,投入在報酬很少的工作上。因為,可以做著一件努力就會有報酬的工作,或許只是很幸運很幸運而已……。

繼續努力。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