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雜感

今日路過一間學校

穿堂上掛著「禮義廉恥」的匾額

媽媽說「現在孩子應該不認識這四個字了吧」

我沒作聲

但心裏想的是,孩子認不認識這四個字,要問他老北老木,不是問孩子。

如果孩子的老北老木,老是以惡小而為之,覺得自己方便就好,他人方不方便關我屁事,那麼,孩子又怎麼會認識這四個字呢?

如果孩子的老北老木不教孩子關心社會,只要他好好念書,這樣才能賺大錢,成為有用的人;但林老師的,這些老北老木從來都沒教過孩子,這三件事從來都不能劃上等號,而且也從來沒教過孩子分辨這四個字的意義,只會跟孩子說,這跟你無關,你不要管,好好念你的書就是了。

我的老天鵝啊!

這要孩子怎麼認識禮義廉恥?

檯面上這些大人懂禮義廉恥嗎?我們不就是該告訴孩子這些人不懂,所以這是最好的反證;不是因為我們不能解釋他們沒有禮義廉恥,卻能握有話語權,位居高階,掌握大量財富與權力,有著無限貪慾的醜惡面孔,所以我們就不跟孩子們說這是錯的。

我們沒辦法成為會念書的人

我們應該沒辦法成為會賺大錢的人

我們也沒辦法變成一個有用的人

但我們可以變成一個不拖累大家的人吧?

從身體力行的教孩子對錯與是非分明,這件事情就應該從我們開始啊!不是什麼事情都要丟給老師,說真的,老師也只是一份工作,你都不想下班接到老闆的賴了,為什麼你要在老師的下班時間打擾他;老師不是老北不是老木,他只是你孩子的老師,跟孩子相處最多時間的是你,而不是你孩子的老師。

跟孩子站在一起,重新學會分辨對錯,學會認真面對孩子的每一個疑問,也許你才會發現,可能自己也沒有那麼厲害。

沒有孩子的人也是可以祝大家母親節快樂的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