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百年,仁義道德繼續吃人

如果香港的大人們有權,大概會將學生處死

理大學生向校方抗議,換來踢出校兼終身不取錄。以前聽人講香港係文明進步社會,廢除了體罰。罰人失去前途,可怕多了。

首先聯想起當年納粹德國,慕尼黑大學學生派單張批評納粹主義,旋即被捕、判刑、吊頸處決。如果香港的大人們有依個權,大概都會將學生處死。

跟住見網民留言講起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當年北大學生抗議北洋政府被捕,校長蔡元培聯絡各界名人營救。一百年過去,社會反而退步了。再早些,孫中山在港大鼓吹暴力革命出名到被人改花名「四大寇」,都冇被踢出校丫。

講起五四運動,又當然諗到新文化運動,魯迅的《狂人日記》係平日只睇漫畫的我少數睇完的文字作品 (多得夠短)。裡面講禮教吃人,又係一百年都冇變過。成堆衣冠禽獸,為了自利,摧殘下一代,將年輕人吃到連骨頭都冇,仲同你滿口仁義道德,咩講粗口 (鬧佢) 就唔啱,但社會上大把難聽過粗口的事,從來唔見佢地出聲。

稍為想像吓理大班大人開會時如何談笑間吃掉學生,心寒。正是:

「我翻開新聞一看,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着『仁義道德』幾個字。我仔細看了半夜,從字縫裏看出字來,滿本都寫着兩個字是『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