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個月後希望我的加密貨幣能讓我賺 10 % 就好。』

『傻了嗎? 現在是牛市欸,我下個月錢不賺個兩三倍我是不會滿足的。』

一個市場,一種行情,依舊存在著一百種投資人,不變的定律是在市場的投資人都想獲利,而這就是一門好生意。

隨著流動性挖礦的爆發,DeFi 已經漸漸地讓在區塊鏈圈子的人重視,在 Compound 、YFI 等熱門項目炸天般的成長後,大家也漸漸有了一個共識:DeFi is a big thing ! 那麼,一個靈魂拷問來了,在流動性挖礦的掏金熱潮之後,未來有沒有可能有其他的去中心化應用能夠在未來刮起下一陣旋風?

風險分級的合成資產可能會是一個我們值得好好注意的新方向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DeFi 合成資產 (synthetic asset)的概念始於 Synthetix ,是能夠將任何資產生成一個價值相等的組 …


從 2019 年起,DeFi 就是區塊鏈發展的必選項。我們透過鏈上的智能合約來將金融服務能夠更加的便捷、透明並且去中心化,減少許多不必要的人為操縱,但卻還有一個 DeFi 的阿基利斯腱一直沒辦法有很棒的解決方案 — — 預言機(Oracle)。

任何金融服務脫離不了的就是獲取資產價格等重要的數據,但因為智能合約本身並沒有一個比較好的辦法去自動辨別鏈外的數據,所以必須透過預言機去作為提供鏈外數據的工作。但長期以來這一個工作似乎沒有得到特別好的解法。所有的預言機分別受制於兩大問題:無法去中心化與過於脆弱。

過去有著許多的去中心化預言機的嘗試,例如早期 Vitalik 曾經提出過 SchellingCoin,以及近幾年有一些特定應用會自帶預言機系統,例如 MakerDao,但能夠提供給其他 Dapp …


2017 年的 ICO 浪潮,讓世界開始意識到 Blockchain is a big thing,但到了2019 年,區塊鏈已不在是個神秘的技術,甚至有人開始說 Blockchain will be boring ,今年,如果我們把所有的區塊鏈用戶,管他活躍或是不活躍的都加起來,或許還不到全世界的 0.5%,本文主要想來聊聊,仍處於技術發展早期的區塊鏈,在使用體驗出了什麼問題,以及大家怎麼樣去改進,目前有了哪些不錯的方案,以及區塊鏈的最底層基礎設施 — 公鏈,可以怎麼讓區塊鏈的各種應用擁有更大的彈性,去製造更好的使用體驗的產品。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source: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2018/04/09/3066/in-blockchain-we-trust/

區塊鏈如何嚇跑使用者?

一直以來,區塊鏈都面臨到一個很致命的問題:就是過高的用戶門檻
這樣棘手的問題,也讓對區塊鏈感到好奇,想要進入的萌新用戶逃之夭夭。

要好好保存一大堆亂碼的私鑰、十二個 …


這是一篇遲到的備忘錄,不是不到,只是遲到,因為早到的備忘錄,也都會被突如其來且一隻又一隻的黑天鵝所顛覆。今年開頭的三個月不論是在區塊鏈世界,還是外在的實體環境都太過震撼,很多的想法和觀點都會持續地被刷新三觀。但有三個發展的路線是不會變的:

一、今年依舊是 the Year of DeFi
二、公鏈的故事依舊還沒說完
三、我們仍然在等待互聯網巨頭進入這個領域

而且對於區塊鏈世界而言,這依舊是個千帆相競的一年,我不認為有任何一個公鏈已經有足夠好的解決方案和絕對的生態優勢,雖然在生態這點以太坊在圈內絕對的勝過其他鏈,但和互聯網巨頭相比仍然不算什麼,性能問題也在極端行情下被放大。因此今年依舊還是基礎設施建設的大航海時代,並且可能會有更多樣的參賽者,例如互聯網巨頭前來參戰。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一、今年依舊是 the Year of DeFi

2019年是 DeFi ( …


本篇文章是翻譯自Grin的Gitgub的內容,在說明Grin為什麼採取當前的發行政策,以前其背後對於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思想,以及如何將自己的理解變為Grin中的發行政策。譯者認為加密貨幣的發行政策一直是大家鮮少注意到,卻極為重要的一塊,因此翻譯了這篇文章,簡單而言,Grin的核心貢獻者認為貨幣能有價值不在於有沒有發行量的硬頂,而是能不能有透明的發行政策

貨幣政策

近期,每秒都有新的Grin會被發行,很有可能這樣的方式會永遠一直持續下去,這代表通貨膨脹率會趨近於恆定。為什麼,考慮一下下面幾點吧

在前十年他會很接近比特幣

比特幣前四年的發行率與Grin前四年相同。比特幣在前四年有全額的獎勵,接下來的4年只有一半。所以相對於恆定的供給,八年後的代幣發行總量只減少了33%。
注:原文有一句「Compare that to daily price fluctuations.」很像是沒有說完的話。

Image for post

它更像是以太坊
以太坊的獎勵在2017年末以前是恆定的每個區塊5個Ether。隨後變為每個區塊三個,並打算在君士坦丁堡升級後變成每個區塊給2個ether的獎勵。

它甚至更像黃金
黃金在歷史上已經有線性的發行,像是Grin一樣。看這張比較比特幣、Grin、黃金的發行量的圖表

新的供給量在十年後少了10%
年復一年,總稀釋量會越來越小。在過了10年後,供給的通貨膨脹會小於10%。20年後會小於5%,25年後grin會只有4%的通貨膨脹,和從創始塊算起十年後(2018)的比特幣的通膨率是一樣的。

很有可能每年至少有2%的硬幣會丟失
許多研究已經說明有相當數量的代幣,已經在流通的過程中,以無法恢復的方式丟失、燒毀或者逐漸消失。硬幣丟失率保守估計為2%,但可能略高。

長期發行量可能需要趨於穩定
固定供應量的貨幣是非常試驗性的。礦工可能會需要在手續費之外,還有趨於穩定的收入來保證安全性。

健全的貨幣與透明的發行更有關,而不是有上限的供給。
以法定貨幣計價的貨幣通脹的一個陷阱是,政府可以隨心所欲地擴大貨幣供應。在歷史上這樣的濫用已經導致毀滅性的效果。一個無主權、開源、基於共識的貨幣,借由制定一個提前公佈的恆定發行政策,來解決這個問題,並且使其難以被改變。基於健全性的定義,Grin和比特幣一樣是健全的貨幣 。讓比特幣變的重要的,是去除中央權威任意的控制,而非去除任意數量的供給上限。

Nick Szabo 是這樣評論比特幣的固定供給:許多的供給演算法可能都可以做到,只要他是可以預測的。安全和信任相對而言才是更有價值的。

還有許多加密貨幣和比特幣類似,且有更小的發行量,但又有幾個能讓你念出名字呢。

通貨膨脹可能會導致價錢更穩定
作為一個實驗性質的假設,Grin的通貨膨脹率可能會在早期用來阻止囤積,並促進分配。通貨膨脹抑制了「巨鯨」 — 也就是那些對資產的價格有過多的控制的人的行為,應該採取行動來淡化投機泡沫和價格波動。 早期採用者和後期採用者可以得到一樣的grin 。這個論點在《比特幣不是數字美元》中有長足的討論,戴偉自己甚至認為「比特幣的貨幣政策是失敗的」。Grin的目標是在現在和將來為所有用戶提供盡可能平等的訪問和效用。

持續的發行可以為所有類型的用戶提供更強的供給確定性,並允許更透明、更自然的定價。注:比特幣作為一種交換方式與嚴格的價值儲存手段的廣泛使用,取決於「凱恩斯式選美比賽」的概念。這樣的實驗還在持續中。
譯注:凱恩斯式選美亦即投資者會選擇他認為大家會選擇的產品作為投資標的

已經有更好的價值儲存方法或者很快讓人變富的代幣
Grin關注在隱私、擴容與公平。如果團體或個人能夠快速致富,相比於其他人他們就更有力量能夠影響整個grin的經濟。Grin想做的並不是產生技術官僚,而是希望能夠盡可能的為很多人提供隱私的電子現金。囤幣是一個會產生巨大的中心化壓力的事,而grin的發行政策則是希望能夠盡可能的去減輕這個問題。這個想法就有點像讓你像是在用一台自行車一樣的在使用Grin,他可以帶你到處走一走,並且使你的生活更有效率,而不是將它存放在倉庫以期待他能夠升值。

Grin會被分叉成一個「讓人更快致富」的代幣
沒事,但快速致富的關鍵字是「快速」。相對而言,Grin每年供應的溫和變化相對較慢(能致富)。因為Grin並不是為了一夜暴富。

機密資產允許並行的貨幣政策在隨後進行軟分叉
如果最近的貨幣政策會讓你無法繼續為Grin貢獻,那你應該繼續留下來。機密資產是一個由早期的MimbleWimble貢獻者Andrew Poelstra的發明,允許替代資產(有不同的演算法,發行政策,利率,以及更多包涵與其他資產或者區塊鏈掛鈎的代幣)可以被附加在Grin上,並且在隨後進行軟分叉。這些資產對鏈的容量只佔據了極少許,並使所有其他資產(例如原生的grin)變得更加有隱私性,並且可以根據個人的意願選擇要採用或者忽略,並且不影響鏈上的其他資產(grin或其他)。Grin是MimbleWimble一個最小的實現,但他會繼續成長和進化,記得MimbleWimble是敏捷的。

我們正處於加密經濟的早期
關於透明、協作的貨幣政策是非常不成熟的。比特幣只有十歲而其實驗的成果是越來越豐碩的。對於抄襲實驗者而言時機仍尚未成熟,但卻是創新的好時機。

目前只有2800萬個比特幣錢包(許多還不是活躍使用,或者是某些單一用戶的次要錢包)。這代表只有少於0.5%的全球人口擁有自己的錢包。因為你在這裡,就代表你關心加密貨幣的整個前途,所以當事情如此新和不確定時,保持開放的心態是很重要的。

向前進吧!

在翻譯完這篇文章後,我也在想,有其他用途或者其他使用價值的token,相對於硬頂的發行,是不是發行總量趨於穩定的通縮模型,反而是比較好的發行方式,能讓貨幣繼續保持價值存儲,也能在初期避免囤幣而帶來的中心化現象?

另外,之所以能在每次的減半都造成預期的漲跌,是不是透明的發行政策所帶來的預期供需心理?


本文力求把MimbleWimble協議中的技術內涵說清楚,並且去探討他的未來發展

從去年底開始,筆者就一直很關心MimbleWimble這個新的隱私協議的發展,不只是因為Grin主網上線的緣故,或者Litecoin即將採用MimbleWimble協議的關係,而是因為他是很多隱私協議的結晶體,他巧妙地結合了許多隱私協議,而且讓隱私交易變的可以實行,甚至具有擴容的效果,因此,一直很想再寫一篇文章,把MimbleWimble的機制運作講的更仔細,同時也力求好懂。

一、MimbleWimble怎麼來

MimbleWimble的發展過程有點類似於比特幣,是個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成果,也就是某個議題,或者某種需求討論了好久,終於有個人或者某篇論文,把一路上零零總總的研究成果,結合成一套可以運行的協議:在比特幣問世以前,很多人在討論去中心化的電子現金,例如Wei Dai;還有Adam Beck研究出 「雜湊現金」Hash C …


On Collusion 論共謀

原著: Vitalik Buterin

Apr 3, 2019

特別感謝Glen Weyl, Phil Daian 和 Jinglan Wang的審閱

在過去幾年裡,有越來越多人對於使用精心設計的經濟激勵及機制設計,來協調不同情境下的參與者行為感到有興趣。在區塊鏈的世界中,機制設計首要的是提供區塊鏈本身安全性:意即鼓勵礦工或者權益證明(POS)的驗證者能夠誠實的參與,但最近也被用在預測市場 代幣精選清單(token curated registries)以及非常多其他情境下。新興的基進變革行動(RadicalXChange movement)也同時引起了像是哈柏格稅(Harberger taxes)、二次方投票(quadratic voting)、二次方金融(quadratic financing)等甚至更多的實驗。最近,也有越來越多人有興趣使用基於代幣(token-based)激勵的方式,來試著鼓勵人在社交媒體上生產有品質的貼文。然而,隨著這些系統的發展漸漸從理論更接近實際落地的時候,這裡也有許多挑戰需要處理,而且我認為這些挑戰沒被充分的面對。

最近有個從理論到實際部署的案例--幣乎(Bihu),一個最近釋出一套基於代幣的機制,來獎勵人們寫文章的中國平台。他的基本機制(中文版的白皮書在這裡)是讓平台的使用者持有KEY代幣,他們可以用KEY 代幣在文章上面下注;每個使用者每天可以製造k個「點贊」(upvotes),而且每個點贊的權重(weight)與點贊的使用者的賭注成正比。被贊了很多次的文章會出現在比較顯眼的地方,文章的作者也會得到一些大致與投給文章票數成正比的KEY代幣作為獎勵。這是一個過度簡化的說明,而且在實際機制裡包含了一些非線性在其中,但是這對於該機制的基本功能來說並不是很重要。KEY有價值是因為他可以被以多種形式在此平台中使用,但特別是在所有廣告的收入中,會用一部分去買進還有燒毀KEY(沒錯,要給他們大大的一個讚,因為他們這樣做而沒有製造另一個交易媒介代幣(medium of exchange token)!)。

這種設計一點也不特別;獎勵線上的內容創作(的平台)是非常多人關心的,而且在此前已經有許多類似於他的設計,也有一些相當不一樣的設計。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個特定的平台(指幣乎)已經被大量的使用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幾個月以前,在以太坊的交易平台subreddit /r/ethtrader上引進了一種有點類似幣乎的實驗性功能,亦即有一個叫做甜甜圈(donuts)的代幣,發行來給使用者讓他們的評論能夠得到讚(贊成票),甜甜圈每周發給用戶的數量和用戶的評論收到多少讚成正比。甜甜圈可以用來每設定subreddit頂端橫幅內容的權利,而且也能用來在社群投票中投票。然而,不像在KEY系統中發生的事情一樣:在這裡(ethtrader),當B收到A的讚的時候,獎勵並非和A既有的代幣供應量成正比;相反的,每個Reddit上面的帳戶都有相同的貢獻能力能夠給其他的Reddit帳戶(按讚)。


本文簡介《基進市場》這本書中提到的政策思想
作者:Paul Berg
原文(Source)

緣起

雖然我骨子裡就是一個工程師,但自從區塊鏈變成我部份的日常消遣後,我不禁想去了解經濟學。Vitalik在這個面向對我有巨大的影響,由於他的大部分文章,都涉及微妙的加密經濟學 — 我被他還有以太坊社群,以及無數對基進市場致敬(的人)所影響,我決定試試看(學習經濟學)。我現在發現這本書中所提及的政策特別的有趣,但我也感覺到魔鬼就在細節裡,而且我也認為要規模化的建立基進市場前,仍必須有很多試驗。

儘管如此,這篇文章的目的並不是要凸顯我有多關心這個主題,而是要以極簡的方式,客觀地來說明這個主題(RM)。如果你像我一樣,對經濟學有興趣,但專業程度只遊走在「可以和人對話」的層面,那你會喜歡我的這個介紹。

Posner …


上周末在台北有三場很精采的講座,三場中都有人提到環繞著公鏈的主題在走,其中更是包含V和以太坊的核心團隊;另外還有來自杭州的Nervos團隊,他們都對於公鏈的發展有長期的關注,是前輩中的前輩,也有很深的造詣,而且現場還有很多比我聰明、努力都超過百倍的朋友前來,像陳老闆和PO,讓我對公鏈的設計原則得到很多的感悟。

好記性不如爛筆頭,因此還是決定當個知識的搬運工,把我吸收後的理解寫了下來。

公鏈的起源:萬劍歸宗比特幣

公鏈(public blockchain),也就是隨便一個路人,都可以參與成為節點的區塊鏈。不管是公鏈還是區塊鏈的概念,都來自中本聰的比特幣白皮書,一個能夠讓全網參與共識的貨幣機制也孕育而生。不斷的有人在挑戰比特幣,例如質疑過高的手續費、交易速度、壅塞等等問題。但其實這些問題都與他為了確保「安全」(Security)以及「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

安全是確保所有的比特幣能在鏈上安全的交易,已經讓交易資料安全的被記載與存放的最重要法則,往後的其他區塊鏈也脫離不了要點,他幾乎是任何區塊鏈的命脈;去中心化則是比特幣論文的創作者(們?),還有長期以來的Cypherpunks組織視死如歸擁抱的真理。

比特幣的安全靠什麼樣來維護?礦工!

更細緻一點說,是靠維護能獲得足夠利益的礦工,所以有了出塊獎勵,有了手續費等方式,讓礦工與比特幣的價值形成利益共同體,背後犧牲的則是電等等的成本。因此,比特幣至今為什麼看似不靈活,卻能恆久不墜,關鍵在於他們花了非常大的成本和心力,將比特幣礦工與比特幣系統產生雙贏的局面。我想這可能也是Bitcoin Core這群神秘的高人們,會想讓比特幣系統維持著如此簡單的架構的原因,因為簡單是安全最好的朋友。

所以其實很多人批評比特幣的缺點,可能在許多Bitcoin Geeks的眼中並不存在。但從比較後設的觀點來看,比特幣系統也比較難參與所謂的區塊鏈應用,例如智能合約,當然硬寫是可以的,有人曾經在比特幣上寫了一個私人市集,當初在Bitcoin magazine的少年Vitalik也無法說服比特幣社群做擴展,於是有了以太坊(Ethereum)。

開啟千帆相競的區塊鏈航海時代 — 以太坊(Ethereum)

以太坊問世以後,靠著V、Gavin Wood等人還有一干熱情的以太坊社群開發者和擁護者,創造了風起雲湧的區塊鏈時代,在以太坊以前,除了照著比特幣的腳本乖乖發幣以外,其他的應用或噱頭都沒有人敢想,我認為以太坊開啟了大家對於區塊鏈的腦洞,尤其是ICO,非常多有想法沒資源的靠著雙手寫代碼、白皮書開啟了自己的新事業(還短暫擺脫了一創業就要被股東控制的命運?)。

以太坊公鏈上逐漸充滿各種項目各種項目的交易資料,和被記載的智能合約內容,雍塞(Congestion)的問題徹底爆發了,例如在某些ICO興起,或者某些明星項目發起時,沒有龐大的手續費,唯一陪伴用戶的就是無窮無盡的Pending,像是CryptoKitties和去年的Fomo3D,應該都讓大家很有感。

慢,以太坊核心開發團隊看到了,其他團隊也看到了。

同時用戶也感覺到了。

這時候在區塊鏈圈除了有更多人再擘劃美好的區塊鏈願景外,也有更多人開始公鏈存在著解決不了的不可能三角(Blockchain Trilemma)。很多新興公鏈跳了出來,說他們能夠做得更好。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圖片取自 Hsiao-Wei Wang的以太坊分片概说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共識演算法與人心的博弈

當然我們都知道,解決這個問題最好能夠三者都滿足,於是很多新興的公鏈開始展開了,大致可以分為兩種路線,一種是改變最基礎的共識演算法,告別中本共識Nakamoto consensus去尋找新世界;另一種則是利用改變區塊鏈的架構來處理不可能三角的問題。


是的,未來每年的年初我都將寫一篇區塊鏈備忘錄,這是第一篇。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這次的主題是關於公鏈(Public blockchain),我相信在以太坊的Serenity尚未完成時,公鏈世界仍然都是群雄並起。然而在這個人人有公鏈的浪潮下,區塊鏈公鏈世界的生長模式卻也漸漸的有個兩種不同的生長型態,一種是社群自然生長而成的公鏈;一種是以營利為目的的公鏈。我想試圖去解釋他們生長的軌跡有什麼樣的不同,以及看未來的公鏈將會是什麼型態。

所謂的公鏈就是任何一個人都可以使用,並且設備充足的情況下,就能夠加入成為節點的區塊鏈。做公鏈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因為一條任何人都可以進入使用的區塊鏈,他需要牽涉的設計面向非常廣闊,從底層的虛擬機(VM)的設計,到共識協議(Consensus),還有存儲(storage)、用什麼樣的語言進行編譯(像Eth就是自己特製了一個智能合約的語言Solidity;EOS則使用的C++),這些設計都非常燒腦,像共識協議除了編程技術層面之外,另外非常麻煩的是機制的設計,涉及了賽局理論等知識與思想,在合約語言方面他面臨到的問題是極度的要求安全性。這些都還只是後台的設計,另外怎麼去接觸使用者又是一個大坑,錢包怎麼設計,怎麼去創建帳戶等等都是會搞死一大堆人。

那為什麼仍有一堆人想要開發公鏈?

目前仍有許多專業團隊仍在繼續開發公鏈,他們想透過不同的算法去挑戰以太坊目前遇到的擁塞、gas費用過高、甚至使用者體驗不好等等問題。但做公鏈的動機在哪裡?
我認為原因大致有二:一是問題導向,二是行銷導向。

問題導向:想迫切的解決某些問題

我們可以發現,許多的區塊鏈的發展的來源是因為「解決某些問題」,例如早期,Bitcoin的問世是為了能夠完成「去中介的點對點交易」,後續也有許多altcoin,透過參考比特幣的腳本去修改,試圖提出更好的的密碼貨幣,例如

  1. 萊特幣(Litecoin)為了處理更快的交易
  2. 瑞波幣(Ripple)則是更針對國際轉帳去節省更多的成本
  3. USDT則是透過以美元作為擔保,去解決貨幣波動的問題。

然而區塊鏈世界並未因此而有急遽的成長,直到有個創辦比特幣雜誌的少年Vitalik試圖用區塊鏈的技術,去開發智能合約、以及提供使用者能夠發行自己貨幣的能力,而不用再像過去一樣去摳比特幣的腳本(最早提出這個概念的是 Nick Szabo),區塊鏈世界才用興起了一波新的應用和想像,包括各行各業開始思考怎麼去應用區塊鏈和智能合約的技術,當然還有隨之而來的炒作。

Williams Lai

A blockchain enthusiast& Nervos community engagement & urban planner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