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楊瀅靜《很愛但不能》

「直到你也成為廢紙,那紙裡有我寫過最好的詩。」

一直很喜歡楊瀅靜散文式的大篇幅段子,朋友曾說那太實在口語而不像詩,但我倒不這麼覺得。它們散散流落於詩集裡,偶爾一篇在卷首,特別濃稠的段落都像是剛在土司上抹上大塊金黃色奶油,還沒融化完。最好的時光都在那裏了。

她在後記談到〈關掉的時間〉。她說,上一本詩集《對號入座》在當年賣得並不好,半箱堆在角落,因為晚安詩的轉貼而「得到了更好的討論」。

那年的「我穿黑色羊毛大衣,那天寒流有雨,我像個門縫一樣,在大雨中狹窄」,然後到了現在。「但我不知道那些雨 遲早會不會趕上我 讓我的一生也白費」

楊瀅靜的詩裡處處是雨。

對我來說,它們很多時候是這樣的。這些詩落下來,像是河川往前蜿蜒,有的時候淤積,而更多時候只是帶著丟不掉的過去不得不往前奔流。

最終與我狹路相逢。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許佳琦(Ruta Hsu)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