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哥们儿!

文/西棣

在悼词中,万物

一 一码齐

在地上,在黑夜里

在一个叫内在的地方

我搓了很久

但是,太阳始终

无法也不可能

比昔日更圆了

在悼词中,骨灰

瞬间吹散

在风中,在唇齿间

这些捏造的事实

早已横行人间

但是,那炮灰始终

无法,也不可能

填满存在死去时 留下的坑洞

嗨!哥们儿

谁还能跟你在一起?

再见!你已不在那里

好吧!沿着逻辑的铁链

向上搜索

哥们儿,在那里

你会遇到更冷的你

那不是你,那是更本质的幻象

(哼哼!我们都是乌鸦嘴)

2014.7.29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