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

自動門開了又關,開了又關,開了又關。

一個又一個雙眼無神的人快步走過,大廳的吊燈緩慢地兜著圈、擺盪著,一位有著落腮白鬍的慈藹老人癱坐在搖椅上,他的雙眼炯炯有神地盯著來往的人們,與他那羸弱的身子形成強烈對比,在他旁邊搖著的是一個坐在木馬上的小女孩,稚嫩的臉蛋毫無表情,叼著一根未點燃的雪茄,與老人的搖椅以同樣的頻率前後搖擺著。

「嘿,我說他不會來的,你要我等多久?」小女孩開始不耐煩地嘟囔起來。

「我不想騙你,但如果這裡都等不到,你就再也見不到他了。」老人一派輕鬆地回應,並且眨了眨眼,「他值得你等多久?」

「明知故問!話說回來,這些人來來去去是為什麼?」女孩的目光從門口轉往反方向的大廳深處,一扇滿是灰塵的厚實鐵門,每個路人都走到門口敲了三聲後便轉身離去。

「今天來的人都不太對啊」,老人頓了一下,「我本來以為是你的關係,才讓這扇門開不起來,但我仔細看看,這些人確實不夠格進入,這二十年來敲門者愈來愈多,門卻愈來愈少開了,天曉得是為什麼。」

女孩停下了木馬,俐落地把雪茄收回鐵盒裡,「我去敲門總行了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