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天使》(1995) 天使一號

《墮落天使》

天使一號 黃志明

「很多時候,一個人的性格,會影響他的職業。做這一行最大的好處是不用做決定。誰該死,時間,地點,別人早就決定好了。我是個很懶的人,我喜歡人家替我安排一切。所以我需要一個拍檔。」

天使一號的拍擋是天使二號

天使一號是一個殺手,天使二號會去不同地方,帶給天使一號情報,讓他殺人。他們從來不見面,多年的合作關係也是以電話留言的方式維繫的。

「因為人的感情是很難控制的。所以我們一直保持距離,因為最好的拍檔是不應該有感情的。」

每次收到天使二號的情報後,天使一號就會行動。

他會根據天使二號給的情報去到那個地方,帶著虛無的笑,穿過人群,在一個無人的空間逗留片刻,藉吸煙讓思緒霎時停頓,再保持鎮定。

吸完煙後,他會猛然衝出去,雙手拔槍,在千鈞一髮和電石光火間,面無表情地擊斃所有的人,然後快速地離開。

由此看見,他是一個細心謹慎,公私分明,且不容許自己在工作上出錯的人。

天使一號坐上了巴士,被後排的男人認出是他的小學同學老海。

「每個人都會有過去,就算你是一個殺手,一樣會有小學同學。」

老海熱情地和他寒暄幾句,問著天使一號一貫被別人問遍千百次的問題。天使一號面帶著微笑遞給老海自己的名片和「一家三口」的相片。老海推薦天使一號買保險,又拿出了一張喜帖邀請他到自己的婚禮。

然後當老海下車後,天使一號若無其事地將紅色的喜帖扔出了車窗外。

「 一個殺手要買保險,不知保險公司會不會接受?我雖然很想光 顧這個同學,可是,受益人我不知該寫誰?」
「幾年前,我花了三十美元找了個黑女人跟我 照了一張照片,以後有人問,我就說:這就是我的老婆。照片上的孩子,我不過就請他吃了支冰淇淋。 每次我收到喜帖,我都很想去。可是我很清楚,那種場合不適合我。」

天使一號大概是厭倦了每次碰到以前認識的人,就會被問那些千篇一律的問題。他不想回答,也不想敍述自己的生活狀況,所以都會用那張照片草率地應對那些寒暄。

他其實很想去婚禮,但他不擅長交際,更不喜歡每當看見新人幸福的場面時。這些場面會牽引他內心的傷痛與寂寞,令他驀然意識到自己孤身一人,孤獨到連保險受益人的名字也想不到。

他想要一個依靠的人和地方。

「很多人以為,做我們這一行,可以賺很多錢。可是一條人命能值多少?有時碰到不景氣的時候,經常一年半年沒有生意上門。」
「不知為什麼,我最近常常受傷,我很厭倦在自己的身上挖子彈 出來。我覺得好累。這一天,我很早就睡了,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我知道我該做個決定了。」

他開始厭倦當殺手的生活,厭倦在自己的身上挖子彈出來的日子。他的決定就是要和天使二號結束拍擋關係。他想要告訴她的決定,他在受傷兩星期後約了她,但他沒有去。

如果我猜得沒有錯,過兩天,她會來這兒找我。我這麼有把握 ,是因為我們是拍檔。做拍檔,除了要瞭解她之外,你自己也要給她機會讓她了 解你。所以有時我會故意留點線索給她,讓她知道我最近做過什麼事,去過什麼 地方,這麼多年,她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不過,任何事情都會過去的。我很想告訴她,我不想再過這種日子了。但不知怎麼對她開口。所以我決定用另外一種方法。

也許他是受到潛意識的自己阻止去見她,除了不知怎麼開口,更大的可能是她在他的心底已佔存著一個位置。多年來,他其實已經愛上了她,因受到膽怯和不捨的作祟,他不想面對與她以見面的方式離別。

他始終堅信著最好的拍擋是不該有感情的。

最後他遞了一枚硬幣給吧員,告訴他:「過兩天,如果有女人找我,麻煩你把這枚 硬幣交給她,告訴她,我的幸運號碼是1818。」

1818是這個酒吧點唱機裡的一首歌, 歌名是《忘記他》。他選擇用這首歌去道別,這看似很灑脫,但其實他把一部份的感情寄予在歌曲裏。只要日後再次聽到這首歌,他就會想念她。

一天他在麥當勞吃快餐的時候,被一個滿頭金髮,身著及膝改良旗袍的,打扮誇張的女子(天使五號)搭訕。

吃完快餐後,外面下起了雨,天使五號強拉著他高聲呼叫:「 下雨了,好爽,去玩啊!」

天使一號猶豫了一下,和她一起衝進雨中,用西服外套充當雨衣,兩人相偎依在雨中奔跑。

到了天使五號家的樓下,她三番四次地挑引天使一號上來的意欲。但天使一號似乎沒什麼興趣,最後她搶了他的西裝,令他不得不追上來。

「知不知道我為什麼染金色的頭髮? 」
不知道。
「不想讓人家那麼快忘記我。」
很特別。
「你騙我。
真的很特別。
「以前也有人這麼說過。
誰啊?
「你啦!你以前泡過我的。那時我是長頭髮的。你還叫人家BABY!」
真的,假的?
「真的。你不記得就算了。你喜歡我嗎? 」
我沒說過我喜歡你,只想找個伴,就今晚。
「說不定明天你就會喜歡我。」

天使五號的態度神經兮兮,一時自嘲喃語,一時瘋狂大笑,一時凄慘地笑,一時認真凝對。天使五號聲稱天使一號泡過她,但他一點印象也沒有,但對他來說,一切都不重要,他只想有個伴。

他想要忘記天使二號。

被寂寞灌得醉醺醺的兩人,在互相熾熱的目光與觸碰下,情慾的誘惑逐漸漫延整個空間,體溫縈繞著彼此的身體,兩人繼而唇齒相擁,忘我地深陷其中,瘋狂地佔有對方。

只是,這樣激情的結合,不是源於愛情,而是源於內心萬丈深淵的一處,寂寞無力的吶喊,訴說著渴望能填補無盡的空虛,釋放恐懼和愁緒,使遍體鱗傷的心能得到痊癒。

天使一號走進了一間日式酒吧,他與那裡的老闆閒聊,甚至聊到開店。

以前我從沒想過要開店的。因為我不需要一個落腳的地方。但是現在不同了。應該為將來打算一下。

他想要一個依靠的人和地方。但他沒有愛人和家庭,所以希望自己開的店會是一個能依靠的地方。

此時坐在酒吧的他又聽到了那首《忘記他》

我已經很久沒去那家酒吧了。因為我不想聽我的幸運 號碼:1818。但是有些事是躲不過的。我不太喜歡在日本店聽流行音樂,之後,我再沒去過這家日本小店。

有些事是躲不過的,例如聽到1818,例如想起天使二號。

據天使五號說,有一個人從她身上了聞到了天使一號的香水,那個人想要見天使一號,天使五號替他們約了見面。

那個人正是天使二號。

在天使一號和天使二號談話的途中,天使五號冒著大雨奔跑了出去,天使一號追了上來,用西裝外套為她遮風擋雨。

到了天使五號的樓下,天使一號拒絕上去。

天使五號大哭大鬧,甚至在他的手咬了一口,哀求天使一號即使離開了也不要忘記她。

我記不記得她,其實並不重要。對她來說,不過是一個過程。 希望她很快找到她的終點,一個真正喜歡她的人。其實每個人的一生中都需 要一個拍檔。不知我幾時才找得到我的?

回到和天使二號見面的地方。

「 我們還是不是拍檔?」冷豔的紅唇微微開口問。天使二號的黑瀏海遮住了雙眼,眼神似乎漫不經心,但她拿著煙的手正輕微顫抖著。

我和她合作過一百五十五個星期,今天還是第一次坐在一起。
這個問題,我不知怎麼回答。因為每個人對拍檔的看法不一樣 。在工作上,她是個很好的拍擋。但她不是可以一起生活的人。

天使一號說:「 我想,我不會再跟你一起合作。」

但他答應了幫她最後一個忙。

只是在這次的工作,槍聲不斷的混戰中,無數的血和子彈濺飛,他的視線陷入黑暗,直到永遠。

做這一行最大的好處是不用做決定。誰該死,時間,地點,別 人早就決定好了。我是個很懶的人,我喜歡人家替我安排一切。最近有點不一樣 ,我開始在替自己決定一些事情。無論是對是錯,這個決定都是屬於我的。

最後,他為自己做了一個決定。

無悔,無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