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山秘密療法1-日行一善(跟憂鬱掰掰)發

瘋狂蘇山 Crazy Susan

「我知道如何用方法對抗憂鬱,但是我生命裡為何產生憂鬱?就像生命密碼?我得要解開那密碼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

從小我就學會日行一善,最常做的事情是我高中時候,天天搭公車上下課,我都會故意坐在公車司機附近的位置,讓位給老人或孕婦。我的家庭是最低層比工人階級更低的階層,父親是江湖郎中,在西門町的獅子林大樓,騙人算命改運,不穩定的收入,讓母親每天提心吊膽,長期缺乏安全感,讓她情緒起伏不定,常動手打小孩,我就是那個小孩。

但是,我從來都不恨她,我愛她,因爲她是我母親,她越是打我,我對她的愛越深,幼小的心靈隱約的知道我必需日行一善,為我的母親跟家人, 他們做的壞事會因爲我的日行一善而消除,幼小的心靈充滿愛,也不知道那裡來的,我總覺得我的愛一定能融化母親的心,直到現在我還是保持日行一善(買一堆愛心口香糖),而我已經不是那個挨打的小女孩,前陣子我才知道父親十五年前過世了,國家處理他的後事,我希望他走的沒痛苦,但我永遠不會知道。

我最愛的母親現在已經八十三歲了,她仍然會用各種方法折磨我,例如經常換電話號碼?讓住在日本的姊姊跟住在美國的妹妹找不到她,唯一留在台灣的我就要處理,她最新的謊言是她的房子漏水,要我幫她買間小套房,其實我爲了漏水已經給過好幾次的修理費,而且百分百確定早沒漏水了。

很現實的狀態是,我日行一善超過三十年,母親仍然不愛我,她心裡充滿對自己人生的怨恨,很抱歉的是這輩子她已經沒機會消除怨恨,她恨她生母把她隨便送人當養女,她恨她的養母把她嫁給一個愛賭博的工人,她恨她第一任丈夫愛賭賣兩個女兒還賭債,她恨我的父親是外省人(國民黨老兵),她恨我父親到處嫖妓,全身性病,她恨她的養女(住在日本的姊姊)當酒家女的時候沒把賺的錢都給她,她恨我父親覬覦她的養女(住在日本的姊姊)關係曖昧,她狠政府開放大陸探親後二姐被老兵丈夫丟回給她,她恨我妹妹跳機留在美國永遠不回台灣,她恨我十九歲時爲了考大學,隻身離家不再回去,這些到現在都無法消除的恨,顯然我的日行一善是不夠的。

我的第一個憂鬱症醫師說,我的憂鬱症來自我的母親,這位醫師開給我憂鬱症的藥讓我常頭暈,有次開車在高速公路上撞上安全島,換了一部新車,我換掉這醫生,因爲他不願意換藥。但是,他讓我開始思考我的憂鬱來自我的基因嗎?或是來自長期的挨打,當母親的出氣包?我已經不想知道真相,因爲我已經超過五十歲了,母親仍然繼續恨我,我唯一能爲母親做的除了在心裡求神(母親的神跟眾神)幫助她,我繼續日行一善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Crazy Susan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