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糧倉、⼤地慶典|@漂鳥197大地藝術季

文/謝竹天

Stray birds of summer come to my window to sing and fly away.
夏天的漂鳥,來到我的窗前,發出啁啾歌聲,然後翩然離去。

RABINDRANATH TAGORE — Stray Birds
泰戈爾 — 漂鳥

你永遠不知道這一秒美麗的花東發生著什麼故事,除非雙腳踏上這片土地,用五感來體驗。台東的地方故事就像春雨一般滋潤著土地也同樣溫暖著我們的心靈,今年夏天,故事持續發生且特別精彩!

萬物糧倉大地慶典粉絲專頁

大地上的藝術,結合生態、日常、旅遊,日本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Echigo-Tsumari Art Field)強調里山倡議中人與自然共生的精神,藉由藝術注入越後妻有地區非凡的新生命。在台灣,縱谷大地藝術季則是推廣縱谷精神,在花東縱谷一起譜寫天地神人的共生共創。

當藝術介入花東的日常,看見縱谷百態和在地人文特色之美的同時,也許你也會和我們一樣種下這樣的鄉域種子:我們在生活中需要鄉村的懷抱,花東縱谷是萬物的糧倉也是人類最好的禮物。期待在池上的土地收到這份禮物之後珍藏享受,讓這棵鄉域種子在往後的生活中,永遠陪著我們,自然地發芽和生長。

花東縱谷藝文樂遊園一日遊共三場|圖片來源:中華管理發展基金會x萬物糧倉大地慶典

不管你是來放鬆的遊客還是在地的居民,何不給自己放個假,接受這份自然的厚禮,並和我們一起享受拆禮物的滋味呢?一起開啟花東縱谷藝文故事之旅吧。


文/沈婷茹
圖片提供/微構創意整合有限公司-羅正傑

「我們不要忽略人與萬物生態的關係,人類的智慧就是二十四節氣。」 — — 張天助。

圖|池上人文的推廣大使-張天助 羅正傑攝

今年七十歲的張天助大哥,談起池上的人文歷史如數家珍,因為交通不便,池上在台灣算是最慢開發的鄉鎮。現在最流行的自行車大道,在早年全都是河床流域,河床下切後改道,才形塑今天的大道。早年的池上,匯聚了許多退除役官兵,也因此是全台灣茶室最多的地方,在車站後方的茶室中,或商談生意,或打發時光,古早味的池上,是熱鬧中顯風華。

從國中開始學習種稻知識,張天助大哥最大的夢想,是要種十公頃的田地。現在的他,有自己的果園和稻田,從民國85年開始推動柚子認養,是串連消費端與生產端的先驅。當時喊出的口號:「認養一顆果樹,你可以擁有一片果園的享受。」這樣的商業頭腦帶動柚子銷售,也使他獲得了成就感。但他最喜歡的,還是屬於農村的生活型態。走在農村裡,只要一家戶有困難,大家都來攜手相助,這種互助、合作、分享的精神,是他成長過程所經歷的,他更希望能持續下去。


文/沈婷茹
圖片提供/微構創意整合有限公司-羅正傑

「天時、地利、人和,唯有三者搭配才能沖泡出一壺好茶。」 — — 吳秋伶。

圖|泡得一手好茶的吳秋伶 羅正傑攝

走進博雅齋人文茶館,身穿改良式旗袍,氣質優雅的老闆娘吳秋伶親切招呼。我們在天然木做成的桌椅上,待了下來,她巧手砌著一壺又一壺的茶。

在鹿野龍田村,海拔不高,但當水氣雲霧繚繞之際,彷彿置若深山,身在水墨畫中的人間仙境,是在花東縱谷才特有的美。創業三十年,博雅齋的名號,源自於她是嘉義人。三十多年前,從嘉義嫁到鹿野, 開始種茶,從栽種、採茶、烘焙、成茶的過程,親身投入與參與,她笑說女人是油麻菜籽命,但後來卻真心的愛上鹿野的這份清靜。

在博雅齋,除了有濃厚的茶香還有古董傢俱。一開始,她和先生先著迷於古董,後來才想「以茶會友」不也是一樁美事?這裏倒像是會客室,先斟一壺茶招待朋友,有興趣再來買茶。從種茶到泡茶,這份「慎重對待」的心意,內化到她與人的應對進退之中,那是對每個細節都不馬虎的精神!

從九十七年茶業改良場台東分場研發出紅烏龍開始,博雅齋也跟著投入研發,經過反覆的實驗和調整,終於做出有「甘、甜、爽」風味的紅烏龍。紅烏龍,不是茶的品種,而是茶的工序,只要此種過程產製的茶即可為名。透過重發酵、重烘焙的手法,為鹿野低海拔的茶品,尋找到一條出路。


文/沈婷茹
圖片提供/微構創意整合有限公司-羅正傑

「當我什麼都不擁有,我就什麼都擁有。」- — 薛惠芳

圖|薛惠芳位於花蓮光復 羅正傑攝

她這樣形容自己:「我是一位理想主義實踐者。」身為一名具備生態專業的調查員,曾在深山住過八年:白天帶隊解說,和旅人探索生態;夜裡與籠照的星空、月光,以及蟲聲鳥鳴為伴,這是薛惠芳的日常。

待過台北陽明山文化大學、台北植物園、台灣最南端墾丁森林和海邊、金山法鼓山,流浪在台灣的各個角落,從事植物監測、生態調查等工作,現在落腳在光復大農大富平地森林園區。身為導覽解說員,對鳥類和青蛙特別鑽研,在她眼裡,光復的生活和她在山上的日子接近。這裡是花東縱谷最大的平地森林園區,從天堂路望去,筆直的路通往遠處的深山,茂密生長的林相讓園區充滿生氣,且富含生物多樣性。


文/沈婷茹
圖片提供/微構創意整合有限公司-羅正傑

「回家,是一件事。創業,又是另外一件事。」- — 鍾順龍

圖|在田裡採摘花生的鍾順龍 羅正傑攝

作為攝影師的鍾順龍,在八年前帶著藝術行政專業背景出生的太太-梁郁倫一同踏上返鄉之路。從城市到鄉村,回到鳳林後才發現是重新學習的開始。

順龍認為土地最美的地方,在於「可塑性」,一分溫柔也帶著一分嚴厲。家鄉鳳林的美,在時光中漸漸被遺忘,同時母親的炒花生手藝,也需要有人傳承,因而做了返鄉的決定。回鄉之後,從一級農業、二級加工,到三級服務銷售,他樣樣親自參與。問到他,最難的是什麼?他回道:「最難的還是一級產業,因為靠天吃飯。」


整理/沈婷茹
圖片提供/中華管理發展基金會、羅正傑

「我是從我自己的家族史,來看見地方的歷史。」 — — 簡淑瑩

圖|簡淑瑩在池上。中華管理發展基金會攝

迎面走來的淑瑩姐,帶著些冷酷氣質,讓人心生敬畏。後來,當我開始提問,談及池上米、池上文化、池上人,淑瑩姐的眼睛瞬間發亮,講到激動處,甚至從包包裡拿出手帕,擦拭臉上的淚水。這是屬於她的真性情,與對地方的深厚情感!在地生活五十年,她對在地的生產、生態、文化,都有深入的了解與獨到的見解。從「池上書局」作為認同在地文化的起點,也走訪世界遊歷,讓她更清楚看見池上的美 — — 大坡池畔的波光粼粼,春、夏、秋、冬四季變化的稻作風情,都是池上使人心之嚮往的原因。


文/沈婷茹
圖片提供/中華管理發展基金會,走走池上

「我是在到了池上之後,才開始想我的家鄉——關西。」 - - 大白

圖|由過去醫院改造的走走池上,中華管理發展基金會

人都是要出去繞了一圈後,才會回頭看自己的故鄉。在現代化高度發展下,城市越趨擁擠,高壓力,高工時,密集的步調讓情緒憂鬱的人越來越多。這樣的生活型態也讓人們開始反思,究竟想過什麼生活?除了汲汲營營的追求財富,是不是其實能有其他選擇?

花東縱谷擁有優美環境,近年來形塑一種新的移動形態,除了返鄉的U型人外,更多了移居的I型人。他們沒有選擇回去自己的家鄉,而是運用所長,將他鄉視為新的故鄉。定居池上,經營「走走池上」空間的大白,正是典型的代表。

大白是一位靦腆的男孩,和他對話如沐春風,溫和,謙虛,卻又不乏水瓶座的古靈精怪與設計師的反叛精神。台東製造創辦人祐笙說:「大白是縱谷之神,走走的粉絲頁黏著度超高的。鹿野博雅齋的秋伶姐提到:「大白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年輕人,人超NICE,和他合作非常愉快。」縱谷以外的朋友這麼形容:「 大白是個用感性在縱谷騎車遊走的年輕人。」他的害羞,認真,及對地方的熱情,讓周遭的人都看在眼裡,更願意爭取更多與他合作的機會。


文/中華管理發展基金會沈婷茹
圖片提供/中華管理發展基金會、走走池上、台東製造

池上鄉位於花東縱谷的核心,南來北往都相當便利。許多旅人受伯朗大道的農田景觀吸引,騎著單車欣賞搖曳的稻穗。錦園村有條浮圳,浮圳上的涼亭大觀亭是避暑勝地,冬日則是遮風避雨的歇腳亭。從大觀亭一眼望去,是或綠或金黃的稻田,整片映現眼簾,沒有電線桿的遮蔽,座落於中央山脈與海岸山脈之間,純粹的稻田之美令人屏息。

一望無際的稻田,給人身心安適的遼闊

池上的穀倉 大家的藝術館

多力米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梁正賢捐出家中 60 年歷史的老穀倉,無私、無償地開放過去農民的藏富之處,讓灰撲撲、缺少生命力的穀倉,經過一年多的整修後,變身為明亮而質樸的鄉村美術館。

2015 年,台灣好基金會啟動「池上藝術村」計畫,邀請蔣勳成為第一位駐村藝術家。穀倉也在蔣勳的建議下,轉向藝術館發展。建築師陳冠華率領元智大學學生進駐創作,經過長期陪伴,深耕調查,藝術館空間與設計概念逐漸成形。「池上穀倉藝術館」於 2017 年 12 月開幕,首期展覽便可見席慕容等大師之作。站在穀倉藝術館的迴廊,陽光透過建築設計的縫隙竄入,感受特別幽靜。而除了穀倉藝術館,池上還有許多展現地方文化的店家。


文/中華管理發展基金會沈婷茹
圖片提供/中華管理發展基金會

袁枚的《隨園食單》記載著多種糕餅、湯糰的作法,製作步驟、節慶食材的使用都是一門學問,每一處細節皆值得探究。品食時,先觀賞其造型、色澤;入口那刻,口感、香氣甚至能喚醒食客的回憶與經驗。花東是天然糧倉,山海之間容納著各族群的生活,除了原住民會放養山豬山雞,食用小米、樹豆、紅藜之外,短短幾十公里的路上,有鮮美的海鮮、海菜,也有以米食為主的鄉村料理。料理人為了提煉出食物最天然的滋味,從食材選用到料理手法,無一不講究。

麵包山烘焙的老闆吳仕堯本來的專長是藝術創作,後來從零開始自學烘焙。(圖片提供/台東製造)

返鄉青年的職人魂

臺東市「翠安儂風旅」的老闆黃治鈞和老闆娘李品萱在法國藍帶廚藝學院認識,習得好手藝後,一起回鄉經營旅館。旅店提供法式下午茶和晚餐餐酒,他們從甜點的層次,展現對味道的雕琢堅持。吃著「草莓圓舞曲」和「巴黎布列斯」,感受一層又一層的絲滑質感;伯爵口味的「初鹿奶凍生乳捲」是熱銷商品,採用初鹿鮮奶製成的鮮奶油綿密、不膩口,伯爵茶的香氣在口中優雅綻放。翠安儂嚴選優質在地食材,以法式甜點的製作手法呈現食材的美味,每道甜點彷彿高級珠寶盒,閃閃發亮,幾乎讓人不忍心吃下它。


文/中華管理發展基金會沈婷茹
攝/王弼正

乍暖還寒的春日,正是紅藜成長與收割的時節。紅藜綠色的花穗悄悄地變色,金黃燦爛,大紅豔麗,橙紅如旭日朝陽,色彩斑斕的紅藜在風中搖曳,彷彿新生希望。近五年來,臺東紅藜產品相繼推出,成為南迴部落產業成長的開始,而這一切,都歸功於在地居民。

豔麗的紅藜與藍天相互輝映(圖片提供/中華管理發展基金會)

南迴線上的金峰鄉賓茂部落,是全臺小米與紅藜產量最大的地方。紅藜品牌「峰忠傳奇」創辦人高世忠原本是職業軍人,由於家中父母年邁,兄弟們猜拳決定由他承接照料父母的責任。他退伍回到部落,從農業生產著手,春天收完紅藜,接著種植小米,隨四季更迭耕作,讓地力發揮最大效益。

串聯帶動紅藜產業

高世忠除了是紅藜達人,他導覽部落故事時活靈活現的姿態,更令人難忘。他分享排灣族豐年祭青年會「打屁股」的傳統,大家手舞足蹈之際,有幾人會被頭目點名出列,被狠狠地打三下屁股。這三下的象徵意義是:第一,你以前的調皮搗蛋一筆勾 消。第二,你已經進階了,要忍受這些痛苦。第三,未來的路會更崎嶇。高世宗對部 落相當有信心,他說:「一個強不會很強,要串聯彼此才會很強。」在地紅藜產業便 是因著「串聯」的力量,除了復興一級產業,也帶動二級加工。

Creative Taiwan Project

邀集每位內容創作者,以「個人名義」加入議題討論與內容撰寫,透過「一篇文章」撰稿支持,協作台灣城鄉創新地圖!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