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士大夫與世家大族之逝去》

我諗近排大家都俾查良鏞嘅死訊,生平,評價等等掩蓋,我去睇呢啲文章嘅時候,我會用佢嘅本名去分:

「鏞」:亦即係金庸筆名嘅起源,代表有關金庸嘅十四本作品同地位,已經有足夠嘅文章同研究,某程度上,金庸亦係將「武俠小說」(主要是自己作品)推入文學研究嘅推手。

「良」:代表著佢嘅一生,由家庭,感情,政治,亦係最受爭議一部份,我地都會嘗試,將查良鏞定性一個乜嘢人,將佢嘅一切定為「好」與「壞」

「查」:查良鏞嘅起源,海寧查氏,亦係今次我要講嘅內容—


海寧查氏可以追溯到明清,不少祖先在清朝入仕為官,甚至係民國都有族人出仕,算得上係一個世家大族,而如果我地睇返查良鏞本人嘅表親,還是姻親,我地都可以發現,不少名人和專家,其實呢個情況,係清末民初係好常見。

我地可以係何人可無待堂堂主嘅文,會見到一個重點,查良鏞係以古代文人心態,去同中國打交道,其實當我地睇返查良鏞嘅背景,係完全唔出奇,因為查良鏞就係一個末代世家子弟,無論係理想化嘅士大夫精神「憂國憂民」,還是「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係儒學影響下,文人嘅使命注定要係參與政治,包括將儒學經典同倫理,及漢文化承傳落去,並以呢套價值觀治國。

一九四九年係注定華夏文化同世家大族嘅沒落,因為中共並無容納世家大族,同沿用過往權力架構,當初辛亥革命後,就算經歴一系列分裂,由北洋到民國政府當政,都是像過往以執政者(或掌權者)為軸心,輔以世家大族入仕,同係士紳地方上發揮影響力,過往千年各大朝代都咁運作,而正正係呢批世家大族,和士紳係政治上嘅地位,加上過往入仕途徑以讀書為主,令到華夏文化可以保存係呢群人身上。

而中共奪國後,就已經將呢套權力架構打破,地方士紳失去地方影響力,世家大族失去權力,而中共亦唔需要所謂華夏文化,加上一眾世家四散,華夏傳統文化係一九四九年就注定凋零,好多人提倡要將華夏文化復興,革新儒學等等,甚到中共都不時會提倡儒學,甚至有啲人妄想重建「士大夫階級」,想將傳統文化重回現實政治中。

只係我地都係見到一次又一次嘅徒勞無功,因為作為華夏文化載體嘅世家大族,同地方士紳被踢出政治舞台一刻起,其實「華夏文化」係政治上就已經斷左,甚至連帶至教育,承傳都日漸式微,因為過往科舉制係圍繞住華夏經典,而由地方士紳,同世家大族包辦嘅教育,加上統治者嘅推崇同利用,華夏文化先可以承傳。

或者,你會講當我地仲用漢字書寫,華夏經典作品,藝術品依然流傳至今,「華夏文化真係沒落左?」我會反問,咁到底依家我地有幾「華夏」咁生活,我地嘅生活,或者制度上,又有幾多符合「華夏價值觀」呢?


查良鏞個輩可以講係「最後的士大夫」,係佢個輩之後,多數係從西方教育系統出身,而唔係華夏文化書院出身,無人可以承擔「承傳文化」嘅責任,更不用說在政界發揮治國作用,而當承傳嘅鏈接已經斷裂,現代學術環境不利承傳文化,當鄧小平賜於機會俾佢從政,俾佢有機會接近權力中心,實現佢嘅入仕志願,我地唔難想像佢內心嘅興奮,只係八九六四後,佢明白中共並唔係所謂開明領袖,而選擇退出政治。

但對中共黎講係改革開放後,無論係昔日世家子弟也好,國學大師也好,文壇巨人也好,中共吸納佢地,只為左維持中共統治,中華民族嘅正當性,與及維持中國由古至今連繫嘅工具,佢地唔打算重用,亦唔會採用佢地想法,更唔打算將「傳統華夏文化」復興,而呢個現實又有幾多人肯面對?

查良鏞唔會係最後一個,受華夏文化薰陶後,對令中國強大有所期望,無視華夏文化已經失傳,中共對正統文化無興趣嘅現實,而投身中共懷中,希望透過中共,令華夏傳統發掦光大,但查良鏞用佢一生去展示,呢種做法嘅不可行,佢嘅從政失敗亦象徵,華夏文化載體嘅世家大族,宣告從政治舞台退場。

聚言時報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