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寶春bun-tiàm kap Singapore to̍k-li̍p ê li̍k-sú

吳寶春 Bun-Tiàm 這則新聞給台灣人最大的啟示,就是當初馬來亞聯邦首相東姑拉曼千方百計要把新加坡、李光耀和人民行動黨趕出馬來亞聯邦,是一件多麼高瞻遠矚的政治決策。

人民行動黨在新加坡還是英屬城邦時期,就是以當地華人作為基本盤,其中絕大多數親中親共。新加坡的這些「華人」,是國民黨政權在1930年代前進南洋辦學校教方塊字和普通話重新塑造出來的產物。而因爲1930年代以後的國民黨南洋支部充滿了各種共產國際的匪諜,天天鼓吹打倒英國帝國主義殖民者,這些南洋華人的民族建構和認同都是指向中國(國民黨蔣介石的中華民族主義的「舊」中國和共產黨的「新」中國),他們事實上都是共產黨的同情者。

以李光耀為首的人認為基於地緣和歷史紐帶,新加坡應該加入馬來王公的馬來亞聯邦,但加入之後,這些原有的華人既不願意同化變成馬來人,又跟左派共產黨勢力千絲萬縷扯不清,製造種族流血衝突和共產黨滲透東南亞的機會,最終迫使東姑拉曼在大馬國會動員,決議把新加坡開除。但是台灣人現在提到李光耀,只會說他治理多麼成效斐然,當然不會提這些不光彩的事——看名字也知道,「人民」「行動」黨本身就有濃厚的左派色彩。

這個歷史故事解釋了新加坡的語言與文化政策。新加坡「被獨立」以後,以英文為官方語言,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事實上是取締普通話和漢語方塊字的,培養了一個世代只會講英文和潮州話/福建話的本地精英。我老人家接觸過的四十歲以上的新加坡律師,絕大部份是不能讀方塊字也不會講普通話的。這樣做的真實原因,就是把共產中國的影響力阻絕在外,以符合隔離防疫和冷戰站隊的需要。

然而,等到中國改革開放重新崛起、美國與中國形成機會主義聯合以後,新加坡又想要兩邊沾好處,再加上新加坡的國際地位已經穩定,普通話和方塊字便隨著中國的新移民重新復活了。這些來自中國的新移民,大多是中國東南沿海和內陸二線城市的企業家,也就是吳寶春在新加坡國立大學商學院遇到的同學。可以想像的是,這些人又會重新影響新加坡原來那個國族認同還沒有徹底清洗完畢的華人基本盤。

支持吳寶春去新加坡開店的新加坡本地華人資本,當然會在第一時間把吳寶春押著低頭去做這些事,反正他們自己已經解決了國際地位和身分認同,當然覺得你台灣人何不識時務低聲下氣就好了呢?新加坡又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會逼人家做這種事的新加坡華人,當然會被堅持英國帝國主義偉光正、把共產國際和華人畫上等號的東姑拉曼瞧不起,必欲排之而後快了。

新加坡混得好,是因為地緣形勢與中國隔離、又在海路航線要道上,加上英國殖民者留下來的法律和行政制度,而不是李光耀天縱英明——他聰明的地方就是亡羊補牢,見風轉舵強推「去中國化」,才有辦法在「被獨立」以後享受英美海上秩序和冷戰紅利。

套用劉仲敬的說法,你如果看到一個人拿槍對著自己腦袋轟一槍而沒死,應該是佩服他爸媽把他生得好,以及他是採用哪些手段才能挽救回來的,而不是有樣學樣也在自己腦袋上開一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