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里約奧運桌球女子單打:鄭怡靜第三輪、第四輪、八強賽。

2016里約奧運桌球女子單打,鄭怡靜連過兩位世界頂尖的削球手,她展現出來的實力已可向「喜歡看贏球」的台灣一日球迷們交待了。

第三輪的對手是白俄羅斯的Viktoria Pavlovich,這位出生於1978年的老大姐,年輕時戰績平平,但是2010年首度在歐洲錦標賽封后,2012年又擊敗歐洲一票歸化的中國海外兵團二度成為歐洲冠軍,是史上惟一一位能二度稱霸歐錦賽女單的削球選手。我數年前看過ESPN轉播的歐錦賽實況,對她留下深刻印象。

Pavlovich是當今世界球壇少數碩果僅存的純種削球手,靠的是人高腿長、腳勁足、底氣過硬,絕不認輸,招數有九分都是防守型的削球。反手貼長顆粒,正手貼平面膠皮,削球中經常使用「倒板」(轉換拍面)製造各種旋轉變化,這只有頭腦極度清醒的選手才能作到。她主要是耐心等待對手失誤,或者在十幾二十板來回後等到出現真正絕佳的機會(例如對手切球不夠短或反彈冒高)才會搶攻,她若攻擊,基本上不跟人來回對攻的,是瞄準對手中線或手腕內側,「一板就要你死」的綿裡針打法。普通的女子選手(例如中國國家隊一票剛打上正選的年輕女球員,世界排名三四十左右的),跟她對打,要不了幾個來回就自己失誤自爆。在我心目中,這位大姐真正當得起「Champion」一字的道德風範,鄭怡靜能夠在七局苦戰後獲勝,意義重大。

第四輪鄭怡靜出戰韓國正妹徐孝元。

徐孝元是這幾年來韓國桌球女隊的代表人物,白淨瓜子臉、杏圓眼加上豐富的表情,不論在資深桌球迷或只是看熱鬧的一日球迷中,都有很高的人氣。她的打法是「削攻結合」,有別於Pavlovich的純削球九分防守,徐孝元大約是六分防守、四分進攻,而且有發球後第三板直接轉正手大力猛攻猛扣的套路,還能正面對攻相持比擺速比調動,因此對手不能只考慮她的削球,她的連續進攻有相當威脅,這是她勝過Pavlovich的地方。但是福兮禍之所倚,她不像Pavlovich有那麼多倒板的使用,旋轉的變化沒辦法和Pavlovich相比,穩定性也略輸。

這也就是鄭怡靜在前三局勢如破竹的原因:一旦摸清了徐孝元在削球的變化上有其局限,只要穩定發揮,鄭要調動徐孝元的重心就不太難。而鄭怡靜的第三局是表現優異:一記大板重扣徐孝元正手位,徐正妹勉強削回,鄭怡靜立刻擺短反手位,讓徐正妹連跑回救球也來不及。說得噁心一點,這球就算瑞典球王老瓦(Jan-Ove Waldner,台灣過去譯為華德納)再渡江湖,也不過如此而已!

徐孝元後面三局能夠追回,靠得是加強自己的主動攻擊,尤其是發球後的第三板、第五板連續大板猛攻得分,果然有奇兵之效,破壞了鄭怡靜原本的節奏感,迫使鄭在回擊時不能任意回切或冒高。但畢竟「削攻結合」的選手,其主動搶攻的威力有其極限,除了習慣打法不同外,削球手使用的防守型球板通常偏薄、偏軟、面積較大,容易控制製造旋轉變化,但在頂尖層級,這樣的底板,攻擊球速是不足的。因此到了第六局,徐正妹「削攻結合」的變化優勢就已消耗的差不多,只是鄭怡靜未能把握最後的發球而已。但鄭怡靜在決勝第七局重整旗鼓,正手頻頻發力,而徐正妹的進攻節奏也已到頭,鄭怡靜最後兩分都是在漂亮的調動後大板搶攻得手,贏球的氣勢乾脆利落。

八強賽鄭怡靜面對中國隊女一號李曉霞,李是世界冠軍、也是上屆倫敦奧運金牌。中國女乒獨霸天下已有三十年,人材輩出,女一號都是技戰術與心理素質佼佼之選。結果,李曉霞以直落四擊敗鄭怡靜。鄭怡靜這場球當然不乏亮點,但看得出來:鄭和李的實力差距是明確存在的,輸球只是因為李曉霞打得太好,而不是鄭的失常。鄭怡靜是大會第七種子,止步八強已是合理結果,還可以多要求什麼?

這差距不全來自於技術,更多的是來自於長期累積下來的訓練質量差距:在反應時間只有十分之一秒、甚至百分之一秒的瞬間,如何將技術、戰術與心理素質全面結合,比較的是基本功與訓練質量。我不是在說鄭怡靜訓練質量不足,而是說,在中國舉國上下把乒乓球當成「全民參與」的「革命事業」的體制下,培養出鄧亞萍、陳靜、王楠、張怡寧這些世界冠軍的訓練質量,只有「中國國家隊」這個龐大機構能提供,這在全世界的單項運動中是百中無一的特例,而不是常態,因此輸給中國隊並不可恥。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Chiaheng Seetoo’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