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里約奧運桌球女單:四強戰、銅牌戰。

北韓金頌伊同志異軍突起,以削攻結合打法一舉奪得銅牌,某個意義上說明了她目前是最會打乒乓球的女性人類(至於金牌戰的丁寧對李曉霞呢?那是「奇行種女巨人」的暴力對決,非普通女孩子可以近身也),也說明了乒乓球再度改成 40+ 的塑膠大球後,削球或某種程度的削攻/攻削結合打法,至少在女子乒壇,猶大有可為,投資報酬率極高。

和打法相近的南韓同胞正妹徐孝元相比之下,金頌伊的長處更為明顯:第一,在多板連續來回相持的場合,金同志比徐正妹更能靈活切換削球防守與大板進攻,因此節奏變化更多;第二,純粹的進攻套路上,金同志的連續大板更為兇猛,也能對拉,威脅性更高;第三,心理素質強悍,削球手由於打法較為被動,不靠多板來回很難得分,如何沉得住氣、頂得住兩面進攻型選手的狂打猛擊,沒有強悍心理素質不能成器。金同志靈活而狡猾,跟白俄羅斯大姐 Viktoria Pavlovich 的咬緊牙根堅忍負重恰成有趣對比。金同志未來十年,必然可以在女子乒壇占有一席之地,即使北韓很少放乒乓球員出國比賽。

最可惜的,則是在四強戰、銅牌戰接連敗北的日本人福原愛,被廣大中國球迷暱稱為「小愛」,可能是瑞典球王老瓦以外,在中國最有知名度的外國乒乓球選手。小愛三歲學球,十歲出道,十一歲即入選日本國家隊,成為日本歷史上最年輕的女乒國手。2003年十四歲,在世錦賽一路打到八強,輸給中國球后張怡寧;2004年以15歲又287天成為奧運史上最年輕的乒乓球參賽選手。由於長年在中國訓練,小愛說得一口流利的東北腔普通話。右手持拍,正手平面膠皮,反手是生膠中顆粒,打法而言採用近檯快攻,正手以扣殺為主要進攻手段,拉弧圈或近檯切、搓都屬過渡手段,反手則以快帶和動作隱蔽性高的彈擊為主。以武俠小說來形容,小愛的球路彷彿柳葉刀、越女劍這類的武功,以輕捷、快速的招式,讓敵人應接不暇。小愛只有155公分、48公斤,練這種近檯快攻打法,確實適材適所。而小愛在打進四強戰以前,前三輪一局未失,可知其狀況之佳。

但她在四強戰遇到的是中國人大滿貫得主,身高174公分、體重65公斤的李曉霞,就兇多吉少了。理由有二:第一,乒乓球「以快制轉」的四字總訣就是中國人首先發明的,要比「快」字,中國隊之於乒乓球,正猶如少林武當之於天下武功。小愛的一身柳葉快刀功夫既是習自於中國,這部刀法一切可能的變化,中國隊從上到下爛熟於心,臨陣之際,自然有所因應,封住一切可能的漏洞。

第二,李曉霞(以及她在金牌戰的對手丁寧)的身體素質之佳,前所未見,這兩人除了中國女乒經典的「快」字訣外,還引入了男選手的中遠檯強力前衝弧圈的進攻手段。這感覺像是丁李二人用鬼頭刀屠龍刀一類的重兵器施展柳葉刀法,而控制、速度猶有過之。鏡頭帶到丁寧使用的底板,似乎是Stiga為應對塑膠大球開發的 Infinity VPS 純木五夾,速度和許多加料板比起來慢得多,正說明丁寧打球發力之重。

因此,不論小愛怎麼變招,往往看她分明已搶得上風,快攻快帶快彈,落點極其犀利,但李曉霞總能洞察先機,用屠龍刀式的質量狠狠一板回擊到更犀利更刁鑽的落點,小愛只能望球興嘆。

銅牌戰小愛對上金同志,則又是另一個故事。40+mm 的塑膠大球,在旋轉、速度和彈性上又更遜於原來的 40 mm 賽璐珞球,在器材不變的前提下,要打出同樣的球質必然更為費力。反過來講,就是削球手也變得更難以一板打死。小愛的弧圈球只能拉轉,前衝量不夠,而正手扣殺或反手彈擊則因為旋轉不足,球出檯後的速度衰退更快,兩項不利的因素相加,小愛顯得缺乏有效手段逼退或調動金同志的腳步與重心。事實上這也是白俄羅斯大姐 Pavlovich 靠著九分防守的削球能拿下兩屆歐洲冠軍的原因:歐洲女子球員如果是從中國歸化過來的,若不是技術天份有其極限打不上國家隊所以轉籍爭取比賽機會,就是早過了顛峰期,這些海外兵團的球風也是輕快型的柳葉刀法,而傳統弧圈兩面攻的歐洲本地女球員則失於不夠快、機變不足,均不足以對Pavlovich這種底氣足的削球手形成重大威脅。

因此,削球在女子乒壇仍大有可為:只要你家小女孩不強求能把中國隊削下馬或爭取世界冠軍、奧運會金牌(頂多像金同志那樣,讓丁寧掉個一局、摔幾個有點不太光采的跟頭為滿足),有良好的心理建設,那就來做個削球手吧!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Chiaheng Seetoo’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