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里約奧運桌球女子單打:金牌戰雜感

女單的丁寧對李曉霞,打出的比賽內容,毫無疑問象徵著當今女子乒乓球運動的最高水準。很多人都忽略了這兩人的身體素質:鄧亞萍身高不足150公分,是靠著超人一等的意志力與戰力才能成為女子球壇第一人。在那之後,中國女隊第一人的身材就不斷長高:接過鄧亞萍棒子的王楠是162公分,與王楠同期而稍晚的張怡寧是168公分,同樣是世界冠軍的郭躍是161公分,而丁寧與李曉霞二人的身高都超過170公分。身材與爆發力上的優勢,使得兩人打法趨於男子球員。
傳統而言,女子球員的球風,不論中西,大多以輕快為主,即使是羅馬尼亞、匈牙利這類的「社會主義陣營友好國家」,女子球員也是在橫板兩面弧圈進攻的基礎上比速度、反應、擺速與調動。
而男子則更為強調進攻的質量,這當中的代表人物,先有瑞典球王老瓦(Jan-Ove Waldner),他的正手進攻已成現代桌球的基本教範,拉扣結合,球質重、轉而快。緊接著老瓦則是一票歐洲暴力派球風的名將,例如比利時的賽夫(Jean-Michel Saive)、法國的世界冠軍加汀(Jean-Philippe Gatien),再後來則有中國人王勵勤,他用一把在業餘球友眼中「打起來很累」的五夾純木底板 Stiga Offensive Classic,正手進攻無堅不摧、反手防守格擋滴水不透,三度成為男單世界冠軍。
丁寧與李曉霞作了多年隊友,兩人球風近似,除了一個「快」字是必然之外,更多了大部分女選手不常見的中遠檯大板快速對拉相持。所以看起來,就跟奧運女單其餘賽事明顯不同:場內劍氣沖霄,等閒難以近身。正就是因為雙方互相間的套路實在太熟,都是用多年累積下來的神經反射去過招,才讓臨時的變招有發揮空間:李曉霞一記發球,看似是逆側旋發球的動作已過了三分之二,照理說會發到左手持拍的丁寧的反手側短球,丁寧的肩膀與重心已先移動了,但李曉霞硬是注意到丁寧重心晃動後的最後一下,臨時改成加速直送丁寧正手側長球,在最高水準的乒乓球比賽居然還能用此騙招發球直接得分,這二人已到了神而明之的境界了。
若論出道,當初丁寧是首先拿到世錦賽女單冠軍,在隊上的評價,也是認為丁寧作為運動員的天份略優於李曉霞。但李曉霞卻繼承了張怡寧「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強大心理素質,在外戰當中表現比較穩定,反而拿下了倫敦奧運金牌與2013世錦賽的冠軍。四年前倫敦奧運決賽,丁寧的下蹲式砍劈發球屢被裁判抓違例,使她心情大受影響,這次明顯看得出來,她在決賽現場有一股憋著無處發揮的狠勁。相對地,李曉霞在賽前即已傳出即將退役的消息,據中國大陸境內的報導,李在里約出賽前的兩三個月才從手傷恢復過來重新進行有系統的訓練,李在賽後說,疏於訓練的後果就是在比賽末端缺乏能夠堅持住的一股底氣,決勝的第七局的失誤來自於此。
丁寧最後的獲勝與李曉霞離場時的木然,其來有自:對丁寧而言,這是遲來的榮耀,有此金牌,她已躋身歷史,所有的苦練與委屈,都化作最後場邊的眼淚。而李曉霞,則有著「千帆過盡」的豁達:她已是大滿貫得主,即將自國家隊退役重返正常人生。像丁、李這樣的尖子,小時候已被發掘,十五六歲就進了國家隊進行永無休息的嚴格訓練。這個名為「中國乒乓球國家隊」的龐大機構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培養世界冠軍,幾十年下來的經驗,這個機構不只管技術戰術,也管生活與思想,吃飯睡覺,只要你有這個天份與決心,透過咱的這個系統,就能讓你變成世界冠軍。李曉霞今年28歲,但是在乒乓球這件事上,她等於一個已經有十幾年資歷的老將,百戰艱難,別無所求,無怪乎一臉木然了。我們作為旁觀者,苟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