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l Robert Edward Lee

李將軍不只是職業軍人,他的父親 “Light Horse” Harry Lee參加獨立戰爭,躋身開國元勳之列,與華盛頓總統誼屬維吉尼亞同鄉和獨立軍同袍,階級上則同屬土豪之流亞。

維吉尼亞愛國者與南方老派紳士的風度是這樣:即使你的妻子又懶又嬌縱又公主病,有一千個不是,而且你正在跟她討論離婚事宜,當她身陷火海血泊中時,你也不會棄而不顧。戰事爆發後,李將軍婉拒林肯總統邀約擔任聯邦軍指揮官而返回維吉尼亞老家效力,道理如此。

李將軍曾說,奴隸制是邪惡的,但它的存廢唯憑神意公正判斷。林肯總統經過漫長痛苦的禱告,決定一個國家不能存在互相矛盾的政治體系,雙方唯有一戰,憑神意決定此後國家前途,勝負之分即神意所歸。

李將軍在內戰初連戰皆捷,卻在關鍵的蓋提斯堡戰敗,確定了南方邦聯的敗局。邦聯總統戴維斯(Jefferson Davis)因人成事,南軍士氣眾望皆繫於李將軍一人。李將軍拒絕幕僚所提游擊戰、總體戰提議,堅持戰爭不能波及老弱婦孺,向北軍總帥格蘭特將軍投降。灰頭土臉、服裝襤縷的格蘭特將軍,以最隆重的敬意奉全副戎裝來降的李將軍為上賓。

李將軍以作戰智勇兼備、人品高尚、不諉過、不爭功,內戰結束後仍被全美國視為軍人楷模 – 九十年後,艾森豪總統論及馬歇爾將軍擊滅納粹、重建歐洲的功績,譽為李將軍以來第一人。林肯總統的理想,只有在擊敗這樣的對手才能彰顯。

白人極右派以納粹旗侮辱維吉尼亞愛國者,開明左派則以新興價值攻擊老派紳士,斯亦末世之一端。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Chiaheng Seetoo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