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爺的日常嘮叨 #2【難吃的肉醬意粉,令我想起香港只剩下銅臭,還有滿足人類基本需要的地方而已】

「從前我們生活在香港,現在我們生活在名字為香港的地方。」

我已不太記得是從哪裡聽到這句話,也許是網上的一個影片。在寫稿寫到腦閉塞時,剛好已到午飯時間,與家人打算到一間大集團旗下的茶餐廳隨便解決,然後繼續閉關寫稿。不出所料,該連鎖茶餐廳的食物的確難以入口(原諒我影相影得太好),還記得吃的是焗肉醬意粉,芝士味欠奉,未撥開意粉已經開始出水,醬汁酸得要緊。這忽然令我想起這句話,大集團在香港作威作福下,如何令香港只剩下銅臭,還有滿足人類基本需要的地方。

如果你問我以前生活的香港是怎樣,我都不知怎樣如何用一句話總結。不過我仍會記得,在遍街都會是自家經營的茶餐廳中,環境富有人情味,食的東西都是有人情味,與相熟的伙計有說有笑,亦使那一餐不是只為飽肚而食,而且更有得著。只可惜今時今日的香港,把錢放到最大,任何影響到他們利益的,都會喊打喊殺。為港人爭取民主的雨傘運動,竟然因「阻塞馬路、影響搵食」的聲音而導致開始失敗。地產及大集團的霸權無始無終,昔日的「港味」童話亦似乎變得式微。

「港味」的消失,看看香港政府、大財團及部份主要傳媒就知道了,為了錢而矮化香港人及香港文化,積極主動擁抱什麼「粵港澳大灣區」,連TVB舉辦已沒多人看的香港小姐,都淪為「大灣區」品味式製作,連保險公司都要推出什麼「大灣區」保險計劃。有時真的會在想,我所認識的香港,還存在嗎?上面及財團的意識形態的入侵,無奈已經有不少人已經潛移默化地接受,陸續成為土共嘍囉,或者「沉默的大多數」。

最近唯一一次我還認得我在香港的,已是黃子華的棟篤笑,久違的正宗「廣東話」及他對香港昔日的剖析,我依然記得他說過什麼。無奈,從這餐飯起,令我思考了不少這個問題,不但對香港越來越陌生,而且讓我肯定香港現今只剩下什麼,就是發腥的銅臭味,還有難食的連鎖餐廳。除了滿足人類基本的果腹需求外,沒有之後了。

(以上只是老爺爺的日常嘮叨,也許很長氣,或者很non-sense。不喜勿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