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的千百種思考 — 讀《人類大歷史》《人類大命運》作者哈拉瑞新書《21世紀的21堂課》

我經常在想,如果這個世界沒有思想家,那會變成什麼樣?美國哲學家和小說家艾茵·蘭德(Ayn Rand)就曾把這樣的思考寫成小說《阿特拉斯聳聳肩》(英語:Atlas Shrugged),三大冊的哲學小說巨著,內容描述一個反烏托邦的平行時空下,因為社會體制和人為的刻意操作,思想家和創造者通通「消失」「罷工」了。如果世界上「有思想」的人都因為政府的管制和搶奪而罷工,決定不再發明新東西、創作藝術、做生意、進行研究的時候,會產生怎麼樣的後果?

我也經常想,如果這個世界沒有未來學家,那會變成什麼樣?在我念大學的時候,母校淡江大學初次把一個新的課程放入通識,叫做「未來學」。同學們在選課時,看到這門新課,無不你看我我看你,完全不懂這門課的涵意,甚至嘲笑選修這門課的同學是「科幻宅」「不學無術」。直到 2014 年我有幸進入奇點大學,師從當代未來學大師雷·庫茲威爾(Ray Kurzweil)博士和未來行動家彼得·戴曼迪斯博士(Peter Diamandis),我才聽到了諸如區塊鏈、智慧機械、深度學習人工智能,以及這些技術背後將對人類社會帶來的隱性衝擊,失業率劇升、金融重整、機器殺人等等。如果我們只懂得埋頭研究科技學理,產出一台又一台的 iPhone, Pepper 和無人車,世界是否就會變得更美好?

《人類大歷史》《人類大命運》作者哈拉瑞新書《21世紀的21堂課》

21世紀的21堂課》同時回答了上述兩個問題,我們不既不能沒有思想家,更不能沒有未來學家,作者 哈拉瑞 不只在此書中同時扮演了這兩個角色,他本身亦原先就是位出色的歷史學家!蘋果電腦創辦人史提夫·賈柏斯曾說「要看透未來,得先回顧歷史」透過這本書,作者 哈拉瑞 將他對許多未來問題的細緻思緒,融合了人類社會的歷史思維,從納粹德國,到古羅馬,乃至聖經時代,抽絲剝繭打開來給每一位讀者看,看他對一個又一個大哉問的所提出既創新又通透的全新思維:從人工智能到大數據,從國族主義到未來宗教,從移民問題到後真相世代,從恐怖主義到科幻小說,甚至以用一整個最後的章節來探討「生命的意義」。

這些關鍵詞聽起來好像有點嚴肅無趣,但實際閱讀下去你會很快發現根本停不下來。裡面一個又一個發生在世界角落的真實故事、前幾個月你才在臉書上看過的報導,加上作者精采絕倫的推論和思考,你將發現,我們那大腦深處被限時動態、Crazy Friday 日夜轟炸而逐漸乾涸的思想之田,被翻開,被攪動,一片又一片從未開發的思想土壤,被開墾開來,注入漿液泉源。

當他提到「全民基本收入」(一種新興社會制度,提倡人們應該有權因自動化機械的發達而不必出門工作,就有薪水可以過活),他不只探討制度既有的規劃,甚至回過頭去討論什麼是「全民」。對啊!什麼是全民?幾歲算全民?上了火星的還算嗎?機器人算不算?當他在討論「假新聞」議題時,開創了「後真相」的多個篇章討論,除了包含谷歌在歐洲和臉書在美國選舉裡遇到的隱私侵害的最新消息外,還放入了宗教歷史思維,認為宗教的興盛,就肇因於人們對後真相的追求與信仰。對啊!我們雖然信神,但不信神的人當然可能把聖經故事當做假新聞啊!因為誰有真正見到看到過呢?究竟什麼是真相?什麼是信仰?他說「真相往往是一種負擔,而儀禮儀式反而是你最好的夥伴。」我突然秒懂了長達數百年「儒家思想」似乎真有那麼點負面效應也說不定。當討論到自動駕駛汽車,他花了大篇幅討論在台灣還不是太多人討論的「電車難題(trolley problem)」:如果一輛自動駕駛汽車無法避免衝撞前方衝出的兩個小孩,只有犧牲車主才能避免兩個小孩的傷亡,演算法究竟應該如何決定?

自駕車時代的電車難題(trolley problem)

討論到金錢,作者 哈拉瑞 提出的看法和我在區塊鏈世界打滾這兩年得出的結論相同

宗教經典和金錢在乍看之下完全是兩回事,但事實上概念卻十分相似。大多數人看到美元鈔票,並不會記得這只是一個人類協議而成的制度。雖然看到的就是一張綠色的紙、印著一個死去白人的頭像,但他們覺得這張紙本身就有價值,而不會提醒自己「其實這只是一張沒用的紙,只是因為別人覺得它有價值,所以我可以拿來用。」

這想法曾經深深震撼著我,通透瞭解的那一刻,我相比起駭客任務電影裡 — 從混濘的培養液裡,突然脫離母體清醒彈坐起來,那等驚駭,並無二致。

近期 YouTube 頻道上赫然出現許多欺騙兒童點擊的紅黃藍粘土低俗卡通影片,俗稱「艾莎門事件」,本來就有陰謀論指出背後主謀可能有迪士尼在背後操控放水。《21》一書作者 哈拉瑞 用了整整一個大標,說明他有足夠的證據證明迪士尼已不再相信人類擁有自由意志。這如同當頭棒喝!看著迪士尼每天如買菜般收購星際大戰、美國英雄、福斯影視,幾乎所有文化影視具有影響力的 IP 和偶像都成為米老鼠的學弟時,我也不禁和作者一樣開始擔心,未來究竟會長個什麼樣子?

套一句連線雜誌主編凱文·凱利(Kevin Kelly)對「科技」的描述:科技就像有機生命體,你頂多影響它,但絕無法阻止它發展前進。我們說,歷史是巨輪,我們確實也是絕無可能停下縱揉了科學、歷史、社會等要素創造出來的巨形馬車下的巨輪攆來,但上頭駕著歷史這台輪上馬車的,畢竟是人,是人所構築的社會,由多個社會意識所共同築構的超我與超人。有人說是神,但我寧可是人。

“A vintage dial and spin telephone” by Daria Nepriakhina on Unsplash

歷史並非直線,而是一條蜷曲向前的老式電話線,總是蜿蜒跌宕,一會看似充滿陽光,一會看似墜下萬里深谷,但我們要相信,只要思想的工作不停歇,如同作者所言「未來職場上更需要哲學家」,思想者不罷工,不被消失,並且創造者們也認真負責的不斷討論,並且掃視著不同的未來遠方,總是多有探尋而非固定一處,那麼這條蜿蜒的線卷總會有一天帶領我們找到那聽筒,和那持著話筒的______,讓我們得有機會聽聽,那宇宙的終極目標、生命的一切意義,究竟是還不是 — 42。


本文受天下文化之邀撰寫《21世紀的21堂課》書評

博客來(加贈獨家書衣)連結 ▶️ https://goo.gl/XcN8tx
【免費講座】鄭國威.朱家安.葛如鈞.顏聖紘
共談《21世紀的21堂課》▶️ https://goo.gl/ckuyKJ


如果本文對你有幫助,請幫忙按幾下拍掌👏按鈕(最多可拍50下)拍得越多,寶博士就能多喝幾杯咖啡

也歡迎註冊後追蹤、Follow 我。寶博士感謝您 🙇‍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寶博士(dAb)葛如鈞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