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一些強者們的對話,我的 2017 紀錄

原文刊載於《台灣搖滾映像誌》2017.02.05(攝影:許造元)

回到那個乾淨明亮的地方:晨曦光廊的創作軌跡

在 2015 年,微光群島突如其來宣布解散,對樂迷來說,可能代表著一個時代的終結。但台灣的後搖滾勢力其實從未消殞,反而更努力地去擴大聽眾從量。其中,在台南發跡,擅長細膩營造煽情曲目的晨曦光正悄悄地開啟了屬於「南國的後搖滾時代」…..

原文刊載於《台灣搖滾映像誌》2017.03.03(攝影:王小辣)

P!SCO:即使生命充滿瑕疵、不完美,也能從我們音樂找到依靠

回首 2016 年,台灣曾有過最接近婚姻平權的時刻 — — 同志大遊行首度動員更超過八萬人上街,實際力挺同志婚姻及多元成家,引發眾多關注。P!SCO 長久以來致力於傳遞出自由、平等去愛的精神,希望可以透過樂團的力量,影響更多的人參與其中。

原文刊載於《台灣搖滾映像誌》2017.03.09(攝影:許造元)

以最溫柔的絕望,迫使正視真實自我 — — 專訪 Vast & Hazy

這幾年,Vast & Hazy陸續投身於唱片工業的幕後製作流程,吉他手易祺開始擔任音樂人的演出樂手及編曲人,主唱大咖則實際參與了不少唱片的企劃執行助理。這些處於一線高壓戰鬥位置的經歷,逼他們重新檢視自己。

原文刊載於《Taiwan Beats》2017.03.21(攝影:黃詠靖)

專訪〈戀我癖〉MV 導演謝宇恩:用影像構成的反烏托邦世界

從倫敦雙年展短片〈修龍〉到MV〈戀我癖〉,接連兩支話題性十足的影片讓導演謝宇恩這個名字橫空出世。然而撇開那些爭議話題,對他來說,影像必須讓觀眾可以去思考,直視那些不敢解決的問題,重新開啟大家對這些議題的想像力。

原文刊載於《Taiwan Beats》2017.03.22(攝影:黃詠靖)

專訪導演謝乾乾:創作很像是一個笑話,這輩子只能講一次

身兼導演與音樂製作人雙重身份的謝乾乾,自豪比任何人都在乎影像中的音樂性。從長期與 J.Sheon 合作的「說看看」系列,到與大嘴巴、玖壹壹、林瑪黛等樂團的 MV,都可見到他血液中敢衝的天性,不被自己作品帥到誓不罷休。

原文刊載於《台灣搖滾映像誌》2017.04.03(攝影:許造元)

專訪家家:聲音是一種傳遞,我想讓身邊的人感到療癒

家家新作《還是想念》首波主打歌〈家家歌〉,是她音樂生涯中首度發表有加入原住民族古調的創作。為什麼會在現在唱母語歌曲呢?她反問:「誰說母語創作不能帶動族群對於流行音樂的潮流,不僅可以,還非常道地。」

原文刊載於《台灣搖滾映像誌》2017.04.12(攝影:許造元)

彈奏一部鐵漢少女心的純愛電影 — — 專訪體熊專科

體熊專科,是由一群以職業樂手、音樂老師為主業的青年們所組成的日式搖滾演奏樂團。他們直言:「我們就是以『好玩』,甚至是自爽為中心思想。才不想管這樣彈會不會太難,或觀眾知不知道我們在幹嘛。」

原文刊載於《台灣搖滾映像誌》2017.05.13(攝影:許造元)

一起跨越成長與成熟的邊界 — — 專訪 Crispy 脆樂團

從獨立製作到自組工作室,又到加入廠牌成為簽約藝人。當學生樂團走向全職音樂人,對 Crispy 脆樂團來說,日常依舊是寫歌和討論團務,生活軌跡看似沒什麼改變,可卻早已不盡相同……

原文刊載於《台灣搖滾映像誌》2017.05.17(攝影:苗嘉澍)

在不同的「我們」,看見成熟的光 — — 專訪小球(莊鵑瑛)

小球新專輯同名曲〈星之所向〉,開頭那句:「你好嗎?再說些話吧!」正好濃縮了在棉花糖休團近一千多個日子裡的內心糾結。最後得到結論:所謂的準備好,不只要準備自己擅長的事物,而是必須變得更加堅強。

原文刊載於《娛樂重擊》2017.05.19(攝影:許造元)

專訪《一個人的收藏》姚謙 X 原子邦妮羽承:音樂產業最壞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由著名詞人姚謙監製的紀錄片《一個人的收藏》,找來原子邦妮音樂製作人羽承擔綱配樂。究竟,彼此是如何結識,甚至決定一起合作?兩位不同世代的音樂人,各自如何看待當今的配樂製作與台灣流行音樂場景?

重新編寫刊載於《Taiwan Beats》2017.06.12(攝影:李東亮)

只要路過,便會習慣有他的陪伴:專訪林宥嘉

林宥嘉說,新專輯《今日營業中》是身兼「歌手」與「創作者」兩種身份,融為一體的嘔心瀝血之作。他還首度擔任專輯製作統籌,找來更多本地優秀的樂手協力,一同把土翻鬆,加入多樣底蘊,曲風囊括電子、爵士、搖滾等樂種,豐富他的音樂作品。

原文刊載於《台灣搖滾映像誌》2017.06.15(攝影:周柏辰)

不為眾人所定義的世界而唱:鄭宜農與她的星際探險

跟著鄭宜農音樂創作的運行軌道,並肩前進。三張作品皆展露了她生活狀態的改變,是對世界敏銳的觀察,是從壓抑到解放自己內心的過程。但究竟,冒險到最後,發現些什麼?哪裡才是她最想抵達的遠方?

原文刊載於《吹音樂》2017.06.22 (攝影:Yuming)

陳建騏談魏如萱:為什麼我們不能接受一個怪腔怪調的華語歌手?

陳建騏與魏如萱,兩人從相識到開始合作也經歷了近十八年的時間,究竟兩人是如何擦出火花的?陳建騏是這樣子看待他音樂生命裡的另一半:「從沒想過魏如萱的市場定位是什麼,只知道在台灣這樣的聲音是沒有的,即使到現在仍是如此。」

原文刊載於《台灣搖滾映像誌》2017.07.15(攝影:許造元)

當語言不再困住想像:專訪阿飛西雅談《知覺的礁岩》

睽違五年,阿飛西雅新作《知覺的礁岩》不僅一少過去的抑鬱,還嘗試加入其它樂器,甚至不再只以吉他作創作主導。究竟是經歷些什麼衝撞,讓他們開始徹底轉性?

原文刊載於《KKBOX》2017.07.21(攝影:宿昱星)

專訪 Faye 飛:不要用過去的歌,定義現在的我

「如果是帶著過去對 F.I.R. 的期待聽這張專輯,你可能會失望,因為我並沒有要滿足這件事情。」

從 F.I.R. 到獨自一人的 Faye 現在是什麼樣子呢?

原文刊載於《娛樂重擊》2017.08.05(攝影:莊永鴻)

專訪《他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 2》音樂統籌法蘭:抽離影像,也要讓配樂說好的故事

相信觀眾一定會被《爆炸2》片頭及片尾曲的幽微甜美女聲吸引到 — 她是法蘭,是法蘭黛樂團主唱,也是這次《爆炸 2》的音樂統籌。這次是怎麼定調電視劇的配樂,跟前一季做出分別?配樂要如何為角色與劇情服務呢?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