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睡蓮

文:小西

看徐奕婕的「睡蓮」,很自然聯想到早前在柏林看的多媒體展「Bosch: Visions Alive」,都是關於夢,而且都邀請觀眾一起走進他人與自己的夢。有趣的是,「睡蓮」由失眠者開始,隨着她們在睡房一樣的小劇場空間中,跟觀眾有限度互動,觀眾也慢慢進入了她們的內在世界,又或者她們慢慢地成為了我們內在世界的外顯。觀眾由始至終戴着的耳機,除了方便觀眾接受指示與聆聽敘事,也進一步突顯了這種內在性與私密性。

慢慢地,創作人邀請觀眾仿效「地球舞」的方式,手牽着手守護着睡床,而原來的無眠者則躱進床底,慢慢進入睡郷。但有趣的是,當晨光初現,睡眠者在水邊慢慢醒來,走進水裡前行,我們卻發現她們/我們逐漸化身睡蓮,真正在水裡忘憂地睡去。噢,原來現在我們才不知不覺地,真正進入了她們/我們自己的夢,變成睡蓮。但這是一場清醒夢,還是睡眠幻覺(sleeping illusion)?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