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從林奕含自殺談談那些受折磨的人

轉自Dcard https://goo.gl/hIJ4k6

有很多人都在受著折磨,只是有沒有到臨界點而已。
一部日本電影「怪物之子」形容得很貼切,”人類是很脆弱的生物,容易被寄生(心靈吞噬whatever…)”。
他們看起來很正常,會說會笑,但到某個點,可能是夜深人靜獨處,可能是看到某些事物,就會自我塌陷;這在沒有自我療癒好之前,就是個爛循環,破了補,破了補,每次都沒有真的補好,終於會面臨那最後的大崩潰。
他們最初發現自己不對勁時,也是會向外求助的,期待自己拋出的小小求救絲線能被人撿到。他們不可能對你說出到底哪裡破了,因為破太多地方後,也已經不清楚自己到底怎麼了,或根本不想再回想,他們只知道自己不對勁,知道自己目前的感受,就像上述訪談說的,”不要想太多” “早點睡” “多運動”…..,這些是沒用的,或是根本做不到。

晴朗的天氣總可以伴隨晴朗的好心情,一把揮去過往幾天的陰霾。
而也終於有辦法梳理自己的心情,平靜的面對這一切。這幾天關於這個新聞看得太多太多了,也不知道要站在什麼位置看待、從哪一個角度來切入,總覺得不管在哪邊都不自適,甚至覺得發在P2、IG、噗浪這些我平常覺得很隱密的地方都覺得不對。

一方面是我沒辦法開口說出我也正被情緒困住,回顧過去這可能已經超過半年的、大大小小的陰晴飄忽,從一開始的牢騷黑特厭世、從感情與課業的挫敗中站不起來,到前些時日近乎無以名狀、無端叢生的情緒,像墳墓上矗矗而生的乾草,沒有生命力卻很強韌地活著。不知道怎麼開口、不願意開口:

第一、說了之後別人會怎麼看我呢?又是個無端牢騷?只是寫論文壓力太大?讓自己不夠忙碌所以時間太多了總在胡思亂想?或者是,我就是壓抑太久了才會這樣?我是個病了的人?我的身上會不會開始沾黏一堆標籤?

第二、我要怎麼開口呢?嘴裡總吐不出正經話,甚至連跟諮商師晤談都沒辦法完全誠實表述,心中總有一股力量抵擋著某些該出口的文字被吐出,除了更與何人說以外,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或許我被林奕含充滿魔性美的文字輾壓過,舒緩了某部分的內在,說是有辦法同理可是卻又沒辦法完全站在他的位置上,一點點的矛盾在心裡交織。我可以知道身陷情緒低谷是什麼感覺,可是卻沒辦法體會需要靠藥物、自殘、醫院來延續生命、維持住生活的狀態,也不知道與死亡為伍的日子是怎麼過的,所以也真的不知道該站在哪個角度來敘事,最後就索性把雜亂無章的思緒打在這裡吧~反正這裡也是個隱密的地方ˊˇˋ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