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16–17 季前分析-奧蘭多魔術

頭上那隻寶可夢準備攻擊了

一支 NBA 球隊從草創到人事佈局到球員建構到操兵訓練是得經過詳細規劃及大膽假設及一些運氣才能稍稍做出些成績,不然的話,就會像明明開在永和的文化路上才過一個路口就改叫竹林路然後又過一個路口怎麼又變永貞路最後大家都迷路然後匆匆進餐廳道歉之外還要罰三杯。

廢話這麼多就是因為我根本不知道魔術隊在幹嘛?如果用現代年輕人用語,我想那些高層暈船了。這個夏天魔術將鎮店石獅子之一 Victor Oladipo 交易至雷霆換來可打中鋒或大前鋒的 Serge Ibaka,接著他們用白花花的銀子簽下可打中鋒或大前鋒的 Bismack Biyombo,接著他們再用白花花的銀子簽下可打大前鋒或小前鋒的 Jeff Green,如果用 DJ Dennis (本名區耕祥)的口吻,「哇嗚,感覺籃下好擠,他們這麼缺喔?」

不,丹尼斯,魔術原來已有當家中鋒 Nikola Vucevic,還有去年灌籃王 Aaron Gordon,還有曾說「叫梅西來看我打球」的 Mario Hezonja。哇嗚,丹尼斯,真的好擠喔。

嚴肅的說,上述這群人如果分成先發板凳兩組輪流上,好像還滿好用,只是把這些人弄來是更多不合邏輯。譬如說以防守著稱的 Ibaka,上季籃板(6.8)及火鍋(1.9)創新人球季以來最低,過去兩年流為站外線投三分的他完全忽略自己最擅長的事,就好比剪刀手愛德華拿菜刀切蘿蔔,ㄜ...德華你手上不是滿滿的刀嗎?

打球的人切記,不是比三就投得進。

找來 Jeff Green 也是個莫名至極,上季打到一半魔術把實力不差的 Tobias Harris 換走就是為了讓灌籃王 Aaron Gordan 能得到更多上場時間,這會兒又花錢聘來個位置重複,不受各隊教練信任的球員來幹嘛呢?灌籃王體能勁爆,進攻卻完全不行,籃下3呎以外的命中率不到3成,為啥不讓自己的潛力股好好發展呢?

Gordan 出道時就被比為下一個 Blake Griffin,這位擁有同樣驚人彈性和體格的球員外線一直為人詬病,直到苦練之後才成為快艇中距離進攻重心。要知道有中距離,敵隊就得縮小防守圈,後衛群們就有更多破壞空間,而魔術不乏如此有破壞力的小個兒;譬如說續留的 Evan Founier (平均15.4分、命中率46.2%),譬如說狂人新秀 Mario Hezonja (平均6.1分、命中率43%)。

接著就要好好說一下馬力歐,就是先前提到「叫梅西來看我打球」那位也曾在另一次訪問中發下狂語,「尊敬?我從沒尊敬球場上任何人。」說這些話時他都還只是個菜鳥。當然在移民 NBA 前他已經在歐洲混過一段時間,效力巴賽隆納的三年數據並不起眼(平均5.2分、命中率45%),但巴賽是支歐洲強隊,沒有一定潛能不可能年紀輕輕就被吸收(17歲簽約),甚至擔任要角。

馬力歐在 NBA 的第一個球季表現普通,一方面美歐球風的差異本來就得花時間適應,二來教練 Scott Skiles 本來就是老學校型的那種戰術教練;像足球那樣一步一腳印在傳導間找出適當攻擊時機,馬力歐如射手座般的自在風格當然就像颱風後淤塞的水庫那樣動彈不得。

Skiles 教頭季末自己請辭,問到原因,他基本上回答「啊人家就不想教了嘛。」經過一番尋尋覓覓,魔術請到也是上季末被溜馬隊炒了的 Frank Vogel。這位教練在37歲時正式執掌溜馬兵符,令我覺得我這年紀了還在寫無聊球評到底人生有什麼意義? Vogel 是個好教練,雖然常在比賽關鍵無法設計有效戰術,但那應該是經驗能克服的,新球季更要克服的是該如何在高層不切實際的操盤中理出個大家都能哈哈哈哈的平安喜樂。

你會唸他的名字嗎?

Bismack Biyombo,剛果人,歷史課本曾說李鴻章以被稱為東方的「俾斯麥」為榮,這裡講的俾斯麥就是德意志帝國的第一任總理,人稱「鐵血宰相」的 Otto Von Bismack,因此我們推測 Bismack Biyombo 的中文念法應該是「俾斯麥 碧昂波」。你知道嗎?他和六位兄弟姐妹的名字都以 Bi 開頭,Billy(碧例)、Biska(碧斯卡)、Bikim(碧金)、Bimeline(碧麼靈)、Bikelene(碧可靈)、以及Bimela(碧梅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