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正在金鹰仙林店的COSTA写下这篇文章,各种神奇的际遇让我身处这种环境。于是拿出MBA,像「牙刷」里面的内田姐姐一样写下这篇博客–大概关于我从去年开始准备的申请联合培养的经历。

重游昆明

日剧「直美与加奈子」第一季刚开场便是两位姐姐用绳索勒死DV男的镜头,如此的插叙是日剧的惯常,那就从去三番开会那段时间讲起。
 故事发生在2014年的五月,初夏的昆明天气清爽,在太阳下背脊被晒黑黑的。午后的presentation使大家昏昏欲睡,而我是最后一位上台的,穿着H&M质量很差的米白色衬衫,肥腻地上台讲述我的论文。这是我第一次在正规场合做presentation。不提也罢,晚上的活动一直到很晚,我跟左超师兄还有陈师兄跟一位曾经的诺贝尔物理学家合影后,一起回宾馆,师兄提议大家再聊一聊,我们便谈论着学术、科研、博士生活,左师兄是大神,跟我提到了CSC的联合培养,他就是两年联培去的南洋理工大学,发表了几十篇二区高质量文章,无数次国际会议的presentation经历。他也建议我们申请。
 回到学校我仿佛找到了方向。同时,一次小小的同学聚会让我得知了以前一直喜欢的人在somewhere,于是我就说,恩,我要去找妳。

三番不旅游

经历了许多手续,当然和最早的文章被接收。我在2015年2月6日中午乘坐东方航空公司的MU589直飞三番,中途看见了整个日本的版图,我想拿起单反拍下,但心想:「不,我会在这里的,在将来的某天,一定。」何必急于一时。
 此行的目的是参加Photonics West的国际会议,展示海报和结交朋友,当然见到妳是我最想实现的。心愿达成的那晚很落寞,好像没什么可做的了,好像还有很多要做,对,申请加州的联培。

IELTS Exam

回来的路上就制定好了这一年的计划:

  • 三个月考雅思
  • 三个月发表文章
  • 三个月找导师
  • 三个月准备材料,申请!

所以首先,考雅思。幸好那时候对语言有着极其浓烈的兴趣,雅思单词也早就烂熟于心。报了一个新东方网络课程就完全自学起来,去图书馆找哈萨克斯坦兄弟姐妹联系口语,找大三学妹一起自习。小山龙介的「整理的艺术」中说道:

想要过某一门课程,首先报名,然后用100天去完成。

当然,很有可能不是原话,但也差不多了。就这样,从我开学那天(2.20)开始到最后考试(5.30)差不多三个月就达到了CSC6.5分的最低标准。

发表小论文

老实来讲,我以为自己会倒在这里,我实在没有勇气讲说一定能在三个月内发表JBO的文章。最终结果是好的,但是过程之崎岖陡峭,令人心惊胆战。在大修后的返修的一个月里,妈妈被查出子宫肌瘤,而且两颗肿瘤很大,要立刻做手术,那天我还在菲律宾旅游,回来后我放下手头的所有工作,每天奔波于鼓楼医院和南理工,白天看着满车厢中学生,背书的,写作业的,昏睡的;晚上看见下班的上班族,玩手机的,发呆的,昏睡的。更令我崩溃的是,手术后的第四天妈妈开始发烧,从没经历过挚爱的亲人从手术室中被拖出来,插满管子,手脚冰凉。照顾了一周后发现事情并没有好转,我的修改日期也越来越近,那一刻,真的,只有两杯长岛冰茶换我半晚安睡了。
 都是炼狱,都是经历,都熬过来了,在妈妈复查走后的早晨,我收到了再次小修的邮件,那一刻我知道这事儿快成了。
 说,世界上最好的四个字就是:「有惊无险」。论文顺利发表,JBO的影响因子2.859,光类二区。这一篇可以支撑我找导师了。

加州,还是加州

套瓷还算顺利,斯坦福的老师很快回复我,当下就觉得非斯坦福不去了。中间经历了法国导师、UCB的面试、利物浦大学华人导师、德国吕贝克大学邀请在Photonics West上面谈等,but 我知道此行的目的,所以,除了加州还是加州。
 截至今天2016年2月19号,距离我学习雅思2015年2月20日,过去整整一年,revised的邀请信还没拿到,不过今天晚上或是凌晨应该能收到回复。邀请信还是存在一些小问题,不过我也不去想了。有家里的支持,我尽力做到最好,便不遗憾。

Life is a journey and not a destination

这一年来我成长了许多,这是最令人开心的事情。「不去管结果,只是努力做到极致」也是日剧里常常烘托的「主旋律」。结果还未知,此刻,我坐在COSTA喝着抹茶拿铁,写下这篇博客。今晚,我住在仙林大学城的咏梅山庄,第一次住Airbnb,很神奇的体验。喜欢阁楼的样子,是一个小小的心愿,今晚终于可以完成。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Cobalt Blue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