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美事13】特朗普不能漠視法治

自上任以來,特朗普“亂政”造成美國社會的種種混亂。他主要歸咎於“不誠實的媒體”,但實際上,主要原因還是特朗普漠視程序與法治的結果。

以最近引起巨大爭議的入境禁令為例。白宮在制定禁令的時候,拋棄了白宮一貫的行之有效的流程。高級顧問班農以及政策主任米勒閉門造車。即便是特朗普也只是在最後階段得知文本。其他重要的持份者:司法部、國務院、國土安全部、國會、以及白宮宣傳人員等參與度極低。匆匆推出後才發覺問題之嚴重。

國土安全部不知道如何執行。在綠卡居民問題上,一開始說“酌情處理”,實際是一律不放行。反對聲極大後,又一下子宣佈綠卡居民全部放行。政策執行的隨意與反差之大,證明事先根本缺乏深思熟慮。

代司法部長因為不肯辯護被特朗普解僱,但肯辯護的司法部律師也不知道如何辯護。當被第九巡迴法庭上訴庭法官問到,有什麼證據證明七國入境者有恐怖活動威脅的時候,司法部律師提不出證據,只說特朗普是總統,看到了更多的內部情報云云。但主控律師指出,在過去40年,來自七國的入境者沒有殺死一個美國人的有力證據,勝負之勢即分。可是不久之後,一個民間智庫就整理出一份資料,說明在過去10年,就有72個來自此7國的人,因涉及恐怖主義襲擊被判刑。如果司法部早能掌握資料,未嘗不能一戰。

白宮宣傳者不知道怎樣面對傳媒質詢。白宮發言人斯派瑟現在變成日間電視節目的紅人,因為公眾都想看他每天早上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如何出醜。此事上,白宮的辯護策略是責備傳媒沒有充分報導恐怖襲擊。斯派瑟出示一份列表,說表上的事件就是傳媒沒有“充分”報導的恐怖襲擊。可是媒體一查,其中大部分事件都被傳媒報導得街知巷聞。白宮顧問康威則說傳媒沒有報導“鮑靈格林大屠殺”,但這個大屠殺根本不存在;她隨後辯解,這是一時口誤,但隨即被傳媒揭發,她在不同場合曾三次說過這個大屠殺,這大概就是她的“另類事實”。

事後,白宮幕僚長普利巴斯提出“十個步驟”的政策制定程序,稱以後會“按程序辦事”,但這個所謂“新程序”,其實就是以往白宮沿用的程序。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如果說,以上舉出的不遵守運作程序,還只是屬於白宮“內務”的話,那麼指責法官事件就更令人側目。2月3日華盛頓州西區聯邦法院地區法官羅巴特宣佈全國範圍內凍結特朗普的“入境禁令”後,特朗普發推特表示“這個所謂法官的判決荒謬透頂,實質是在剝奪我國的行政執法權力,肯定會被推翻。”此後又再發了四條推文譴責判決。

不諱言,美國司法系統也存在黨派政治。以往法官作出對總統不利判決時,總統抨擊也不罕見。但以往總統一般都限於針對這個判決,嚴格防止上升到對法官個人的人身攻擊。這次特朗普指責羅巴特為“所謂法官”,已經犯了美國政治的大忌;何況他還是共和黨總統小布什執政時委任的。於是,連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也指對法官的攻擊是“令人喪氣的”(demoralizing and disheartening)。特朗普一開始說“不誠實”的媒體曲解了戈薩奇的話,但戈薩奇隨即放出聲明,他確實說過這樣的話。

司法部長賽森斯上任後,政府在此事上有了一些改善。第九巡迴法庭支持羅巴特法官的判決出來後,特朗普宣稱“法庭見”。又有消息,白宮和司法部已經著手重寫“入境禁令”,以符合憲法的要求。

但特朗普隨即又陷入另一件無視法治的事件中。走高檔經營路線的百貨公司諾德斯特朗姆(Nordstrom)決定下架特朗普女兒伊凡卡的品牌服裝。傳媒分析的原因是,該公司的目標顧客主要是中上層的高收入人士,大部分都不喜歡特朗普,於是對伊凡卡品牌都不感興趣;以致在百貨公司銷量總體上升的情況下,伊凡卡品牌的銷量反而下降了32%;所以才有下架和不再續約的決定。這雖然有一定的政治因素,但更多還是出於商業的考慮。

但特朗普一下子就把這個決定“政治化”。特朗普親身上陣,先在推特上用私人賬號為女兒打抱不平,認為她受到了“不公平”的對待;接著又用總統賬號“@POTUS”把推特轉發一次。接著,斯派瑟又在新聞發佈會上強調,諾德斯特朗姆「針對」伊凡卡,是不可接受的政治理由。最後,輪到康威在星期四早上以白宮顧問身份接受電視採訪時,公開呼籲大家買伊凡卡的貨物;好像怕大家不知道自己在「賣廣告」一樣,她還故意加上了一句:「我今天在此做一個免費廣告,每個人都去買,在網上就有。」

自特朗普當選總統以來,龐大商業帝國與總統身份的潛在利益衝突就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他利用美國法律中的漏洞,即公職人員中只有總統不受利益衝突限制,對公眾要求他撇清利益瓜葛置若罔聞(訂立法律時候預期總統都能自覺遵守道德要求),堅持不出示退稅表,也不按照傳統,把商業帝國交給中立信託人,只肯交給兒子。媒體早就擔心,特朗普政府遲早會出現腐敗。想不到,在短短幾個星期後,他就對“不和總統女兒做生意”的企業施壓。

而其喉舌康威,更出格地以公職人員的身份買廣告。她不被免責,已涉嫌觸犯公職人員道德守則:法案18 U.S.C.207與5 C.F.R.2635.702中都規定,公職人員不能以公眾的身份獲得私人利益,不能支持任何產品、服務和企業。國會監察委員會(House Oversight Committee)主席共和黨議員查費茲(Jason Chaffetz)已經表明,康威的做法“明顯超越界線,絕對不能接受”。政府道德辦公室(Office of Government Ethics)已經收到舉報的信件,要求徹查康威之事。斯派瑟隨後在新聞發佈會中承認,康威已經“被建議”(counseled)。

特朗普當選之初,「民粹」和「腐敗」的陰影就如同烏雲一般籠罩在華盛頓的上空。正如我以前強調,內閣的空窗期,是特朗普政府亂政的重要原因。一個顯而易見的事例,國務卿蒂勒森上任後,特朗普就和中國主席習近平通電,答應「一個中國」政策。在據說對「法律與秩序」有潔癖的司法部長塞申斯的上任後,期望能改變特朗普政府的作風。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